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黑夜/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昨晚和前晚除了做了两个梦,倒真的没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了。|ziyouge.com|古惠欣问:“什么梦?”我指着前面的墙壁说就是这面墙上出现了一副画。

古惠欣又问:“还有一个梦呢?”

“还有--我的床自个儿动了起来,还有我手里的书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拍飞了。”

古惠欣盯着我问:“没有梦见什么人吗?”

她的眼睛很大,乌黑而明亮,像是黑暗中的一片镜子,我被盯得竟然浑身发毛,支支吾吾地说:“没……没有。”

我是不会将楚香香招出来的。

“你做了这样奇怪的梦,你不怕?”古惠欣显然很惊诧。

我说,没有什么值得我害怕的。

古惠欣点了点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又朝楼梯口看了看问:“你有去过二楼吗?”我说去过一次,不过上面很黑,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下来了。古惠欣又问:“这儿只住着你一个人?”我说是啊。古惠欣没有再问,提步朝二楼走去。

我也跟着走了上去。

楼上是三室一厅的布局,尽管现在是白天,可上面还是非常地黑暗,甚至有股霉烂的味道,客厅比较大,有一张大约有两米长的方形木桌,桌子四方摆着几张木椅,很像是一间会议室。另三间房的门都紧关着,古惠欣轻轻一推,门吱呀一声,像是一个老人发出一声轻叹,应声而开,门框上掉下了不少的灰尘,跟那雪花似的。

这一间房显然是一间书房,里面有一座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靠墙的那头还有一座画架,甚至还有素描纸,只是那些纸都已经发黄,而且上面布满了灰尘。

因这这房间里没有电灯,窗户被变了色的窗帘紧紧挡着,比客厅要暗了很多,一切看起来灰蒙蒙地,甚至还结了蜘蛛网。

地上布满灰尘,踩上去像是踩在雪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脚印。

另两间房跟书房都差不多,像是一个个昏睡了百年的老人,死气沉沉。

下得楼来后,我问古惠欣:“有没有什么发现?”古惠欣说:“没有,要晚上才能知道了。”

晚上?那她岂不是要在这儿过夜?

我一阵心发怒放。

古惠欣朝墙上的灯泡看了一眼,诧异地问:“为什么这楼下有灯,楼上没有?”我说这是因为房东开始并没有想过要将这房子租出去,我租进来时,说只住一楼,所以就只将一楼简单地安装了灯。

“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租这房子?”古惠欣盯着我。

我说是的,我租进来时,还有个老奶奶说这房子很邪。

古惠欣问:“你明知这房子很邪,为什么还要住进来?”

我说我不怕。

古惠欣微微笑了笑,我看得眼睛都大了,她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美,就像那盛开的百合,美丽、清纯而优雅。

天渐渐黑了,我请古惠欣帮我将那张旧的沙发搬出去了,那么破的东西放在那儿也碍眼,因为这儿没有凳子,老是让古惠欣站着只怕不礼貌,而且站久了会累,我会心疼的,想起了楼上客厅的那几张椅子,便说:“我去楼上搬两张椅子下来我们坐。”

古惠欣说好,并且也跟着我上楼了,我说不用你来,我一个人去好了。

上了二楼,想起这楼上有鬼,我心里突然有点害怕了,毕竟上面很黑,我想还是速战速决,拿起两张椅子就往楼下走,没想到这椅子非常沉,一张起码有三四十斤吧,我只得用力扛起来。

就在我起步要走的时候,突然,从书房时传来了一阵声音。

“啪!”像是有书从书架上掉了下去。

我的心猛地一沉,条件反射般地朝书房方向望去,暗想,刚才不会真的是有东西掉在地上了吧?不对,这上面的东西多年没动过了,那东西十年前不掉,昨天不掉,偏偏现在这个时候掉,按逻辑分析,这说不过去。

难道是老鼠?

得去看看。

我轻轻地放下椅子,小心翼翼地朝书房里走去。

走进书房,只见书架下果然有一本书,我拿起来看了看,是一本有关素描方面的书,上面布满了灰尘,我正要将灰尘打落,“砰!”猛地一声巨响,震得我差一点跳起来。

我朝门口一望,怔了一下,门自动关上了。

门怎么会自动关上?

难道有鬼?

我将书塞进书架里,慢慢地朝门口走去,一下拉开了门。

“呀!”我失声叫了一声,差点跳起来。

门口站着一个人!

是古惠欣。

我长长了舒了一口气,说你怎么上来了,吓死我了。

古惠欣问:“你不是来拿椅子吗?怎么进书房了?”

