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是一种仪式/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几天没洗澡,我早就想洗了,我麻利地脱掉衣服,正脱裤,突然听得楚香香啊地又是一声惊呼,我忙转回头,只见她双手捂着眼睛转过了身去,笑呵呵地问:“怎么我脱衣你也害羞啊?”

楚香香说:“我从没见过男子脱衣。(ziyouge.com)”

“哈哈,那你以后有眼福了,我一个人在家时,都是将全身脱光,裸奔的!”

楚香香突然来了一句:“哥真不害臊!”

我正要脱内裤,听到她这么说,只得将脱裤的手给收了回来,跳进浴缸里说:“你大概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吧?我们这个时代是这样的,你既然来我们这儿了,就得随乡入俗,这些对我们来说,太正常了。”

她这时还光着上身,我担心她受凉,便说:“你把衣服穿上,别冷着了。”她抓过衣服左看右看,却不知怎么穿,我只得跳出浴缸又去给她穿衣,穿好后,情不自禁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担心她又会给我来一掌,逃似地跳进了浴缸里。

楚香香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羞红着脸。

接下来,我边洗澡边教楚香香怎么用沐浴露,怎么擦身子,当我身上全是白色的泡沫时,她睁大了眼睛,我举起拳头摆出一副极酷的姿势,朝她眨了眨眼睛问:“看,哥我帅不?”

楚香香嘿地笑出了声,我不由愣住了,她笑起来真美啊,就像那盛开的栀子花,令我砰然心动。

我洗完了,穿上衣裤,将水放了,又装上水,待水浇热了后,对她说:“好了,你可以洗了。”我边说边去给她脱衣,她轻声说:“谢谢哥。”我笑道:“不用谢。”真想永远这样给她脱下去,她的身子看起来实在是太美了!

给她脱掉衣,望着那这完璧无瑕的骄体,我再次兽血沸腾,但是,我强制将那股兽性给强压了下去。脱完衣服,我看了看她的裤子问:“这裤子,还要我脱么?”

楚香香低声说:“这……这我自己来好了。”

我说:“那行,你先洗,我出去了,有什么事叫我。”我先去试了水温,发现还很热,就让水龙头的水继续放。

来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想着楚香香这时一定将裤子脱了,然后慢慢地跨进了浴缸,用水轻轻擦洗着身体,她去掉衣服后的样子一定更美……想着想着,我的心又鸡动起来了,真想冲进去看看,但是,理智战胜了玉望,楚香香这么纯洁,我以后不能再猥琐,在她面前要做一个正人君子,要做一名合格的哥,而不是一个涩狼猥琐哥!

突然,“啊--”地一声,从浴室里传出一阵惊呼,我大吃一惊,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朝浴室冲了进去,刚进去,大跌眼镜,浴室里竟然已经水漫金山,而楚香香坐在地上,全身赤裸,身上全是泡泡,那迷人的一角在泡泡的遮挡下,若隐若现,迷人不已,而我这时也没顾得上去观察,因为楚香香这时手握着一只腿,秀眉紧蹙,像是受了伤。

我忙将她抱起来问:“你怎么了?”

“我……我摔着了。”她低着头,因为光着身子,眼睛一直不敢看我。

我问:“你怎么出来了啊?”

楚香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支支吾吾地说:“奴……我见水满了,想出来告诉你,可不小心摔倒了。”

我忙去将水龙头关了,心想,她恐怕是一时心急,因为身上的泡泡太多,踩滑了所以摔倒了。我试了试浴缸里的水,都差不多要冷了,不过幸好现在是热天,还是可以洗的,抱着她放进浴缸里……

此处有修改,若想看完整版,请加扣扣群:13346458

楚香香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胸部,慌忙双手捂住胸部吃惊地叫道:“哥你……”我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忙努力移开双目拍了拍额头说:“你太美了,我忍不住想多看一眼。”楚香香说:“待我……待我们熟悉后,嫁与哥,任哥看。”

我一听,这楚香香其实已经接受我了,看来以后有机会,但是,我又不甘心,便试探着问:“要我帮你洗不?”

