第226章 哭完了,生活还要继续下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一个人在处于绝境的时候,也会变得多疑起来,因为他经不起一点风险,这也就是我小叔为什么只找到我的原因,他现在完全信得过的人寥寥可数。

他的意思不是说让我自己去帮他把王语音喊出来,而是让我找萧璐帮忙,把王语音给带出来。

跟我小叔说好了之后,苏平就把我送了出来,出门的时候他先出去左右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才让我出去了。

等我出去之后,他又带着我七拐八拐的走出了这片住宅区,把我送到了大路上,跟我在那一起等公交车,一个人闷着头吸着烟,沉默不语,脸上也带着些许沧桑。

我动了动喉头,接着才冲他开口道:“平哥,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他没有看我,吸了口烟,低着头用脚碾了碾地上的小石子,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我好办,反正这学上着也早就没意思了,以后就跟着铭哥混了,早点混更好。”

说着他吸了一口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了眼远方,沉声道:“我现在倒是担心你小叔,不知道他去自首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咽了口唾沫,心中一凄,开口道:“我已经把当天的事情跟那个警察说过了,我小叔是属于误伤,应该不会被判的太重吧?”

苏平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似乎十分的痛苦,仿佛在极力的压抑着某种情感,依旧侧着头看着远方,很长时间沉默不语,手中的烟灰已经变得很长了,过了半晌,才缓缓的开口道:“你小叔不一样,他已经有过一次了……”

他说完这话之后我愣了一下,接着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解的冲他开口道:“平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小叔已经进去过一次了啊?”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苏平伸手拦了下来,皱着眉头冲我说:“快回去吧,记住你小叔跟你说的事,这是他去自……反正我们尽力帮他们再见一面。”

我见出租车已经来了,也不好意思再过多的追问苏平,就冲他点了点头,开口道:“行,我知道了,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小叔。”

苏平叹了口气,一脸的凄怆,不知是寒风的凌冽还是心头的怅然所致,等我上车之后,冲我挥了挥手,帮我把车门子带上来之后,就转身走了。

在路上的时候,我坐在车里,整个人有些失神,司机师傅问我去哪里,我冲他说:“哪里也不去,师傅,你带我随便转转吧。”

那个司机师傅见我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多问,开着车在城里慢慢的转了起来。

我扭头看向窗外,心里感觉像是有个东西堵着一般,十分的难受,这时候已经过了春节快两个月了,但是北方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估计是也是最后一段寒冷的日子了,所以天空中竟然不住不觉得下起了小雪,让人感觉有些意外。

我坐在在车上的时候,脑海中全是跟我小叔以前在一起的场景,两只眼睛放空的看向窗外闪烁而过的笑脸,感觉心里特别的难受,眼睛也涩涩的,鼻头有些酸,心头一动,泪水不争气的滑落了下来,最后越来越多的流了下来,一时间抑制不住了,打湿了衣服。

此时我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忍不住低下头痛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如同小时候那样被人欺负了无处诉说一般,只不过那时候还有我小叔过来安慰我,现在他却再也不能安慰我和保护我了,而且在以后的很长时间中,我的生活都将不能与他有所焦急了。

想到这里,我痛苦到不能自已,边用手擦拭着眼中不停流出来的泪水,边时不时抬头看向窗外,努力地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是那股伤心地滋味一直萦绕心头,久久不能弥散。

司机师傅是个好人,见我哭了,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车停在了一旁,回过身来,把手搭在了副驾驶座上,冲我开口道:“小伙子,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我当时只顾着哭,也没有功夫去回他的话。

他叹了一口气,冲我开口道:“哭吧,尽情的哭吧,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可以尽情的哭,但是等你哭完,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说完他就不再理睬我,回过头去自顾自的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出神。

我果真如他所说的,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闷着声痛哭着,身子不停地抽搐着,我知道,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又要有一个离开我了,而且是很久很久,久到我一个人无法面对往后的日子。

后来我在出租车上哭了好一会儿,司机师傅一直等我情绪平复了下来,才抽了几张面巾纸递到了我的跟前,我接了过来,擦了擦泪水和鼻涕。

过了良久,他才冲我开口道:“好了,现在哭也哭完了,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冲他说了说我家的地址。

司机师傅把我送到家的时候,小雪已经变成了大雪,纷纷扬扬的飘了起来,我临下车问他总共多少钱,他透过后视镜冲我笑了笑,开口道:“下车吧,这一单免费。”

我当时突然有些不解,对他也瞬间好奇了起来,冲他开口问道:“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冲我笑了笑,开口道:“因为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失去了我一个最爱的人,我当时和你一样,以为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说着他凄然一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那种心境,接着看向我说:“小伙子,你未来的路很长,如果你真的在乎那个人的话,你就应该更好地,跟坚强的走下去,因为这才是他们想看到的。”

我冲他点了点头,最后冲他说了句谢谢,就下了车。

在我临闭车门之前,他喊住了我,“小伙子!”

我低了低身子,不解的看着他,他冲我笑了笑,开口道:“记住,你是个男子汉,就要做一个男子汉该做的事情。”

我身子顿了一下,冲他笃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把车门关了上来。

我一直目送着他走了之后,才转过身往小区里面走去,此时雪下得已经有些厚了,将路面整个覆盖了起来,踩上去的时候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经过小区的广场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半大孩子已经穿着厚实的棉衣在外面玩雪了,虽说雪很少,但是他们还是不停的抹着地上的雪,攥成雪球朝着对方扔了过去,欢笑声不绝于耳。

我站在原地怔怔的看了他们一会儿,似乎回到了我跟我小叔打雪仗的时候,不由的莞尔而笑,转过身的时候,雪已经厚厚的盖在了头发上和衣服上,我轻轻的扶落,然后转身往回走去。

我回到家之后,徐妍和我爸都还没有回来,依旧是我自己在家,我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

等快到了晌午的时候,我就把我小叔跟我说的事跟萧璐说了,让她今天去跟王语音说好,等明天两个人一起出来,带到我们学校旁边的那条小巷子里,有人要见她。

我虽说没有跟萧璐说是谁要见她,但是萧璐也没有问,估计以她的聪明已经猜了出来,不过我还是嘱咐她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一定要保密,过王语音也说好,千万不要让她说出去。”

萧璐十分笃定的应了一声,说让我放心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