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鬼 为AlbertWasker兄打赏的剑加更/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张纸上的字写到这儿,便没有再写下去了。|ziyouge.com|

很显然,这是一封信,一个女儿写给父母的信。

可是楚香香为什么要我看这封信呢?难道这是她写的?而这是一封并没有写完的信,我忙打开素描书,果然发现里面还有两张纸,拿出来一看,上面也写满了字。

是这样写的:

他把我关了起来,威胁我,恐吓我,不让我出去,也不许任何人来见我,还对我说您们永远不会回来了。我好害怕,我想逃离这里,可是始终逃不出他的魔掌,他要我做他的情人,要我马上答应他,我说我还没有十六岁,还过三天是我十六岁生日,等我过了生日随他怎么样,他答应了。

您们说过,一个星期后您们会回来,所以,我苦苦地在等待,等待您们回来将我救出这片苦海。

不料第二天,他给我一张报纸,上面竟然记载有您们出车祸的报道,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定是他编造出来的!

而他,跟禽兽一般,竟然要强迫凌辱我。我没有脸面与勇气再活下去了,先前是因为等您们回来,可现在,我心灰意冷,亲爱的父亲、母亲,我不知您们是否还能回来,我再也不想这样苟活下去。

在他要动手的时候,我谎称他身上有汗臭味,我闻着不舒服,叫他洗个澡,然后我就答应他。

他相信了我,吹着口哨去洗澡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书房,将门紧紧地关上了。

我决定结束自己这悲惨的生命,如果您们回来后发现了我这封信,一定要给我报仇。

女儿绝笔。

楚香香。

……

我的心猛地一沉,手中的纸张飘然落地。

是她!是楚香香!她是被她的禽兽老师给逼死的!

一切的疑惑在这时迎刃而解,难怪楚香香说她害怕,说她好痛苦……可是,她为什么会害怕,她为什么还会痛苦?

她已经自尽,已经香消玉殒变成了一只鬼,为什么她还会痛苦?难道那个禽兽老师也变化成了鬼在折磨着她?

“好可怜。”郭菲捡起地上的纸,折叠好放进素描书里后,将素描书放到床头,看了我一眼,碰了碰我的肩说:“睡觉呗。”

我摇了摇头。

这时候我哪里还有心情睡觉呢?

“怎么啦?”郭菲伸手在我面前摆了摆,娇滴滴地说:“你刚才弄得我好痛,你就不能温柔点么?”她边说边来抱我的胳膊,我极厌恶地推开了她,猛地站了起来,拿起素描书,想起刚才所看到的那封信,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痛苦深深感染了我,我这时对那禽兽老师恨之入骨,恨得不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你就厌恶我了?”郭菲走到我面前盯着我,一脸地不悦:“还真会喜新厌旧啊。”

我喃喃地说:“她很痛苦,她还被那禽兽老师折磨着,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要救她。”

“救她?”郭菲冷笑着说:“她是鬼,你怎么救她?”

我虽然不知道怎么救她,但是,我不想她再受苦再受折磨。

她是楚香香,我喜欢的香香妹妹,她在我梦里出现过,我给她脱衣洗澡,她叫我哥,她说她是我的人,她以后会嫁给我……

“呜呜……”隐隐约约,哭声双从楼上传了下来,我的心猛地一沉,条件反射地朝门外跑去,郭菲身子一闪竟然到了我面前,挡着我问:“你要去哪里?”我说去楼上。郭菲说:“你去了也没用,你帮不了她。”

“你怎么知道我帮不了她?”我盯着郭菲,突然觉得这丫头很讨厌。

郭菲说:“我说不清,总之你帮不了她。”

“帮不了我也要去!”我推开郭菲朝楼上跑去。

跑到楼上,上面黑漆漆地,伸手难见五指,而那哭声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发出来,只感觉飘荡在空中,萦饶在我耳边,令我无比地心痛。

“香香,是你吗?”我忍不住问:“如果是你,你应我一声。”

但是,她没有应我,而是一直在低声抽泣。

郭菲也跟了上来,用手机朝四周看了看,突然大声叫道:“别哭了!”

