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灵魂医院/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枫连连叫了几声如霜姐,如霜却是毫无回应,顾枫狠狠地骂道:“是哪个王八孙子干的?”

我没有回答顾客枫,而是突然想起了几天前跟我有过交谈的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想起了他说的话:如果你真的发生了不幸,也没有可救之处,你不妨去一家医院。

“灵魂医院!”我立即发动车子朝前驶去。

顾枫皱眉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灵魂医院。

“等等!”顾枫立即抓住了我的手,望着我问:“你怎么知道灵魂医院?”

“是一个男人告诉我的。”

“你知道那是一家什么医院吗?”顾枫面露惊恐地说:“那是一家谁也不能去的医院!”

我没有问顾枫什么叫谁也不能去的医院,我现在只想救活我的如霜,而那家医院现在是我最后的希望。

“灵魂医院只存在传说中,”顾枫说:“知道它的人少之又少,而去过灵魂医院的,更是屈指可数,并且所去之人基本上在这个世上消失了!”

我没有听顾枫的,依然开着车以最快的速度朝前驶去。

“听我的,别去!”顾枫再次抓住了我的手,面露惊恐之色,我用力将他的手推开了。

顾枫急急地说:“你这一去,不但救不了如霜姐,可能连你自己的命也会给搭进去了。”

“怎么,那医院是地狱么?”我冷冷地问。

顾枫说:“对,那就是地狱。”

“地狱又怎样?”我现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让如霜活下来,而那个怪男人说过,那家医院能救活如霜,现在那家医院是我唯一的希望,就算是刀山火海、冥界地狱我都要去。

顾枫苦口婆心地劝道:“老蓝,那家医院真的不能去,你要相信我这一回,我们可以带如霜去别的医院……”

“还能去哪儿?市医院已经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医院了。”

“去湘雅……”

“太远了!”

“可那灵魂医院,实际就是要取人性命,那里面的医生都不是人,你们这一去,绝对有去无回……”

“你不用说了!”我冷冷地说:“你可以不去。”我将车停了下来,顾枫顿了顿,沉重地叹了一声,推开车门便跳了下去。

什么兄弟,狗屁!关键时刻还不是只顾自己性命?

我朝如霜看了一眼,迅速启动车子朝前飞速而去,心中不断祈祷,如霜姐,你一定要挺住!要挺住!

没多久,前面出现一片树林,里面没有灯光,一片漆黑,我的车像一匹野马奔进了黑暗之中。两旁尽是参天大树,棵棵枝繁叶茂,一些树枝长长地从林子里伸了出来,弯弯曲曲,犹如魔鬼之手在张牙舞爪。

我又朝如霜看了一眼,她完全昏厥过去,躺在座位上一动也不动,我心如刀绞,眼泪再次奔涌而出,这一次,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再次向神祈求,希望神能护佑她,如果他能平安无事,我愿意以我的性命相换。

而为什么,我的女人都是一个一个地要面对如此苦难?

难道我是一个不祥的男人?

驶了很久,我的车依然还在林子时,我记得那个男人说过,只要驶过这片黑树林就到了灵魂医院,可是前面的路漆黑漆黑,像是一条通往地狱之路,永无尽头。

我又想起了顾枫的话,他为什么说灵魂医院不能去?难道灵魂医院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既然这样,为什么那个男人叫我去灵魂医院?而顾枫是我多年的同学,又是好兄弟,我俩友谊深厚,情同手足,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俩都可以为对方抛头颅洒热血,可面对这家灵魂医院,顾枫为什么不再顾念我们兄弟情谊望而却步?

既然这样,我倒要看看这有医院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

不过,不管它是什么医院,只要能救活我的如霜,我就坚信它是一家好医院。

终于,树林迅速退后,面前突然空旷起来,像是一片荒芜的运动场,上面长满了野草,我精神不由一振,想必离那家灵魂医院不远了,便加快了速度。驶了约一百来米,再次出现了一片竹林,越过竹林,面前赫然出现一座城堡!

怎么是城堡?不是说是医院么?

当然,这也并非什么城堡。

面前是一道大铁门,铁门上有四个形状奇怪的大字:灵魂医院。像是骷髅。铁门紧闭着。

这会是医院?我朝里望去,里面漆黑一团,并无半点灯光。难道这是一家废弃的医院?里面并无医生?若这样,我岂不是白来了?

