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房里有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兴奋地叫道:“我抓住鬼了!我抓住鬼了!”

却听得古惠欣怒声喝道:“放开,是我的手!”

我擦,我忙松开她的手,悻悻地说:“怎么是你的手啊?我以为是鬼手呢。|ziyouge.com|”

古惠欣打燃了火机,火光下,她怒容满面,我忙转移她的注意力,沉着声音问:“哪儿来的哭声?”

“哭声?”古惠欣板着脸问:“你听到了哭声?”

我说是啊,好像是从二楼传来的。见古惠欣一脸茫然,我惊讶地问:“你没听到?”古惠欣摇了摇头,我说怎么会呢?我听到了,你却没听到?古惠欣说:“上去看看。”

话音刚落,灯突然间就亮了,而随着灯亮的一瞬间,那哭声也嘎然而止。

“没哭了。”

古惠欣说:“我们上去看看吧。”

我去我的房间拿起手机出来时,古惠欣已走到楼梯口了,我忙跟了上去。四周很安静,只有我们的脚步声,我和古惠欣不约而同地走得极小心,脚步也很轻,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依然发出一阵“啪!啪!”声,显得极为突兀。

古惠欣打燃着打火机走在前面。火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而她的背影非常纤细,从她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怡人的幽香,令我的思想眩晕眩晕地,我有一种想扑上去将她抱住的冲动。但是,我是正经人,我才不会做这种无耻下流的事,这种事想想就行了。

上了二楼,面前更静更暗了。我俩站在客厅当中,耳边只有我们轻微的呼吸声。

古惠欣突然问:“还能听到哭声吗?”

我说没听到。

古惠欣从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指南针的罗盘摆在面前,慢慢地朝前移步,我想起在学校后山时她也拿出来这个东东来,便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古惠欣说:“灵魂感应器。”我问能感应到鬼魂吗?古惠欣嗯了一声。

我暗想,这楼上的哭声极可能就是刚才在灯灭时与我相抱的那只女鬼。她说她很害怕,很痛苦……我突然想起,在我的梦里,楚香香也这么跟我说过。

她害怕什么?为什么会很痛苦?她是想向我求救么?可是又为什么不现身?难道怕古惠欣收了她?

古惠欣拿着那灵魂感应器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后来又朝着书房走去。

“啪!”一阵重响从楼下传了上来。

像是关门声,声音很大,犹如晴日一声惊雷,将我和古惠欣都惊了一下。我们相互看了一眼,顿了三秒钟,我说:“下去看看?”

古惠欣收起灵魂感应器朝楼下跑去,我也紧跟而上。

古惠欣在前面跑得很快,如果我不跑可能还不会害怕,可是这一旦跑起来,总感觉有一只无形的鬼魂在我后面追赶着,心里莫名地恐惧。

因为光线太暗,那楼梯根本就看不清楚,每一步都踩在空中似的,非常地玄,快到客厅时,我一脚踩了空,呀地一声径直就朝前面的古惠欣扑了上去。

我俩同时滚下了楼梯,直到客厅的水泥地板上。

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当我愣过神来时,只觉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我猛然明白过来,我们在楼梯口相撞,滚下来,竟然滚在了一起,而我,压在了古惠欣的身上!

她身上真软啊,压在她身上好舒服。

我的小弟弟立即无耻地硬了!

真乃天作之合啊,感觉这一刻是多么地美好,望着古惠欣的俏脸与香唇近在咫尺,我一时心血来潮,情不自禁地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滚开!”古惠欣用力推开了我,她的力气非常大,我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她推翻了,重重地朝后倒去,“砰!”地一声,我的头与楼梯相撞了,发出极脆的一声大响。

跟西瓜落在瓷砖上似的。

一阵疼痛从后脑勺传了过来,好你个古惠欣,我不过是不小心把你撞倒了,又非常柔情地吻了你一下而已,你又必要这么用力推我么?

你女孩子的宽容与温柔呢?

想起她一直冷酷如冰,又是一个抓鬼师,我夺了她的初吻--一定是初吻,她一定不会善甘罢休,说不定还会训斥我,甚至惩罚我,不行,我不能让她这么做。

惟有一死,才能逃脱此劫。

我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古惠欣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一跃而起,走过来朝我踢了两脚,冰冷冷地叫了两声:“喂!喂!”

