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预谋/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就是灵魂么?只要能救如霜,哪怕灵魂,生命都可以给。我突然想起,宁夕几次想将我骗离医院,难道是为了不让我来签这份灵魂条约?她是怕我后悔。可她为什么会为我担心这个?

宁夕说:“你难道不知道,人最珍贵的是灵魂,灵魂若失,等同人死。”坑双上圾。

“我知道,我什么都明白,你们医院不就是希望我献出灵魂吗?怎么你现在反而阻止我?宁夕,你我非亲非故,你没必要劝我。”

说出这番话,我已经很气愤了。

“我们……”宁夕脱口而出,但只说了这两个字她没有再说下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才说:“既然这样,那--你签吧。用你的血在上面按一个手印就行了。”

我咬破手指在条约上面按了一个血印,刚按上去,那滴血就渗透到纸里发出了一道暗红色的光,而我的心像是被刀割了一刀,猛地一痛,差点令我昏厥过去,我一阵头晕目眩,良久才回过神来。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我吃力地问。

宁夕说:“接下来你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内,你要去帮我们引一个人来医院,而且还须得他与我们签订灵魂条约,一旦他签订了条约,你就功德圆满,而你的女朋友就会康复。”

“怎么我女朋友现在还不能康复?”我很失望,也很生气,我原以为我一旦签订了条约如霜就会活过来,变得健健康康地,那么我死也无憾了,可是,当我签了条约后,她竟然说还需要半个月……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宁夕似乎看出了我的愤怒,向我解释道:“你的女朋友在你签订条约这一刻起就已经复活,但并没有完全康复,不过若半个月后你没有完成任务,她就会死。”

复活……康复……会死……

难道如霜已经死过?不,我不相信这个事实,我也不敢问宁夕,而是迫切地想知道,“是不是我一旦完成了任务,我的女朋友就会完全康复?”

“对。”

“好,她是谁?”

宁夕递给我一张纸,我接了过来。上面有一张照片,还有人物介绍。当我看清上面那人的样子与名字时,一时怔得良久没有回应过来。

是夏靖祺!

怎么会是他?

夏靖祺是怎样的人?豪迈无羁,无拘无束,现在若要他来这家医院并让他签灵魂签约,那简直不可能!

“不能换个人吗?”我问宁夕。

宁夕十分冰冷地答道:“不能。”

我一时进退维谷。

“这个人我认识,”我如实说:“他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不会来的,更不会来签订灵魂签约。”

宁夕没有回答我,挥笔在一张纸上画着图案,一副极诡异的图案。大约过了十秒钟后她才逐字逐句地说:“你一旦签订了灵魂条约,你就不再是一个拥有自己灵魂的人,你只有想方设法地去把任务完成,让你的女朋友……好好地活着。”

从宁夕的办公室出来,我问了她一个问题,陈大魁与李婶是什么关系,宁夕说他们是夫妻。

我来到1203号病房前,陈大魁站在门口吸烟,见我来了,一把将烟从嘴中抽了出来狠狠地丢在地上,用力踩灭了。

当我到了他面前,未等我开口,他抢先问:“你签了灵魂条约了?”

我一拳挥了过去,陈大魁闷哼一声,头被我打偏了,身子一个趔趄便朝后退了两步,他像是早料到我会打他,只是摸了摸被我打中的左脸并没有还手。我正想再挥拳打去,房门打开了,李婶跑了出来,她挡在陈大魁面前冲我叫道:“你干什么?”

“滚开!”我挥手便将李婶拉开了,一把抓住陈大魁的前衣领恶狠狠地说:“是你开车撞的我女朋友!”

李婶本在破口大骂,一听到我这话,立即闭了嘴,陈大魁则一声不吭,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说话啊!”我愤怒地咆哮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她一个女人,你也下得了手,你这个畜生!”

陈大魁依然一声不吭,我又一拳挥了过去,硬生生将陈大魁打趴下了。当我跳上去要踩他的时候,李婶跑了过来挡在我面前哭似地叫道:“你别打了,他也是为了我们的儿子!”

