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血光之灾/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你不会知道的,也不会想知道。”未等我再问,她话锋一转,突然问:“你让我上你的车,是为了什么?”

我耸了耸肩,笑着说:“没什么,只是顺路捎带。”

“仅此而已?”她像是不相信,以为我对她有什么企图。

我说了实话:“其实,我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谁?”

“我的……爱人。”说这句话时,我明显感觉到我的心很难过。

“是吗?”我擦了擦眼泪又问:“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我摇了摇头。

停顿了一会儿,她朝我看了一眼,像是试探着对我说:“你--现在是一个人生活吗?”

“两个人。”

“哦。”她轻轻应了一声,收回目光,朝前面望着,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我想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不然如霜又会担心了,便催促她说:“快说吧,你家在哪儿?”

她却推开了车门,对我说:“谢谢你载了我一程。”说完她已下了车,然后轻轻地将门关上了,当我再次朝她望去时,她已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她的背影跟楚香香很像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记在身上,只是偶尔会想起她的模样来,她很美,美得令我差点心动,但是,她又是那么地忧郁,忧郁得令人心疼。而以后,我也没有再遇见她。

因为习惯一路看行人,又因为职业的关系,我对路边的行人都观察得非常仔细,从他们的脸上与眼神我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是要搭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我开车驶过,路两旁的人都能被我尽收眼底。

大约一个星期前,我发现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老是出现一个人。一个男人,四十来岁,身穿黑色的披风,衣领很高,眼神凌厉,跟我有仇似的,老是盯着我的车看。特别是我带着如霜时,他就死死地盯着我如霜,好像如霜是他的什么人。

次数多了,我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那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将车停在他的面前,有些气愤地望着他。他却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去哪里?”我习惯性地问。

他却答非所问:“年轻人,我见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只怕会有血光之灾。”

我的心里冷哼了一下,虽然我们开车的,对这方面很在意,但是,我家里有个如霜,还时常与夏靖祺、古惠欣等人见面,我若真的有血光之灾他们难道看不出来?

我冷笑着问:“你会算?”

他不置可否,又说:“如果你真的发生了不幸,也没有可救之处,你不妨去一家医院。”

我好奇地问:“什么医院?”

他说:“灵魂医院。”

身为一家合格的出租车司机,这座城市哪家医院我不知道?甚至是小诊所的具体位置,我也一清二楚,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家叫灵魂的医院。

不过,他既然是一位高人,又为我指点迷津,就算这家医院我用不上,说不定以后有乘客要去那儿,我也知道路程,我问他这家医院在哪里,他将地址说了。待他说完我才恍然大悟,难怪我不知道这家医院,原来它非常偏僻。

而这个奇怪的男人说完后推开车门迅速地下车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大声问他,希望以后还能用得着他,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道冷酷的背影。

倒真有一股高人的味道。

难道我近日真的会有血光之灾?

很多不幸的事发生之前都会出现一些征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这天,是我与如霜认识的纪念日,我提前下班请她去吃她最喜欢吃的肯德基,并且请她上我的出租车,我也打算带她在城市里转一圈,咱们一同欣赏夜景。

上车后,如霜似乎很开心,他突然说:“小逸,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一天,我以为你早忘记了。”

我微微一怔,开玩笑地说:“我怎么会忘记?当初你是怎么折磨我的?我可是个记仇的人!”

如霜微微笑了笑,跟初放的花朵一般。她很少有笑的时候,可一旦笑起来,她的面容就很传神。

“如果我们没有认识,或许你会过得更好。”

“不,认识你,我的生活才更精彩。”

“是吗?”如霜像是不相信我的话。

我认真地说:“如霜姐,认识你,我很高兴,也很幸福,我现在已经习惯有你了。”

“那如果没有了我呢?”