楚香香微微一怔说:“我自己洗好了,不劳哥了。”

听她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勉强她了,便失望地走出了浴室。

没多久,楚香香出来了,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连同整间房都被充满了这香气,她连同头发也洗了,瞧得我蠢蠢欲动,我的那件白衬衫正松松垮垮的挂正她的娇躯上,宽大的领口让她的香肩锁骨一览无遗,尼玛,这就是个阳萎看了都得冲血,再看那衬衫的长度也只堪堪遮住她的翘臀,露出下面两条光溜溜的长脚,白嫩嫩的就像水豆腐。

而此时的楚香香正局促的紧闭着双腿,清丽无双的小脸绯红一片,二手无措的拉着衬衫下摆,努力想将它拉长一点,见我目光灼热,她不安的向后退了两步,长腿一移她那挺翘的PP就从叉开的下摆处现了出来.

我的小弟立马无耻地硬了!尼玛,这丫头穿着衬衫出浴呢,半遮半露,再加上一双光溜溜的长腿,比看A片带劲多了!

因为洗过头发,秀发微湿地搭在她的双肩上,整个人犹如出水芙蓉,说不尽的美丽与娇柔。

我情不自禁地赞道:“香香,你真美!”

楚香香抿着小嘴微微笑道:“谢谢哥夸张。”

我想,这么美的人,不睡太可惜了,抱着美人睡,舒服又安心……我说:“你头发洗了,我给你吹干。”边说边去拿出了吹风机,插上电对着我的头发试了试,效果很好,便朝楚香香招手说:“来,过来。”

楚香香慢慢地走了过来,眼睛紧紧盯着我手中的吹风机,我说:“你站到我面前来。”她乖乖地站在我面前,我打开开头,对着香香的头发便吹,她呀地一声忙朝后退了两步,惊讶地问:“哥,这……这是什么暗器?”

我笑道:“这不是暗器,是吹风机,可以吹干你的头发,过来,别怕。”

楚香香这才再次走了过来,当我用吹风机对着她的头轻轻地吹时,她的娇躯微微发抖,我安慰她说:“不用怕,我不会让它伤着你的。”

“嗯。”楚香香轻轻地嗯了一声。

吹干了楚香香的秀发,我收起吹风机说:“好了,你去睡觉吧。”然后去浴室将我们的衣服放进桶里开始洗衣。

正洗着,楚香香走了进来,我抬起头,突然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我笑着问她:“你这样望着我干什么?”心想,她一定十分动情地说:“哥,你真好,我很喜欢你,今晚,你跟我一块儿睡吧。”

却听得楚香香幽幽地说:“哥,你真厉害,会洗衣服!”

真郁闷,我还想说,我不仅会洗衣服,还会洗裤子呢!

洗完衣服后,我拍了拍两手说:“好了,完工,开始休息!”

由于刚才洗衣一直垂着头,这时脖子有点酸,我轻轻地拍了拍脖子,又扭了扭头,轻叹一声,现在多了一个人,任务重了,哪天再去老爸那儿搞点钱买一台小型的洗衣机。

楚香香望着我关切问:“哥,你怎么啦?”

我想她见我既拍脖子又叹气的,一定是担心我了,朝着那她倾国倾城的脸蛋望了一眼,说洗衣服洗的楚香香说:“要不我来洗衣吧。”

我干笑了两声说不用啦,然后说我们去睡觉吧。楚香香说好的。我将楚香香带进我的房间里说:“你今晚就睡这儿。”楚香香望着我问:“那哥你呢?”我说我睡外面的沙发。楚香香哦了一声,又跟着我走到客厅,朝沙发看了一眼说:“这沙发太小,只怕不好睡,还是由我来睡吧。”

“这不行!”我说:“你这娇贵的身子怎么能睡沙发呢?而且我每天要上学,如果你睡沙发,起来会吵醒你的,所以,你不能睡沙发。”

楚香香双眼一眨一眨地,大概是没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趁机说:“其实呢,在我们这儿,如果两个人相爱的话,在婚前是要睡在一块的。”

“啊?”楚香香望着我半信半疑地问:“是真的吗?”

我说是啊,这是一种仪式,在婚前必须得睡在一块,不然就是不爱对方,不想嫁娶双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