我总算明白了一件事。陈大魁跟我一样,他的儿子因为重伤被迫来到灵魂医院,为了让他的儿子活下来,他也与灵魂医院签订了条约。而他的任务就是将我引进灵魂医院。

他暗中观察了我很久,知道我与如霜感情很深,有意称我有血光之灾,以此告知我灵魂医院的路线,而后撞伤如霜将我逼向灵魂医院,并且让我跟灵魂医院签了灵魂条约。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从病房里走了出来,鼓着一双像老鼠一般的眼睛怯怯地望着我。他非常瘦,看起来是一个正常人,并不再是一具木乃伊。

这家灵魂医院果然有超自然的能力,能让一个死人起死回生。不过,他们要我们的灵魂干什么?

陈大魁从地上爬起来狼狈而坚定地说:“你的女朋友是我撞的,现在我的儿子已经好了,我也没有任何的遗憾,你如果想要为你女朋友报仇,你就杀了我吧。”

“不!”李婶立即叫道:“你不能杀他!”

陈大魁的儿子紧紧抓住李婶的一只手眼泪汪汪地望着我。

我愤怒地推开李婶,用力去踢陈大魁,陈大魁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陈大魁的儿子跳了下来抱着我的一只腿又抓又咬,大声叫道:“不许你打我爸爸!不许你打我爸爸!”

“小云!”李婶忙抱住她的儿子陈小云,哭着说:“你放开他,你爸爸罪有应得,你让他打死你爸爸吧!”

“不,爸爸不能死,爸爸不能死!”陈小云突然张口朝我的大腿咬来,我只觉得大腿一阵剧痛,忙推开陈小云,只见陈小云像是一只发狂的小猛虎,变得异常凶猛,我才推开他,他立即再次朝我扑来,眼睛红了,牙齿间留着咬破我大腿而流出来的血,凶神恶煞。

陈大魁与李婶也吓住了,一左一右将陈小云给拉住了。李婶急声叫道:“小云!小云!”陈小云大吼一声,用力将陈大魁与李婶给甩开了,张开血口再次朝我扑来,我忙朝后退了一步,本想一脚踢飞他,但想到他还是一个孩子,我又忍住了,但是他很快就扑到了我的面前张嘴朝我咬来,正在这时,一个人跑了过来,一把将陈小云的手臂给抓住了,陈小云怒目朝她瞪去,当看清她的模样时,那凶恶的模样慢慢地收敛了。

来的是宁夕。

一会儿,陈小云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李婶忙跑过来抱住陈小云哽咽着叫道:“小云,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陈小云怯怯地望着我,像是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浑然无知。

宁夕伸手温柔地摸着陈小云的头说:“小云,听话,回屋去。”

“嗯。”陈小云乖乖地转身走进了病房里。

我紧张地问:“宁护士,我的女朋友怎么会这样?”

宁夕淡淡地说:“没事,过几天他就好了。”她朝我的腿看了一眼说:“你的腿受伤了,我去给你包扎一下。”

我朝陈大魁瞪了一眼,他一接触到我的目光立即低下了头去,宁夕催促道:“快点。”说完转身便朝前快步走去。

这时大腿上被陈小云咬伤的那儿传来了一阵剧痛,他的牙齿像是有毒,被一只狗咬了都会中毒,何况是一个由木乃伊变过来的小孩?我犹豫了片刻立马朝宁夕跟了上去。

当肯定如霜就是被陈大魁所撞时,我恨不得吃了他,但是,当我看到他那自知罪孽任我打骂的模样时,我心中的怒火与恨意又慢慢地消退了。

他也是为了救他的儿子,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而现在,我将做出跟他一样的选择,为了救如霜,我得去将我的朋友夏靖祺引至灵魂医院。我们都已经成为了一种没有灵魂的人。

跟着宁夕来到一间病房,宁夕飞快地拿出工具,麻利地将我被咬那部位四周的布块给剪掉了,并且用消毒液给我消毒。她的动作很娴熟,也很温柔,那一处的剧痛慢慢地消失了。

待消毒完毕,她又取下纱布将那一块给包扎好了。我被她这专注的模样给吸引住了,一时忘却了疼痛,情不自禁地望着她,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以后小心点。”

我回过神问:“那个小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宁夕却答非所问:“你的时间不多,在你完成任务之前,最好少惹麻烦。”

我没有理会她的话,又继续问:“我的女朋友将来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宁夕只说了两个字:“不会。”

我站起身刚走两步,伤口处传来一阵剧痛,不由一阵龇牙咧嘴,宁夕朝我的腿看了一眼说:“你的伤口只怕会感染,这样吧,我陪你去找那个叫夏靖祺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