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校花去我家/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腰有点疼,古惠欣伸手朝我腰部摸来,我呵地一声笑了,说痒死了,别摸了。-www.ZiYouGe.com-

不过被她摸得很舒服,这是我们第一次亲密地接触。

一旁有个阿姨十分心痛地说:“好端端的一个孩子被撞傻了。”

古惠欣收回手,将我全身上下看了一遍,说你没受伤?那样子像发现怪物似的。

我说没有,刚才那小子是谁,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的,竟然敢撞你?

古惠欣却答非所问:“你是哪一年出生的?几时几刻生的?”

我说哪一年我知道,但几时几刻生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得回去问问我爸爸。

古惠欣说:“你赶紧回去问你爸。”

我莫名其妙地,说你想知道这个干嘛?

古惠欣怔了怔,淡淡地说:“没什么,你若知道了你的生辰八字就立马告诉我。”

我说知道了,暗想,莫不是这丫的见我撞不死,以为我是旷世奇人,想知道我的生辰八字跟我论婚姻?

不过刚才那厮撞得我真痛啊。

而令我非常惊讶的是,古惠欣这种超凡脱俗貌美如花的女孩竟然也有人撞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像那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不会结下仇人啊。

古惠欣这时只默默地朝前走,对刚才的事完全不放在心上,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只是淡淡地对我说:“以后遇上这种事,你不要再逞能,万一人家把你撞伤了怎么办?”

我脱口而出:“撞伤了我总比撞伤了你要好啊。”

古惠欣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不怕死?”我说为了你死也值得啊。古惠欣什么也没说了。

不知有没有被我感动呢?

到了我租房前时,古惠欣一直盯着房子看,一双秀目慢慢地沉了下来,我想她一定发现了什么,也没去打扰她,而是去开门。

幸亏这房子前天打扫过的,现在还算干净,只是因为长时间没人住过,感觉里面总有一种奇怪的腐朽气味,我非常奇怪,在这之前我怎么没闻到这股味道,怎么现在就有了?

这恐怕是我的心理在作怪。比如你穿着一件五十元的衣服混在一群农民当中,觉得你穿得非常光鲜,但是,当你混在一群土豪队伍中,你会觉得,身上穿的哪是衣服啊,简直是烂布条。

我因为太在意古惠欣了,所以对空气清新度的要求也无形提高了很多。

突然想起我的被子没叠,忙不迭进去叠好了,又将散乱的书摆整齐了,这才如释重负地出来了,正巧古惠欣也进来了,边朝房子里看着边问我:“这是你的家?”我说是我租的。古惠欣又问:“你住进来后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的吗?”

我说这房子我住进来也就才三天,我在住进来的第一天,倒真的发生了一些怪事。

古惠欣说:“你说说看。”

因为高二了,学习压力日益俱增,为了考一所好大学,每天都温习功课到很晚,学校寝室的灯早就关了,非常不方便,我便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

这是一幢木质楼,共两层,房子前面是一块阔地,后面与两侧被树林围绕,墙上还爬满了绿色的藤蔓,很有乡村的味道。我对这儿一见钟情,而更令我惊喜的是,房租非常便宜。

虽然离学校比较远,但我有车,不过是两只轮胎的自行车。

当我搬进去的时候,房子周围不少的邻居朝我望着,还在那儿议论纷纷。一个老奶奶问我是不是住这儿了,我说是的。她说这房子很邪,不要住。

言下之意,这房子里有鬼。

我当时也没在意,咱们学的是列宁马克思主义,信奉的是辩证唯物论,自然是不相信鬼神一套。

没有什么值得我害怕的!

不过这房子的确有很多年没人住过了,里面布满了灰尘,我亲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房间打扫干净了。还去二楼看了,只是觉得上面黑乎乎地,阴沉沉地,寒气袭人,还真有点怕了,我马上就下来了。

当晚,我在看书的时候,看着看着就打起了瞌睡,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沙沙声音,像是铅笔在纸上涂画的那种,我四下看了看,房间里除了我,并无他人,哪里来的声音?难道是老鼠的啃咬声?

我站了起来,朝着声音发出地走去,心里暗想,要是让我抓住这只老鼠,就将它扒光了毛吊在电风扇上,开三档转起来,用皮鞭狠抽!

谁叫它来吓我的?在我来的第一晚就发出这种怪音,显然不欢迎我啊。

可是我才走出没几步,那声音嘎然而止。

我壮胆来到客厅,借着微弱的月光,骤然发现客厅中站着一个人,是背对着我这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挂在头上。我的心沉了一下,我明明将房门关好了,怎么会有人?难道是贼?

