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黑树林/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朝稻草人坟墓一旁的一座墓碑上看了一眼,只见那坟墓也很新,像是刚埋下,我突然想起了顾枫所说过的话,这家医院有来无回,顿时,一个念头在我脑门一闪而过,这两座坟墓不会是我跟如霜的吧?我被我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见那座坟墓的墓碑上隐隐有字,便拿出打火机凑近去看。

通过打火机的光芒,只见上面用刀刻着几个字:陈大魁之墓。

我如释重负,这是别人的坟墓,并不是我跟如霜的。

“这个陈大魁是死在这家医院的病人吗?”我问。

宁夕并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指着前方对我说:“你从这里一直朝前走,大约有一里的路程你就可以走出这片林子,林子外是一座小镇,你在那儿可以买到你想要买的东西。”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我离开这儿去买东西,我望着她说:“我怕我会迷路,要不你陪我去吧,占用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宁夕缓缓地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说:“你快去吧,天亮之前要回来,不然,你女朋友会饿的。”

我朝前面的林子看了一眼,里面很黑,有一条小路通往里面,在这黑色的夜里,这片黑树林能地走得出去吗?她会不会是在忽悠我?我正犹豫,宁夕递给我一个手电筒说:“快去吧,你只要按着那条路走就行了。”

犹豫了片刻,我将手电筒接了过来,打开光,非常亮。

“快去吧!”宁夕催促道。

“我的女朋友……会好吧?”我望着她问。

宁夕点了点头。

我不再多说,咬了咬牙,提步便朝树林里快步走去。

先是越过坟地,一入树林,面前顿时暗了下来。而走了不到十来步我就后悔了,面前没有路了,而我也知道,我被骗了。

“臭女人!”我狠狠地骂了一声,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骗我,急忙朝后退,却发现后面的路也没了!我暗暗吃惊,这怎么会呢?前面没有路倒也罢了,为什么后面的路也没了?

难道这儿是一座迷宫?

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记得刚刚我进来时走的是直线,便站在当地按着直线朝前走,可越走越感觉不对劲,前面的林子越来越宽,所遇的每棵树也越来越粗大,有些甚至要两个人才能合抱得住,而且棵棵茁壮挺拔,直耸云霄。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头上的树叶籁籁作响,树叶纷纷从树上飘落下来,我用手电筒一照,那些落叶在空中飞飞扬扬,像是一片片雪花。

我加快了步伐,朝前跑了十来分钟,发现我所经过的地方大都相同,也就是说,我一直在这片黑树林里转悠,根本就出不去!

这恐怕是着了迷道了,若是以前,这小树林完全难不到我,可我的道术被夏靖祺与如霜给封了,现在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凭我现在的能力只怕难以走出这座迷宫。

“该死!”我愤愤地骂了一声,恨得拳头紧紧握了起来,要是我能出去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姓郁的女人!

而且,更令我心急的是如霜还在医院里,我现在既担心我出不了这片黑树林,更担心的是我回不到灵魂医院,若这样,只怕我以后再也看不到我如霜了!

我像一只无头苍蝇在黑树林里转悠,转了不知多久,我只觉得口干舌躁,全身大汗淋漓,后来我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自从干上的士这一行,有时候要去很远的陌生地方,有时候也难免会迷路,这个时候我们不会无绪乱窜,而是尽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去寻找正确的路。

这时将近黎明,天空有月亮,有星星,而且月已偏西,我记得我到医院的时候,月亮正上中天,按月亮在天空的位置情况看来,医院应该偏东方。我大概确定了一下方向便朝东方快步走去。

可是,走了约二十来分钟,我发现我又回到了起点,我心灰意冷,进入到这里面后,里面一片漆黑,我根本就出不去。看来现在只有等天明了。

正当我一头无绪时,突然,前面传来一道亮光,像是电光,而且是由人拿着,我精神大振,大声朝那边喊道:“有人吗?”

奇怪的是那人并没有回答我,并且朝树林那头移去,我忙跟了上去。

前面持电光的那人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完全看不清他的模样,而他也有意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快他快,我慢他也慢了下来,引着我在树林里转,转了几个弯后,那电光突然熄灭了,我忙朝电光熄灭的地方走去,待走出了十来步,面前豁然开朗,我心中一喜,原来我已经走出了黑树林,面前赫然是先前我来过的那片坟地!