我伸手在如霜的脸上摸了一下,她的脸冰冷冰冷,呼吸似乎也停止了,我的心一阵又一阵剧痛,哽咽地呼唤着:“如霜姐,如霜姐……”

如霜并没有回应我。

我将心一横,既然来了,我不能白来,我相信那个男人的话,他既然建议我来这家医院,一定有他的原因,我相信这家医院能救活我的如霜姐。我擦掉泪水,小心地抱起如霜,对他说:“如霜,我带你去看医生。”

下了车,我一脚踢开铁门,铁门发出戛纳一声怪响,在这黑暗的夜里,显得非常突兀而刺耳。走进铁门,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石径,石径两旁长着一丈多高的大树,天太黑,看不出什么是树。我一直走到尽头,终于来到房子面前,只见这房子非常高大,全由大石块筑成,勾心斗角,神工天巧,只是有点破了,有种碎瓦颓垣大势已去辉煌不再的感觉。

而这时,月光悄然躲入了云层里,眼前渐渐暗了下来,黑楼矗立在我面前,仿佛就要朝我压来,令我有种窒息的感觉。而且,这幢楼黑漆漆地,想必是没有人住了。

前面有一扇大门,我用背推开了它,里面毫无一丝亮光,像是一座通往冥界的黑暗之门。我这时心系如霜的安危,并无丝毫的害怕。但是,我骤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而所有的希望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光亮从左边的墙上传来,我的心一怔,那是一盏非常古老的铜鹰壁灯,灯光暗淡,发出淡黄色的光。借着这光,我发现面前是一条很宽敞的通道,而通道的尽头--

我的心猛地一沉,尽头处,站着一条黑影。远看像是一个小孩,非常纤瘦,他是面向我这方的,因为隔得太远,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不过可以分辨得出,他是看着我的,定定地看着我,一动也不动。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孩?

我正要走过去,突然从小孩的右边走来一条修长的人影,依其飘在身后的长发看来,是一个女人。她朝我这方看了一眼,身子抖了一下,一把抓起小孩的手迅速地走了。

这儿是有人的!我心中一振,再次抱紧了如霜朝里快步走去,高声叫道:“有人吗?医生在吗?”

我话音刚落,像是哗地一声,通道两旁的壁灯全都亮了!

随着壁灯的开亮,通道尽头刚才那小孩所站的地方出现一名女子,她身穿白色护士装,身材纤细,面带忧郁,正朝我这方望着。我心中一喜,抱紧如霜赶紧跑了跑过去,边跑边叫:“医生,请救救我如霜!”

那名护士并没有动。

当我到了她面前时,我俩同时怔了一下,竟然是她!

那名声称没有钱不知去哪儿也没有家的姑娘!我朝她胸前所配戴的牌子扫了一眼,上印:护士,宁夕。

“是你?”她显然也很吃惊。

“请救救我女朋友!”我朝前迈出了一步,差一点就要撞倒在她的身上。

她朝如霜看了一眼,秀眉紧锁,却也一声不吭,像是在沉思什么。我急了,催促她叫道:“你倒是快点啊!”没想到她却来了这么一句:“对不起,你女朋友--我们救不了。”

“什么?”犹如晴天霹雳,令我那刚升起的希望再次破灭。“怎么会救不了?不是说你们这医院能治百病的吗?”

她缓缓摇了摇头,冷酷地说:“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你请回吧。”她说完转身就要走,我忙挡在她面前叫道:“你还没有看我女朋友的伤势怎么就知道治不了?你撒谎!”

“不用看。”她冷冷地说:“伤势太重,无法医治,你走吧。”

我愤怒了,继续挡着她说:“不,你一定要救她,你若不救,我不会离开!”

正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你的女朋友还有救,只要来了这医院的人都能救。”宁夕的脸色顿然变了,我喜出望外,忙转过身去,只见面前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老人,六十来岁,背微驼,头发银白,而且很长,若不是那一张阴沉的脸显示那是一张男人的脸,乍看还以为那是个老太婆。

他胸前戴着一块牌子,上印:主治医师,袁克良。

“袁医师!”我上前两步激动地说:“请救救我如霜。”

袁克良朝如霜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对宁夕说:“带进急救室。”

宁夕站在那儿没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