像是黑夜中的一声惊雷,哭声嘎然而止。

我正要发作,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是一张椅子动了起来,我正惊诧,那张椅子倏地朝郭菲撞了过去。

“啊!”正撞在郭菲的腰上,郭菲惨叫一声被撞飞了出去,而那张椅子又像车一样移动着撞向郭菲,我大吃一惊,慌忙跳上去抓住了椅子,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从椅子上传来朝着郭菲那边移去。我手下一松,连人带椅子给拉了出去,不过这一回没撞到郭菲的身上,而是撞到了墙上。

那丫的早跳起来闪开了。

尼妹!

撞得我肚子疼痛不已。

“快下去!”郭菲大叫了一声,跳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朝楼下跑。

当跑到楼下时,我俩都已气喘吁吁,我的后背全是汗!

幸而那诡异的椅子没有再追下来。

“是鬼吗?”我问。

“对,是鬼,是一只厉鬼。”

一股冷气从心底直往头上冒,我很羞愧,自恃是天下第一勇敢之人,在真正面对鬼魂时,竟然害怕到这个程度,像兔子一样逃跑了不说,后背还出了这么多冷汗!

“那只鬼太厉害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以后不要再上去。”郭菲也是心有余悸。

我暗想,难道刚才移动椅子撞郭菲的是楚香香?

可以我对楚香香的了解,这不可能的啊,她那么温柔,那么恬静,根本不会做出这种凶恶之事来。

如果不是楚香香,那又是谁呢?

回到我的房间,郭菲立马将门关紧了。

我说:“鬼魂是无孔不入的吧,你关门了也没用。”

郭菲说:“关了总比没关好,有些门有门神守护,鬼是进不了的。”

好像一阵冷风从门那方吹了进来,后背凉凉地,我正惊讶,郭菲突然惊叫一声,像是被谁推了一下,身子竟然朝床上退了过去,接而卟嗵一声仰面躺在了床上。

“放开我!”郭菲失声大叫,脸色也骤然变得非常难看,双手像是被什么东西拉到了上方,就像跟投降一样。

“你怎么了?”我惊异极了。

“啊……不要!”郭菲的衣服突然翻了上去,像是有一只手在脱她的衣,立马露出了她那白皙皙的小腹,马上要脱到胸部那儿了,郭菲朝我大叫:“快来救我!”

我一时不知所措。

“怎么救你啊?”

郭菲急急叫道:“扑到我身上,别让他脱我的衣!”

我明白了,有一只我看不见的鬼在脱郭菲的衣,企图叉叉她!我勃然大怒,忙扑到了郭菲的身上。

“啊!”郭菲惊叫一声,冲我瞪眼叫道:“扑这么重,你想扑死我吗?”

但是,未等我解释,只感觉一股冷气从我后背直压而来,像是冬天的冷风似的,我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接而像是有一只手将我朝后拉,企图将我从郭菲的身上拉起来。

不能起来!不能起来!我一起来那只鬼就会乘虚而入,会叉叉了郭菲,我坚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

郭菲还是个处呢,要破她也得由我来破,而不是一只鬼!

我紧紧抱着郭菲,坚决不让那只鬼将我从郭菲身上拉开。郭菲也紧紧抱着我,她那坚实的胸部紧紧贴着我的胸口,又因她恐惧而呼吸急促,呼出的粗气冲在我的脸上,痒痒地。她的樱桃小嘴也近在眼前,不时还碰到了我的嘴,像鸡啄米似的,要不是现在要应付那可恶的厉鬼,我一定得趁机吻吻身体下的这只小尤物。

良久,身后的冷气渐渐散去了,换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温热从身体下传了上来,我卧在郭菲身上,与她四目相看,我们明知那只恶鬼已经走了,可是我们都没有动,她明亮的眼睛眨了眨,突然朝我的眼睛吹了一口气,嘻嘻地笑了。

趁我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她突然一用力翻了个身,将我压在她的身体之下,笑眯眯地说:“刚才你压了我那么久,现在轮着我来压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