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护士宁夕/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走了多远,走廊到了尽头,前面又出现了灯光,我这一回小心了,小心翼翼地来到一根石柱后,看见前面有一座石像,石像下站着一个人,依其娉伶的背影看来,她是宁夕。

她在那儿干什么?

那石像是一座佛像,像是由人雕刻而成。

宁夕面对石像,双手合什,像是在祈祷,又像是在跪拜礼。大约有一两分钟后,宁夕真的在佛像前跪了下去,并且朝着石像跪了三拜。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她闻声转过头,当看到我时,呀地一声惊呼,显得非常惊愕,支支吾吾地问:“你……怎么来了?”

“你在干什么?”我反问她。

“没什么。”她恢复了神色,淡淡地说:“只是来给病人祈祷。”

我朝面前的佛像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佛?”宁夕说:“宝生如来佛。”我很好奇,为什么这儿不放一座佛释迦牟尼佛或大日如来佛,而要放一尊宝生如来佛,宁夕说:“宝生如来佛是五方佛中的南方佛,表福德,象征着大日如来五智中的第三智即平等性智,位于南方欢喜世界,可满足众生的一切愿望。”

“是吗?”我来到佛前双手合什,虔诚地向佛祈祷,求佛保佑如霜平安,我愿将她的痛苦十倍转移到我的身上,并愿意以我余下之生换得她的平安……

宁夕一直在一旁看着我,待我祈祷完毕,她突然问:“你是怎么知道这家医院的?”

我将我与那个四十来岁怪男人的相遇如实说了,宁夕又问:“是你一个人来这儿的?”我说不是,是我跟我女朋友一同来的。

“你女朋友……”她迅速地朝我看了一眼问:“她是怎么受伤的?”

“被车撞的。”

“哦,被车撞……。”

她的声音很轻,也很空灵,我一时沉默了,她也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宁夕又问:“没人带你们来吗?我的意思是说,没人给你们领路?”

“你忘了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了?”我望着她反问:“你难道不知道,干我们这一行只要说一个大概路线,我们就一定能到达。”

宁夕没有再说什么,她脸上飘过一丝忧郁。我想起她上回说过的话,便问她:“你说你要去一个你不想去的地方,原来你要去的地方就是这儿?”

“是。”

“虽然你不想来,可你到底还是来了。”

“对。”

我没有再跟她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这时候我最关心的是如霜,我问她如霜现在怎么样,其实我是确切地想知道如霜还能不能救活。宁夕却回答得模棱两可:“现在还不知道,待明天天亮了后才知道。”她似乎有意在逃避我的这个问题,说完了就走,我忙追上去说:“让我去见见她。”

宁夕停了下来,朝我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犹豫不决。

我忙趁机说:“求求你,让我见见她!”

宁夕说:“你儿子现在在重病室里,除了那里面的医务人员,谁也不能进,对不起……”

“不能通融一下吗?”我生气地叫道:“我只看一眼也不行,他是我女朋友啊,难道你们医生都麻木不仁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了吗?”

宁夕依然冰冷地说:“你现在看了她又怎么样?只能徒增悲伤……你……你今晚还是离开这儿吧。”

“离开?”我愤怒了:“我为什么要离开?”

宁夕解释道:“你儿子醒过来后需要补充营养,需要吃东西,你去准备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来给他吃。”

我忙问:“我要准备些什么?”

“他喜欢吃的,比如鸡蛋、水果。快去吧!”

“好,我马上去!”我这时完全手足无措,转身便朝医院门口的方向跑去。

进入病房走廊,转过一个弯,突然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头微垂,头发较散,从她眼皮底下朝我射来一道寒光,令我浑身不舒服。

是李婶。

“你要走?”她问。

“是的。”我边答边快步朝前跑去:“我要去买些东西来给我女朋友吃!”

李婶突然阴沉沉地说:“你走了后就会永远回不来了!”

“什么?”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转过身诧异地望向李婶,“永远回不来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婶朝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她的脚步很轻,像是踩在棉花上,竟然没有丝毫的声音,我想这应该跟她的身子有关,她看起来太瘦了,只剩下皮包骨,这样的人身体恐怕没多少重量。

“这家医院只能进来,不能出去。”李婶解释说:“如非,病人完全康复了,不然,你一旦出去了,病人将永远康复不了,而你,将再会找不到这个地方。”

“怎……怎么会?”我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这也太诡异了吧?“任何地方只要我去过就一定能找到!”

