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召唤咒/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大少刚一落地,一个鲤鱼打挺便已站了起来,伸手成爪朝飞兰狠狠地抓去,来势凶猛,飞兰一时左支右绌,节节后退。看来他刚才一心想逃跑,并没有付出真实实力,而现在被飞兰逼得紧,不得不以死相拼,像头凶猛的狼狗,飞兰显然不是对手了。

不一会儿,飞兰被郭大少逼到了墙角下,被郭大少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而未等飞兰反应过来,郭大少倏地掐住了飞兰的脖子,阴森森地说:“野女人,敢跟我动手,活得不耐烦了!今天就让你看看小爷我的厉害!”

郭大少话刚说完,另一只手朝飞兰的胸口抓去,眼看飞兰就要吃亏,我看不下去了,不得不跳了出来冲郭大少喝道:“住手!”

“还有人?”郭大少回头朝我看了一眼,当看清是我时,脸色非常难看,“是你?”他的双目射出一道火红色的光来,像是中了邪。

“是我。”我振声说:“放开她!”

差点还加了句:“让我来!”

“哼,找死!”郭大少将手一甩,硬生生将飞兰甩飞了出去,飞兰重重地落在地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而郭大少一步一步朝我走了过来,阴沉沉地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他说完便挥拳朝我打了过来。

我避过郭大少这凶猛的攻击,手肘击向他的头部,我运气好,竟然一击就中,郭大少闷哼一声,径直朝前扑了出去,我趁机一个反腿劈去,正劈在他后背,一脚将他劈倒在地。当他想跳起来时,我的腿已朝他的后背踩了过去,没想到一道白光闪来,我大吃一惊,不知什么时候,这姓郭的手中已多了一把匕首,若不是我的腿抽得快,只怕要被这匕首割伤了。

这混蛋太无耻了!

我刚将腿抽回,郭大少已站了起来,我正准备迎接他的攻击,不料他掉头就朝门口跑去,转眼间便已夺门而出。

飞兰已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那些女孩子全清醒了过来,当她们发现自己全都光着身子而我一个大男人也在这房间时,全都大惊失色,齐发出一阵惊呼,各个手忙脚乱伸手捂住身上重要部位,我耸了耸肩,迅速地跳出了门口准备去追郭大少。

可当我来到外面时,那兔崽子早已溜得不见了踪影。我等了一会儿,飞兰出来了,我关切地问:“你没事吧?”飞兰说:“没事,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手呢。”

“怎么,你知道我在里面?”我很惊讶。

“当然知道了。”飞兰吟笑道:“你这么大人我会看不到你?”她边说边从身上抽出我开始给她的那张红牛递给我说:“还给你。”

我也淡笑道:“不用了,你应得的。”

“不,你帮了我,算是我报答你的吧。”她硬是将红牛塞到我手里说:“若没有你,只怕我今晚会吃大亏了。”

我只得将红牛收起,义愤填膺地问:“那姓郭的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到底在搞什么玩意?”

想起他用什么怪术控制那么多花花少女,我恨不得立即宰了他。

飞兰说:“他在念一种邪术。”

“邪术?什么邪术?”我脱口而出:“不会是人鬼双修吧?”

飞兰的脸色顿然变了,紧盯着我问:“你知道人鬼双修?”

我淡淡地说:“略有所闻。”

“看来你是同道中人。”飞兰再次将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面色凝重地说:“几天前我发现一名受伤少女,从她那儿我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知道是有人在练邪术,后追寻而来,发现原来练邪术的是那个叫郭大少的,本想今晚将他灭了,没想到让他给跑了。”

原来如此!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邪术?”我十分好奇。

飞兰转过身淡淡地说:“这个你不必知道。”她这样子,好像生怕我从那儿问出会什么来了,讳莫如深,而她说完就要走。我突然想起了某些,忙追上去挡在她面前说:“请等等。”

飞兰充满敌意地问:“还有什么事么?”

我左右看了一眼,对她说:“能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么?”

飞兰大大咧咧地说:“这里很安静,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我压低声音问:“你知道怎么请神吗?”