她是背对着我的,一动也不动。

我沉声问了一句:“你是谁?”

她没有回答我。

我边盯着她边去拉开关,随着灯光亮起的那一瞬间,那一个人骤然消失了。

像影子一般,瞬间无影无踪!

我这时想起白天老奶奶说的那句话:这房子很邪。

难道真的有鬼?抑或许是我的眼睛看花了呢?

接下来我再也看不进书了,灯也没关,就直接上床睡觉了。或许是因为刚才看见了那一条鬼影的缘故,我久久无法入睡,想起了上一次跟朋友聊鬼时的情景,说是讨论世界上是否真的有鬼,有一个好办法。

晚上睡觉关灯前,先钻到被窝里,然后说,鬼先生,麻烦您把灯关一下,谢谢。如果灯关了,那么好,这么听话的鬼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没关,那就证明世界上没有鬼。

于是,我就低声说:“鬼啊鬼,麻烦您帮我把灯关一下,谢谢。”

可是我等了一分钟,灯依然没关。

看来没有鬼。

就算有鬼又怎样?没有什么值得我害怕的!

因为平时睡得晚,习惯了,我现在睡不着,就拿出手机登QQ聊天。才登上,发现一个群不停地在抖,点开一看,看到这样一段对话:

其中一个SB说:半夜了,有群友做兼职吗?帮我姐发条招人信息。不扣不押,做完立即结算,30-50每小时。大家有时间随时做,想做自己加QQ问,我不回复了。

另一个人立即接茬:我擦,大半夜招工?你还不如招魂呢!

“呵!”我忍不住笑了一声。

“嘿嘿……”我的笑声中,隐隐约约还伴随着另一种笑,阴森森地。

我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地左张右望,忙问是谁!

但是,良久,没人回答。

难道是我听错了?

“呜呜……”突然一阵哭声从远处传了过来,我的心猛地一沉,这一回没听错,声音非常清楚,而且由远及近,正慢慢地朝我这方游来,像是有一个人坐在滑轮上,边哭边朝我这方滑来,声音非常悲伤、哀怨,而最后,那声音在客厅停了下来。

其实我这时候心里很害怕了,胆战心惊,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紧紧地盯着门口。

那哭声一直没有停止,大约持续了五分钟,我再也坐不住了,听得出来,这声音是女孩子的,说实话,我不怕鬼,因为鬼不能直接伤害到人,如非是怨气极重的恶灵,而且,我更不怕女鬼,要是长得丑,我就将她轰走,要是长得美,就抱着她睡觉,反正一个人睡也是睡,抱着一个女鬼睡也是睡,最多只是晚上可能要多出一些业余活动罢了。

我小心翼翼地来到客厅,惊讶地发现,一条黑影正趴在沙发上哭。

那沙发像是五六十年代生产的,上面布满灰尘,被老鼠咬了好几个洞,破得不得了,我下午本来是打算将它扔掉的,可它是长方体的,大约有两米来长,半米来宽,我根本就搬不动,想哪天请同学来帮忙搬。

没想到,现在那上面趴着一个人,而且正在哭。

哭得非常伤心,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

我想她应该是鬼了,而且是一只很脆弱的鬼,若是厉鬼,只怕早就来侵犯我了,可她为什么哭呢?我慢慢地走了过来,向她打招呼:“你好?”

她没有应我,不过哭声嘎然而止。

我紧盯着她,她慢慢地抬起头来。

可是就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间,骤然一股冷气侵袭着我的后脑勺,我回头一看,一条黑影举起一把刀朝我劈头砍了过来,我大惊失色,慌忙朝后倒了下去,随着落地的一瞬间,我只觉得后背一痛,睁开眼睛一看,尼妹,躺在地上来了!

原来刚才是在做梦。

可是这个梦可真他妹的真实啊。

天亮后,我来到客厅,发现沙发上竟然有一张素描,上面是一个人和一具骷髅。而令我万分惊异的是,素描上的人竟然是我!

时间又回到现在。

这时,古惠欣说:“你把那张画拿来给我看看。”我去我房间里拿出了那张画,往上一看,奇怪了,这竟然成了一张白纸!

“上面的画不见了。”我将那张纸递给古惠欣。

古惠欣接过看了看,轻声嘀咕:“难道是鬼作画?”她想了想又问我:“前晚和昨晚呢?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