我说有书掉在地上了,门也自动关上了。

古惠欣朝书房里走了进来,四下看了看,又走了出来说:“下去吧。”

我俩每人扛着一张椅子下楼了,我找出一块毛巾将椅子擦干净了。

结果椅子干净了,崭新的一条毛巾黑了,跟那擦锅布似的。

我请古惠欣坐了,望着她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古惠欣淡淡地说:“这个你不用管。”我说:“万一来很厉害的鬼了,你能顶得住吧?”古惠欣也望着我问:“你相信这世上有鬼?”我说相信,我小时候还见过。

“哦?”古惠欣饶有兴趣地问:“你见过鬼,是哪样的?”

我说其实跟我们人也差不多,不过比我们好像要小一些。

“是吗?”古惠欣微微地笑了笑。

我说是啊,那时候经常有一只鬼来我家里找我玩,我妈妈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去跟他玩。

“你妈妈也看见了那只鬼?”古惠欣显然惊讶了。

我说是啊,不过我妈妈不叫他鬼。古惠欣问:“你妈妈叫他什么?”我说:“我妈妈叫他兔崽子。”

“兔崽子?”

“对,每次他来的时候,就叫我,蓝哥,快出来,王大叔家的梨子熟了,我们去摘梨子吃,或许又说,李奶奶种的西瓜红了,我们摘西瓜吃去……我妈妈就骂他,兔崽子,再唆使我家小逸去做贼,打断你的狗腿!”

“哈,你这是逗我?”古惠欣半嗔半怒:“你们分明是两个小孩,怎么是鬼?”

我一本正经地说:“真的是鬼,每次有人看到我俩,就会对我们说,你两个小鬼,别再捣蛋了,再捣乱,我叫太上老君收了你们!”

古惠欣呵地一声笑了,说你很会讲笑话。

突然,我肚子痛了起来,想必是今天辣椒吃多了,我站起来,极郁闷地说:“不好意思,我去方便一下。”

古惠欣点了点头。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洗手的时候,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哭声,像是一个女孩子的抽泣,声音虚无飘渺,应该来自楼上。我一阵头皮发毛,这一回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的!

好你个鬼,古惠欣在这儿竟然还敢哭!不怕她收了你?

千万不要是楚香香啊。

我匆匆洗完手,刚要出去,电灯闪了一下,一眨一眨地,而它闪了几下突然灭了。

眼前骤然黑暗起来。

而那哭泣声也嘎然而止。

我暗想不会吧,没电这可怎么过啊?古惠欣一定不会在我这儿过夜了。

因这这一幢房子比较孤僻,四周二十米内没有房子与路灯,这电灯一灭,眼前顿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顺着记忆朝我的房间走去,刚走两步,突然与一个人撞了一下,我忙向她道歉:“对不起,没撞着你吧?。”她没有做声,而是朝我慢慢走了过来,伸手抱住了我。

她的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像是香气,又像是--总之我说不上来。

难道是古惠欣趁黑来向我投怀送抱?这丫头,跟郭菲一样,表面上冷酷如冰,实际是热情如火啊,我既兴奋又激动,也抱着她,准备趁这天黑之际把跟随自己十来年的处子身给破了,她突然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好怕……”

她的声音很细很细,这声音根本没经过喉咙,所以根本分辨不出她的声音,就像是在跟我说悄悄话。

我将她抱得更紧了,说别怕,有我呢!

她依然在我耳边说:“我好痛苦……”

“痛苦?”一股怜然油然而升,我将她抱得更紧了,感觉她身上冰凉冰凉地,我说我给你幸福。

“蓝黛逸!”

我怔了一下,不对劲!我不是抱着古惠欣的吗?她的声音怎么会从我房间门口传来?

若我抱着的不是古惠欣,那又是谁?

接而,一条火苗从我房间那边慢慢移了过来,隐隐约约看见古惠欣拿着一个打燃的打火机慢慢走了过来。

我呀地一声,推地推开怀中的“她”!

但是几乎是在一瞬间,她不见了。

会是谁呢?一定是只鬼,难道是楚香香?这也不对啊,若是楚香香,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她?

古惠欣径直走了过来问我:“怎么停电了?”

我说不知道啊,我去看看,借你的打火机给我用用。

古惠欣将打火机递了过来,我去接,或许是太激动,不小心碰到了古惠欣的手,滑滑地,我忙将手收回来,而古惠欣也放开了打火机,啪地一声,打火机掉在地上。

火光也瞬间熄灭。

“呜呜……”就在我弯腰去捡打火机的时候,从楼上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哭泣声。

鬼又在哭了!

我忙不迭弯腰去地上摸手机,但是,当我将手快摸到地上时,我的心猛地一沉,我摸到了一只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