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她是人是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事明知不可能,可偏偏抱存一丝幻想而要去做。我明知我说服不了夏靖祺来灵魂医院,可为了如霜,我还是决定去找找他。

在去找夏靖祺之前我先去看了如霜,她依然躺在重病室里一动也不动,当我隔着玻璃看他时,她抬眼朝我这方望了一眼,像是感觉到我在看他,不过并没有动。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的心都碎了,我心中暗暗地说,如霜姐,你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一定会!

我将手贴在玻璃上,企图能摸到如霜,突然,我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意念从手掌传了过来,我仿佛听见如霜在叫我,“小逸,小逸……”我的泪再次奔涌而出,失声叫道:“如霜姐,如霜姐……”坑双土技。

宁夕一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良久才催促道:“走吧。”

我没有理会她。宁夕也将手掌贴在玻璃上,有一种声音在耳边回响:速去速回,这样如霜姐才会获救,时间越久,她的魂魄消失得越严重,到时就算你能完成任务回来,她也将是半人半鬼。

是宁夕的声音!

我惊讶地望向宁夕,她朝我点了点头,我缓缓收回手,朝如霜看了一眼,一咬牙转头便朝门口走去。

在医院外的大铁门外我见我的出租车停在那儿,我问身边的宁夕:“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去找顾枫?”

宁夕说:“你腿受了伤,如果治得不好,会留下后遗症。”

“没想到你会关心我。”我原以为她是一个面留忧郁而冷酷无情的女孩。

宁夕却淡淡地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去无回。”

“有去无回?你怕我离开了灵魂医院而不会再回来?”我极为不悦地说:“你太小看我了,就算我完成不了任务,我也会回来,因为我的如霜姐在这里!”

宁夕没有再做声了。

上了车,我又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端正地坐在座位上,眼睛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前方,忧郁的眼神中夹着忧伤,令人倍感怜惜。我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一副多愁善感的模样,难道是在灵魂医院呆久了的缘故?

我好奇地问她,灵魂医院为什么要我的灵魂,宁夕面无表情地说:“等你完成了任务你自然会知道。”

想着如霜还躺在重病室里的病床上,我既担忧又焦急,将车开得飞快,朝前驶出了不到二十分钟,马上就要驶出树林了,突然,前面传来一阵车响,接而一辆悍马越野从前面的树林里飙了出来,眼看我们就要撞上,我忙掉转车头,“砰!”地一声巨响,我的车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震得我和宁夕差点从车里射了出去。

“你没事吧?”我忙问宁夕。

宁夕秀眉皱了皱,说没事。

当我从车里钻出来时,只见从那辆悍马越野里一左一右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不由地一怔,竟然是顾枫和夏靖祺。

“蓝哥!”顾枫大叫了一声,飞快地跑了过来,重重地拍着我的肩兴奋地说:“终于找到你了!”我朝他和夏靖祺看了一眼问:“夏……夏师父,你俩怎么来了?”

夏靖祺没有回答我,而是望向车里的宁夕。

“我们是来找你的。”顾枫说:“你说要去灵魂医院,我就觉得不对劲,所以立即叫来夏师父一同来找你。”他边说边朝我的车里看了看问:“蓝哥,你的如霜姐呢?”

我答道:“她在灵魂医院。”

“什么?”顾枫与夏靖祺相互看了一眼,两人的脸色骤然变得非常难看。顾枫瞪大眼睛问:“你把如霜姐留在了灵魂医院?”

“是。”

“你--”顾枫伸手指着我,极失望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愚蠢,你去了那儿,难道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里--”夏靖祺突然用手肘碰了顾枫一眼,用眼神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他又朝车里宁夕看了一眼劈头就问:“那个女孩是你从灵魂医院带出来的吧?”

我如实答道:“她是灵魂医院的护士。”

“什么?”顾枫又惊叫了一声,压低声音说:“你难道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人?”

“你什么意思?”我以为顾枫在骂宁夕,心里可不爽了,这小子老是一惊一乍地。顾枫解释说:“她是一只鬼。”

“开什么玩笑?鬼能在白天出现?”我觉得顾枫的这个玩笑开大了。

顾枫用力地说:“蓝哥,你相信我们,灵魂医院里的都是鬼,不是人,你去了也就算了,还将如霜姐留在那儿,你这是……这是将如霜姐往鬼嘴里塞啊。”

我一时愣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不知该不该相信他们。

“你们怎么知道灵魂医院里面的都是鬼?”

