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如霜复活/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靖祺的话令我和顾枫都很吃惊,特别是顾枫,脱口便问:“去灵魂医院干什么?去抓鬼吗?”夏靖祺板着脸说:“抓你个头,少废话,上车!”他掉头就朝那辆越野车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对我说:“小子,你继续开你那辆的士,走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尽管我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猜测到,宁夕与夏靖祺刚才在车里的一番谈话,只怕他们已达成了某种协议,甚至宁夕已说服了夏靖祺跟灵魂医院签订灵魂协议。

到了车里后,我问宁夕,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说服了夏靖祺,宁夕却说了一句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的话。

“他是自愿的。”

我想这个谜只有以后再从夏靖祺那儿解开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心中也夹有一半的喜悦。既然夏靖祺愿意去灵魂医院,那么救如霜的希望就越来越大了。

到了灵魂医院后,我们径直来到ICU病房前,夏靖祺对宁夕说:“我先进去看看。”宁夕点了点头,走到门前,那门自动开了,与夏靖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我与顾枫连忙跟上。灵夕却挡住了我们。

“你俩不许进去。”宁夕冰冷地说。

“有没有搞错?”顾枫瞪大了眼睛,“凭什么我们不许进去?”

我也很气愤,如霜是我的女朋友,也算是我的亲人,为什么夏靖祺能进去看她而我就不能?坑双吗弟。

宁夕说:“这里面并不是每个人能进来的。”她一说完,那门就自动关上了。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宁夕朝我看了一眼,当我的目光与她的目光接触时,我的心猛地一震,好熟悉的眼神!

“真屌!”顾枫吐槽了一番,对我揶揄道:“蓝哥,我保证,你从来没有进去过。”

我没有理会他,将背轻轻地靠在墙上,抬着头心绪复杂地望着天花板,不知为什么,夏靖祺一到灵魂医院,我的心突然充实了许多,特别是夏靖祺随宁夕一同进去了,凭感觉,如霜这一回一定有救了。

顾枫四下看了一眼,又吐了一句:“这儿可真阴冷啊,跟地狱似的。”他边说边朝前走了几步,又返回来问我:“这儿怎么这么冷清?这么大的医院没病人?也没病人家属,也没医生?”

对于顾枫的这些疑惑,我曾经也有过,所以我见怪不怪。

这时,门开了,夏靖祺与宁夕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我忙迎上去问:“如霜姐怎么样了?”夏靖祺说:“放心吧,不会有事。”他说完又对宁夕说:“我说……昨晚一个晚上没睡,去给我弄个休息的地方,我先睡一觉。”

宁夕彬彬有礼地说:“请跟我来。”她朝我和顾枫看了一眼,示意我们也跟着去,然后朝前走去,夏靖祺对我和顾枫使了使眼色,我俩也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只怕只有他才能睡得着吧。

朝前面转了几个弯,宁夕在一间房前停下了,对我们说:“你们就在这儿休息吧。”

夏靖祺推开门进去了,宁夕转身要走,我忙挡住她问:“我的女朋友会好吗?”

“会。”宁夕说:“她会好的。”她说完朝我迅速地看了一眼立马就走了,生怕我多问了什么。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一条熟悉的倩影在我面前晃动,我心中念出了三个字:楚香香。当我念出这三个字时,我的心颤抖了,像是有一股激流瞬间流遍了我的全身,令我被封锁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宁夕的背影跟楚香香的背影实在是太像了!

“抽烟吗?”顾枫朝我扔过来一支烟,我将烟还给了他,正准备进房去找夏靖祺问话,却见李婶与她儿子双双走了过来。李婶提着一个包袱,愁眉苦脸。其儿子的一只手被李婶抓着,一脸敌意地望着我。

“李婶,你们要回去了吗?”我问。

“是的,我们要回去了。”李婶答道。

李婶的儿子终于好了,我替她感到高兴,但是,我见他们身后没人,便问:“陈大叔呢?”

“他……他在这儿还有事,要晚点才回去。”

我知道,陈大魁与医院签订了灵魂协议,以后灵魂归医院所有,若想回去只怕很难了,这个我跟李婶都明白,我们心照不宣,也都没有说出来。

从灵魂医院到城市里,要经过一座茂密的树林,我提议开车送李婶和她儿子回去,李婶开始拒绝了我的好意,但在我的再三强求下,她才勉强答应了我。

上车后,李婶的儿子突然问:“妈妈,爸爸还会回来吗?”

李婶一手摸着儿子的头一手擦掉眼泪说:“会回来的。”

送李婶出了树林,李婶叫我将车停了,然后与她儿子下车了。因为如霜是被陈大魁撞伤的,她向我道歉。说真的,我很生气,但是,对这一家子,我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我对陈大魁恨不起来。

回到医院后,夏靖祺与顾枫都睡了。那间房子里放有一盘水果。因为如霜还没有好,我这时食欲全无,沉重地坐在床上,突然一股倦意涌上心头,我便朝后躺了下去,没想到刚一躺下便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已是下午,顾枫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夏靖祺则不见了踪影。我轻轻下了床走出房间,走廊上静悄悄地,我朝着ICU那方走去。才走几步,便从前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快步迎了上去,转了个弯,只见有四人从对面走了过来。

是夏靖祺、宁夕与袁克良,而如霜也在其中!

我惊喜不已,一时脱口而出:“如霜姐!”我跑上去将如霜紧紧抱住了,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如霜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说:“小逸,辛苦你了。”

我放开如霜紧望着她,发现她除了脸色有些惨白外,身上并无他伤,我不易置信地问:“如霜姐,你好了?”

如霜点了点头说:“我好了。”

我忙朝袁克良与宁夕感谢:“袁主任、宁护士,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如霜姐!”

夏靖祺却有意扬长声音说:“傻子,是你救了如霜。”

“是我?”我怔了一下,突然又明白过来,是我跟医院签了灵魂协议,医院才救活了如霜。

袁克良这时板着个脸说:“你们都跟我来。”

我紧紧抓着如霜的手不愿放开,如霜朝宁夕看了看对我说:“小逸,听说我受了伤后你很难过?”

“当然难过了。”我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说:“你生死未卜,我能不难过吗?”

如霜微微笑了笑。

走出了住院部,又朝前走了一阵,最后来到了一座小石屋前,而陈大魁这时正坐在石屋前的一块石头上,一看到我们立马跳了起来。

袁克良推开了石屋的石门,向我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跟着夏靖祺与宁夕朝里走,袁克良却挡住了如霜,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你不能进去。”如霜耸了耸肩,朝后退了一步转过身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了。

我知道,能进去的是跟医院签了灵魂协议的人。

而我们刚一进去,那石门便自动关上了。

里面墙上镶嵌着古老的鹰头壁灯,房子中央有一座圆形石桌,桌下有五张石凳。

袁克良对我们做了一个手势:“请坐。”

我们依依坐下了。我刚一坐下,便有一股冷气从屁股下直往上冒,陈大魁眉头直皱,夏靖祺则是直接跳了起来,毫不客气地骂道:“玛的,真冰!”我们被他的反应吓了跳,齐望向他。夏靖祺四下看了看,勉强地再次坐下了,极为不悦地对我说:“小了,这么冰你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真欣赏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