李婶说:“这家医院跟正常的地方不一样。”

“怎么会不一样?”我倒觉得这个李婶跟正常的人不一样。

李婶说:“你过几天就会明白了。”

我犹豫了,这个时候我到底该相信谁?宁夕的话很正常,李婶的话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所以我宁愿相信宁夕。但是,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本来这家医院处处透露着古怪,若真如李婶所说,我一旦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那岂不是再也看不到如霜了?

“放心吧。”李婶说:“你的女朋友会好的,她现在还在昏迷中,医生会给她打营养素,根本就不用吃东西,而且她现在也吃不了东西。”

经李婶这么一说,我觉得她的话很对,而宁夕叫我离开,像是有意要支开我,她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宁夕毕竟是护士,说不定如霜醒过来后真的想吃东西了呢?到时她想吃而我却没有,那她岂不是要挨饿?但这个时候我又有所顾虑,生怕真的离开了而再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拿出手机决定打个电话给顾枫,希望他看在咱们昔日兄弟情份上能帮我一把,能给我带一些吃的东西进来,或许打电话给夏靖祺,只可惜那人从来不带手机……若沐木这个时候在这儿就好了……

可是,当我拿出手机时,却发现这儿一点信号也没有。

李婶朝我的手机看了一眼,慢悠悠地说:“你现在不用着急,只要你想要你的女朋友活,她就一定能活,这只是时间问题。”

我又想起了被窝下面的那具木乃伊,望着李婶问:“你的儿子来这儿十多天了还没有好?”

“是的。”李婶回答得非常沉重,“不过,他很快就会好的。”

“他住在哪间病房?”我不动声色地问。

李婶答道:“1023号病房。”

我的心猛地一震,那具木乃伊果然是李婶的儿子!

她的儿子怎么会成那个样子了?那还是人吗?

“你怎么了?”李婶并不知情,反而关切地问我。

我一时心乱如麻,万一如霜将来也变成了那样那可如何是好?

“没怎么,”我支支吾吾地说:“心里只是有些难受。”

我决定去找宁夕,我要问问她为什么李婶的儿子会是一具木乃伊,我不会去问李婶,因为我发现,李婶看我的眼神很古怪,关切中夹着贪婪,令人不寒而栗。

医院并不大,可要找一个人却不容易。我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宁夕,最后听到从医院住院部后面传来了一阵“砰!砰!”的声音,是挖地的声音,我很奇怪,这么晚了谁还会去挖地?我好奇地循着那声音走了过去。

待近了才发现,前面是一片阔地,月光下出现一座座土堆,确切地说,这儿是一片坟地,我大概扫了一眼,发现不低于七八座吧。坟地的最左边有一个人扬起锄头正在挖一块新坟。

当我看清那人的背影时,不禁大吃一惊,竟然是宁夕。

她在干什么?为什么挖坟?是在埋死人么?

我的心猛地紧了起来,很快想到了如霜,该不会……

宁夕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朝我望来,当看清是我时,显得很生气。

“你怎么还没有走?”她像是在质问。

我索性走了过去,见她已挖了一个坑,坑里放着一只稻草人,我问她:“你在干什么?”宁夕淡淡地说:“没什么。”她擦了一下额前的汗珠又问:“我不是叫你去买东西来给你儿子吃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她边问边用铁揪铲土将那只稻草人掩埋了。

“我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我有意问:“你能陪我出去吗?”

宁夕朝我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我忙说:“我有车,很快的,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回来。”

宁夕却十分冷淡地说:“你顺着来路回去就行了。”

“天太黑了,我怕我找不到再来这儿的路。”我不得不说了实话。

宁夕没有做声,继续用土掩埋那只稻草人,很快,她将那只稻草人掩埋好了,这儿又有了一堆坟墓,并且,他在坟前竖了一块木板。

我不明白她埋葬稻草人干什么,但这时也不便问,看她这冷若冰霜的样子,就算我问了她也不见得会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