“一时跟你说不清。”顾枫说:“你忘了夏师父是抓鬼的么?”

“我知道,可宁护士真的不是鬼。”不知为什么,我这时极力想为宁夕辩护。

“唉,你怎么不相信我们呢?”顾枫用力地说:“蓝哥,你相信我们也好,不相信也罢,这一次我和夏师父是去灵魂医院找你的,因为一直找不到入口,所以弄到现在还没有进入到灵魂医院里,幸而你出来了,现在我们一起想办法将如霜姐救出来。”

我犹豫不决,我是来劝夏靖祺去灵魂医院并签订灵魂条约的,现在看来,就算我打死他,他也不会签那鬼条约了。身为一名抓鬼师怎么会跟鬼签订条约?

见我不做声,顾枫极为不悦地说:“你这驴脑袋,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们,这样吧,我给你一张符,等会儿你偷偷按在她的额前,我保证让她现原形,到时你就知道她是人是鬼了。”他边说边从身上抽出一张黄符朝我递来。

我望着那张黄符,那应该是夏靖祺给他避邪的吧。我一时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接。

夏靖祺大大咧咧地说:“我在这儿还要什么符?”他边说边朝我的出租车走去。

宁夕一直坐在我的出租车里没有出来,及至夏靖祺走到车门外时,她这才转头朝夏靖祺望去。

夏靖祺的脸色渐渐地变了。

而宁夕,秀眉也是微微一皱。

他俩就这样相互望着,时间仿佛停止了。

我与顾枫面面相觑,这时谁也不敢做声。

良久,宁夕突然笑了一下,朝夏靖祺微微点了点头。我惊讶不已,再次看见宁夕笑了,没想到却是在她遇见夏靖祺时。难道他俩是认识的?

当我疑惑地望向夏靖祺时,却发现夏靖祺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顾枫的惊讶也绝不亚于我,在他看来,宁夕是一只鬼,夏靖祺与她绝对会有一场斗争,万没想到,场面却是出奇地平静。

我们这一次出来是特地来找夏靖祺的,没想到会在这儿邂逅,难道是因为很轻松地找到了他,所以宁夕这才露出了难违的笑容?若是这样,那为什么夏靖祺会笑?

“夏师父……”顾枫终于开口了,但是未等他将话说完,夏靖祺伸手打断了他的话,并且振声说:“你俩小子去那边玩玩,我要跟我……跟这位姑娘谈谈。”

我和顾枫极为不解地走到了树林的另一端,顾枫说:“真的是太奇怪了,你说这夏师父是不是看上那只鬼了?”

“你怎么就认定那是一只鬼?”我生气了,冲顾枫叫道:“或许她是神……”

“是神,是女神。”顾枫反唇相讥,“是你心中的女神吧,长得挺漂亮的,脸蛋标致,身材苗条,我都心动了呢。可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你的如霜姐,你不要被那只鬼的外表所迷惑了……”

“行了,我知道!”我这时心很乱,挥拳重重地朝面前的树打去,树没动,我的拳头却是痛了又痛。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夏靖祺终于从车里出来了,他的神色很古怪。怎么说呢?一半是沉重,而另一半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所以他这个样子看起来是既想发怒又想笑,相当诡异。

“怎么样夏师父?”顾枫迎上去迫不及待地问:“那是一只鬼不?”

夏靖祺点了点头,顾枫立即兴奋地叫道:“我说过她是一只鬼吧!”他连说边朝我望来,像是战胜的公鸡。

我很烦忧,如果那是一只鬼,夏靖祺早就收了她了。

“她真的是鬼?”我紧盯着夏靖祺问。

夏靖祺却反问我:“你难道看不出来?”

我摇了摇头。

“你……小子,你真令我失望啊。”他伸出手来,重重地拍在我的肩上,突然想起了什么,嘀咕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你的很多记忆已被封了。”

“记忆也能被封?”顾枫置疑地说,“这不可能吧!”

夏靖祺朝他瞪大了眼睛:“鬼都有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想,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我索性就将灵魂医院要夏靖祺去签订灵魂条件的事如实说了吧,反正他迟早是要知道的,我正要开口,夏靖祺却抢先道:“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现在去灵魂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