我转头朝如霜看了一眼,只见她也望着我,我说怎么会没有你?你别乱说话。如霜转过头望着前方,没有再说话。

到了目的地后,下了车,我正准备与如霜进肯德基,如霜望着前面一直不动,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小逸,那位奶奶要过马路,可是她的眼睛看不到,我去帮帮她。”

前面是一条十字路口,也是一座红绿灯,这时绿灯亮了,我见那儿有十来人朝对面走去,有老有少,但没有看到如霜所说的老奶奶。

“在哪里啊?”我问。

如霜指着前面说:“就在那儿。”她边说边朝前面走去,我想叫她停下来,但又没有叫,如霜不是一般之人,能看见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我看着如霜朝马路对面走去,毕竟这儿是十字路口,而且我感觉她今天的神志似乎恍恍惚惚,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心里非常担心,连忙跟上去。可我才走两步,如霜已到了路中央。正在这时,一辆黑色丰田骤然朝如霜撞了过去,一阵惊叫,我看见如霜的身子顿时被撞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而那辆丰田小车并没有了停下来,而是飞快地朝前冲去,从如霜身边驶过,不到三秒钟便不见了踪影。

“如霜姐!”我大叫一声,慌忙朝如霜跑去。

路旁的行人齐发出一阵哗然,有好几人也朝如霜所在处跑了过去。

我抱起如霜,发现她嘴角全是血,身子不断在颤抖,眼睛睁得大大地,非常惊恐,却已失去了神采,鲜血依然从她的嘴里不时吐出来。

“如霜!”我心如刀割,急叫了几声,如霜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回应我。

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说快打120吧!有人说快送去医院吧,我心乱如麻,抱起如霜朝我的出租车跑去。

上了车,我将如霜放在我身边,立即启动车子发疯一般朝医院驶去。

由于我的车开得太快,路上车辆纷纷回避,我的眼前尽是如霜流血的痛苦画面,不知超过了多少车辆,闯了多少红灯,我边开车边祈祷,如霜姐,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医院。

我心急火燎地将如霜放在床位上,紧紧握住她的手,这时候她全身已被鲜血浸透,面白如纸,我急急叫了几声,如霜的眼睛定定而茫然地望着上方,对我的呼喊浑然无知。

“医生,请救救我女朋友!”我急急地说道。

“你先去挂一个急症号。”医生极为冷漠地说。

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叫我去挂号?我的女朋友都要死了啊!

医生站在那儿朝我如霜扫一眼,催促我道:“快去挂号,你这样干等着,你女朋友就没命了!”

我无话可说,急忙去挂号。

终于挂得号回来,我一把抓住如霜的手,突然,如霜惊叫了一声,像是看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眼睛骤然鼓得老大,目露惊孔,瞳孔也放得很大,我的心猛地一沉,大声叫着如霜的名字,医生却推着如霜进了急救室,将我挡在了门外。

想着如霜刚才那惊恐的样子,我的心一阵又一阵地痛,我隐约感觉到了不祥,她是看到了死神了吗?我握紧拳头用力朝墙上打去,心中暗暗祈祷,神啊,求你救救我如霜,我愿用我的灵魂换得她一命……

手机响了,是顾枫打来的,我将如霜的情况跟他说了,他立即说:“老蓝,你别急,你的如霜姐不会有事的,我马上过来。”

像是等了很久很久,门终于开了,医生面色沉重地走了出来,我上前两步急忙问:“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说:“内脏被撞碎,无法医治。”

我的心猛地一沉,心脏像是活生生被人摘了下来,正要朝急救室里跑去,如霜已被推了出来,医生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伤得太严重了,我无能为力,你将她带回去吧。”

“不,你们不能放弃!”我央求道:“她哪里内脏碎了,用我的,用我的!”

医生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便走了。

我抱起如霜,她这时双目微闭,脸色苍白,往日恬静美丽的模样荡然无存,想起半个小时前她在我面前还有说有笑,而现在却毫无动弹,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像倾盆大雨一般滚落了下来,我懊悔、自责、痛苦……来到医院外,我将如霜放在了车里,抹掉眼泪,无法自控地哽咽起来。

顾枫来了,他看到如霜时啊地一声惊道:“怎么会这样?”我没有回答他,他又叫道:“快送去医院啊。”

我摇了摇头,痛苦地说:“没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