我没理她,依然装死。

古惠欣蹲下身朝我看了看,又叫了两声,见我没有反应,伸手在我鼻前探了探,我忙屏住呼吸。

“死了?”古惠欣嘀咕了一声,又来翻我的眼皮,这一翻,竟然将我的左眼给翻开了,我看见她正沉着眼望着我,一脸地怒容。

我死了你气还没消?不行,不能活过来。

继续装死!

“怎么会?”古惠欣大概觉得很惊讶吧,伸手放在我的心房处。我的心蹦蹦地跳了起来,亲爱的惠欣,你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它正是为你而跳啊。

“有心跳怎么没呼吸?”古惠欣站了起来,移走走了,我睁开一只眼睛朝她看了一眼,她竟然朝门口走去。

而客厅的大门竟然关了。

我明明记得我并没有关门。

难道是风让门关上的?

很显然,刚才那声重响就是关门声。

古惠欣又将大门打开了,回来时又朝我踢了两脚说:“起来了,别装死了!”

我很纳闷,她怎么知道我是在装死?不行,要装必须装到底。我没有应她,更没有动。古惠欣慢慢蹲了下来,伸出她的一双玉手在我脸的上方动了动,突然捏住了我的鼻子。

尼妹!

古惠欣冷冷地说:“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我在坚持了二十秒后,实在坚持不住了,伸手就去推她,这一推,竟然碰到了两处非常柔软的部位!

怎么又是这儿?

好像我的手刻意朝着那儿推似的。

其实我真的是故意的。

“啪!”古惠欣一巴掌扇了过来,我脸上火辣辣地,捂着脸问:“你打我干什么?”古惠欣站了起来,冷冷地说:“这屋子里的确非常古怪,你恐怕不能在这儿住了。”

这人,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我身为一个男人也不能跟她斤斤计较吧,只得吃了个哑吧亏,悻悻地站了起来,不过刚才在推她那儿时,感觉那儿弹性好大啊,那种被弹回来的奇妙感觉现在还在手上回荡,在脑海里萦绕。

“不怕。”我说:“我不是在这儿住了三个晚上了么?什么事也没有。”

古惠欣说:“你暂时不会有危险,不过久而久之,你只怕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我想起了梦中的那副画,一个人进去,一具骷髅出来,这跟古惠欣的话如出一辙。难道这里的鬼真的会吸人的阳气?

但是,这里的一只鬼极可能是楚香香,我舍不得她,我不要离开,就算离开这儿,我也要把她弄清楚了,她怎么会成为了一只鬼,又为什么会找上我,而且,也并没有想过要害我,我更要弄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跟我说,她很害怕,她很痛苦。

“你能把这里的鬼抓住么?”我试探着问。

古惠欣摇了摇头说:“我不能。”

“哦。”我又喜又忧,喜的是她抓不了楚香香,忧的是万一这房子里有一只恶鬼,那可就麻烦了。

我又问出了一个我十分关注的问题:“今晚,你还会不会住在这里了?”

古惠欣抬腕看了看时间说:“现在还早,我们去找这房东问问。”

我与古惠欣来到房东的家,房东正坐在家门前挺着个啤酒肚喝茶,我跟他介绍古惠欣,说这是我的学姐,房东将古惠欣打量了一遍问:“要租房子吗?”

古惠欣直截了当地问:“你那房子是什么时候建的,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人住过?”

房东在椅子上移了移屁股,坐直了些,望着古惠欣警惕地问:“怎么?你想打听我那房子的历史?”

古惠欣一直板着个脸,好像房东欠了几百万没还似的,冰冷冷地说:“对,你那房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房东生气了,说你这丫头是来找碴的吧?

我忙对房东说:“老板,你别误会,其实你那房子里真的不正常,不过--”我走到房东面前,十分认真地说:“我先声明,不管它多么地不正常,我保证,我会一直住下去,不会少你一分租金。我们只是想对那房子多一些了解,不瞒你说,我这学姐是一位抓鬼师,她这一次来其实是要帮你将你那房子的鬼给抓住,只要把你那房子的鬼抓住了,里面干净了,租你那房子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且,现在房价这么贵,你若把你那房子卖了,说不定还能卖个更好的价钱呢。”

房东看了看我,半信半疑,也犹豫不决,半晌才说:“你们说得没错,那房子里的确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