原来刚才那人是引我走出黑树林的。他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既然已出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急切地是想去找宁夕,我要质问她为什么要欺骗我。

经过宁夕新挖的那座坟墓前时,我发现这儿竟然新立了一块墓碑,而墓碑上刻有字,我不经意地用手电筒扫了一下,突然发现上面有几个字非常熟悉,忙停了下来,我用电光照在上面,只见上面清晰地出现了几个字:蓝黛逸之墓。

那字是刻上去的,还是篆体的。

我愤怒极了,这一定又是宁夕干的好事,显然这座坟墓她是为我而立的,原来她早就知道我会死的,所以才将我骗进黑树林,我将会困死在里面!幸而上天有眼,派救星将我引了出来。老子命不该绝,若让我再遇见她,我绝不会让她好过!

这时,天边泛起了白肚皮,我的裤筒湿漉漉地全是露水,头发也很湿润。我很愤怒,如霜身受重伤生死不明,而这个姓宁的护士竟然要置我于死地,简直毒蛇心肠!我关掉手电筒,大步朝医院的住院部走去。

刚走几步,前面便传来了锄头挖地的声音,我的心不由一震,忙朝那方走去,转了一个弯,只见一个人背对着这方正在挖地。一看那人我就火冒三丈。是宁夕!

她又在干什么?挖新坟么?在挖如霜的坟?

我骂了一声,大步走了过去,当我到了她身后时,她停了锄头转头朝我望来,在她转头的这一瞬间,我一把抓住她的锄头抢了过来并且用力丢远了。

宁夕看到我时,“呀”地一声,惊讶地问:“你……你怎么回来了?”

“哼,你以为我回不来了是不是?”我冷冷地说:“你以为我会死在那里面是不是?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我一步一步朝她逼去,她惊恐地步步后退,她一定被我的样子给吓住了。

“快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我恶狠狠地问。

宁夕顿了顿反问:“我安的什么心?”

我质问她:“你为什么要我进入那片黑树林?”

宁夕说:“我……我不是说过叫你去树林外的小镇上买东西给你女朋友吃吗?”

“狗屁!”我骂道:“那片树林进去后根本就出不去!那是一座迷宫!”

“啊?”宁夕睁大了眼睛:“不会吧?”

哼,真会演戏,这个时候竟然装疯卖傻,装作不知道。

果然,她像是很吃力地说:“我不知道那片树林是座迷宫,我以为……以为可以出去。”

“好,我就相信你。”我用手指着她刚挖的坑问:“你这是在挖什么?又在挖坟地吗?”

“没。”她朝一旁的地上望了一眼说:“我在种树。”

种树?我朝她刚才所望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地上果然有一棵树。一棵我不认识的树。大约有一米来高,枝叶很少。

“这是菩提树,”她解释说:“每种一棵菩提树,就洗涤一次我们心中的灵魂。”

我朝这片地看了一眼,发现不过只种了两棵菩提树。

“那两棵是别人种的。”宁夕又解释说:“我这是第一回种。”

我不管那什么狗屁菩提树,这一切对我根本无关,我现在只关心如霜,还有--对了,还有刚才那座我的坟墓。

宁夕见我没有做声,以为说服了我,便弯腰去拾地上的菩提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她的手好冰凉。

但是我抓住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你……你干什么?”她怒嗔道,企图挣脱我的手,但我将她的手腕抓得紧紧地,她的手本来就很纤细,我像是抓住一个小孩的手,她根本没有力气甩脱,因此,她的俏脸鼓得通红通红。

“跟我来!”我用力拖着她朝坟地走去。

来到那座新坟前,我放开了她的手,朝坟前的墓碑踢了一脚,冷冷地问:“这是你立的?”

她低着头没有做声,显然是默认了。

我又问:“这上面的字也是你刻的?”

她依然低着头,不置可否。

“你抬起头看着我!”我怒不可遏,冲她大声吼道。

宁夕慢慢地抬起了头,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望向我,她的眼睛很乌黑,也很清澈,这时候竟然看不到丝毫的慌乱,反而非常地镇静。

我感觉到这是一种挑衅,又厉声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什么。”她竟然回答得非常淡定。

“你给我立了一座坟墓,你竟然说这没什么?”我更愤怒了,“老子还没死!”

宁夕依然望着我,泰然自若地说:“迟早都会死,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