“请神?”飞兰显然吃了一惊。我又说:“对,请神,请死神。”

“你请死神干什么?”飞兰的脸立即沉了下来。

“我想知道死神的样子。”我如实答道。

飞兰当作我在开玩笑,冷笑着说:“你想知道死神的样子?恐怕只有你死了就可以知道了吧?”

“我是认真的!”我火了。

飞兰一本正经地说:“我也是认真的。”她说完就走,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你若知道,请告诉我。其实我已知道怎么请死神,可是总请不出来,我不知道我在哪儿出了差错。”飞兰甩脱了我的手,顿了顿,像是对我这事儿产生了兴趣,便问:“你仅想看看死神的样子?”

“对。”

飞兰说:“你若看了它的样子,只怕它会要了你的命。”

有些东西是不能看的。

“我不怕。”我重重地说:“拜托你了!”

飞兰秀眉紧锁,像是在做很大的决定,半晌才说:“你必须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

理由?我想了想,沉重地说:“这说来话长。”

飞兰说:“那你就长话短说。”

我不得不如实说道:“我怀疑死神的死者我认识。”其实我要说的是,我怀疑死神的作者是我的女朋友,不过思索再三,这样的话还是不必说为好。

飞兰说:“死神是会派使者去执行它的任务,不过这使者,并不是每个人甚至是每个神所能担当的,你--怎么会认识死神的使者?”

我抬头望向天,心中的惆怅与悲伤无法释怀。

“一定要说么?”

“你可以不说。”飞兰孤傲地昂起了头,看来她是吃定我了。

“好,我说。”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听人说过死神的模样,竟然跟我的一个朋友一模一样,无论是相貌,还是其它各方面。”

“有这事?”飞兰显然很惊讶。

“对。”我有些不耐烦了,有时候想得到一样东西,偏偏这样东西无法轻易得到,有一种令人心痒痒的感觉,我甚至心里在想,要是这丫的不告诉我,我就要对她下手了。

就在我觉得这事遥遥无期之时,没想到飞兰说道:“好,我就告诉你请死神之法,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心中一喜,忙问什么条件,心兰不紧不慢地说:“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你先欠着。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你必须得帮我完成一件事,不管是什么事。”

“好吧。”这丫的还真会讲条件,若是正义之事还好,万一叫我去干违法之事那可叫我为难了,不过现在我为了能召唤到死神的使者,我也不管那么多了。

“那就一言为定。”心兰说:“召唤死神,得需要几样东西,猫骨头、你的照片……”

“那些东西我已经知道了,除了需要那些东西还需要些什么?”我迫不及待地问。

心兰说:“还需要一句召唤咒。”

“召唤咒?是怎样的?”我恍然大悟,难怪我召唤不出死神,原来不懂得这召唤咒。

心兰说:“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

接而,心兰将召唤死神的召唤咒告诉我了。她只说了一遍,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完全将这咒语记在了心里。

心兰又说:“有一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请神容易送神难,况且你请的是死神,有可能你请到的是死神本人,也可能是死神的使者,不过不管你请到的是谁,你都会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这个--说不准,轻则伤身,重则--丢命。”

谢过心兰后,我思索再三,最后还是来到一处十字路口,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唤神信物,在十字路口中央挖了一个坑埋了下去,然后抬头望了望天,发现今晚的月光很美,皎洁明亮,如纱一般洒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朦朦胧胧胧。

若能跟香香一起赏月就好了,我心中暗想。

而此时此刻,我的心激动地久久无法平静,我迫切地想知道那死神的使者到底是谁,又害怕看到死神的使者,我担心我看到的是楚香香或是九怜。

但是,我既然从心兰那儿得到了如唤咒,我就一定会将死神的使者召唤出来,不管结局是好是坏。

我努力让心平静下来,然后,几乎是颤抖着将那句召唤咒念了出来,而我的心,一直在嘣嘣直跳。

待召唤咒刚一念完,四周骤然安静了下来,静得竟然没有一丝声音,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但是,很快,我知道我的耳朵并没问题,因为,我听到我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很轻的脚步声。

我猛地回过头,前面两米外赫然出现了一个人。

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