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功亏一篑/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老奶奶语气中肯、有力,而且她目光如炬,浑身上下似乎透露着一股令人无法接近的魄力,定非凡人啊。……www.ZiYouGe.com……我突然想起了古惠欣,她跟我说过她奶奶也是个抓鬼的,莫不会面前这位神仙级的老奶奶是古惠欣的奶奶?我正想问,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抖缩着将我的手掌紧紧握住了,在我的手掌上摸了一番,眼睛陡然睁得老大,在我尚未明白过来之时,她又伸手朝我的额头摸来。

“干……干什么?”我忙从她的手中挣脱了开来,警惕地盯着她。

这老奶奶,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来摸我,想老牛吃嫩草啊。

但是,我很快知道我误会了她。她望着我问:“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说你叫我小逸吧。

老奶奶又紧紧逼问:“你姓什么?”我说姓蓝。

“姓蓝?”老奶奶摇了摇头,突然之间好像苍老了很多,缓缓摇着头,轻声嘀咕着:“可能不是,可能不是。”

“什么不是?”我莫名其妙地,真担心她突然摸着我头的惊声感叹道:“啊,你就是我失散多的孙儿……好孙儿,奶奶终于找到你了!呜呜……”

人生有两件痛苦事,其中一件便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你不是你奶奶的孙子,你也不是你爸爸的儿子……

还好她并没有这么说,而是抖抖缩缩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符来递给我说:“小逸,这张符你收下,要紧贴在你的胸口,任何时候都不得拿开,切记!”

“那我若要洗澡了呢?”

“近三天之内你不要洗澡,切记!切记!”她说了这一句后转身就走了,还擦了擦眼泪,微驼着背,看上去像是一个失去亲人的老人,令人倍感同情。

我揣着这张黄符,发现跟古惠欣给我的那一张有异曲同工之妙,想必也是护身符之类的,只是比古惠欣的那一张显得要暗黄一些,而且上面画的那些线条更加复杂,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当然,这些东西不懂也没关系,只要能保护我就好了。

回到旅馆前,郭菲正站在那儿等我,像一个等候丈夫归来的小娘子。想像着等会儿我们就可以滚床单,我的血液像发飙的潮水一样一阵一阵地往上涌啊。

进了房里,郭菲看了我一眼便开始脱衣。我的眼睛紧盯着她,像是被吸引住了,想移开,却无法移开。

郭菲慢慢腾腾将自己身上的衣衫一丝不挂的脱下,只见她肌若凝脂,仿佛吹弹可破,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足以倾国倾城迷惑天下男人。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转过身来,我眼前陡然一亮,好美啊,极其比例完美的身材,绝对是万里挑一都找不到的。郭菲双手捂住那需要打马赛克的地方,更加的让我气血狂奔,恨不得将她吃干抹净。

她的身材是如此的诱人,我热血沸腾,好似有着千军万马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奔腾,又好似有着万千蚂蚁吞噬着自己身体,让我一刻也不想耽搁之下的嚎叫起来。

我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朝着郭菲抱了过去,可刚抱着她,郭菲呀了一声用力推开了我,我惊讶地问:“怎么了?”

“你先把衣脱了。”郭菲说。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衣裤脱了,当然,我毕竟还是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如此坦诚,还有所保留,留着内裤与内衣。

“都脱了啊。”郭菲说。

“多不好意思啊,把灯关了吧。”我提议。

郭菲笑嘻嘻地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快点嘛。”她边说边来脱我的衣,我半推半就地将衣服脱了,可随着我将衣服脱掉的一瞬间,郭菲呀地一声迅速地朝后倒退了一步,紧盯着我问:“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没什么啊。”我感觉很奇怪。

“你身上,那个--”她指着我的胸口。

是那张张符,这时竟然像墙纸一样粘在了我的身上。

我说是一张符,刚才一个老奶奶给我的。

郭菲立即问:“那个老奶奶在哪儿?有跟你来吗?”

“没有,怎么啦?”见郭菲好像有点惊慌的样子。

郭菲说:“我听说这一带有一个老奶奶,法力非常高强,捉拿一般的鬼不在话下啊,说不定你刚才遇到的就是那老个传说中的高人。”

“那又怎么样?”我朝郭菲的胸部看了看,那对小白兔真可爱,白白净净地,挺挺地,正上方有一个红点,跟樱桃似的,我有点心急了,真想咬一口啊。

郭菲却不紧不慢地说:“你可以叫那个老奶奶去把你房间里的厉鬼给抓了。”

“不行!”我一口拒绝了,我可不能让老奶奶发现楚香香。

“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了,我们开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伸手就朝郭菲抱去,可郭菲却轻巧地闪开了,警惕地盯着我说:“你把身上的那东西给撕掉。”

我指着心口上的黄符问:“这个吗?”

郭菲点了点头。

“干嘛要撕啊?”老奶奶再三叮嘱过,这张黄符不能撕,一撕我就会有危险。

郭菲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说:“那东西好恶心,你要是不撕,我就不干了。”

什么?衣服都脱光了,你竟然说不干?

我犹豫不决,撕还是不撕?干还是不干?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如果将这符撕掉,可以马上跟郭菲爽一下,可是,我会有生命危险,在爽与生命面前,孰轻孰重?

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风流一回,性命就没,我想我还是留着这条命吧,只要留得贱命在,还怕没逼弄?

“其实我俩可以不挨在一起啊,好像我可以从后面来。”我提议,在美人面前,坚决不能放弃最后一丝机会。

“你好恶心。”郭菲撇了撇嘴说:“你不撕那东西,我就不来。”

“那算了吧。”我坐在床上,全身没劲。本以为今晚可以结束自己十多年的处子之身,没想到因为一张符,功亏一篑。

我真想将这符撕掉算了,可是老奶奶的话像警钟一样,不时在我耳边敲响着,如果你爽了一下,命没了,有什么意思呢?

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跳到郭菲身边,准备霸王硬上弓,郭菲惊慌失措地叫道:“你别乱来,你要是强迫我,我……报警了!”

我不得不放开了她,我是有素质的人,报警了我会赔钱的,运气不好,恐怕还得去坐牢。我是好学生,有着光明的前程,不能犯下如此大错留下坏的前科,不然以后找女朋友不好找。

郭菲很快穿上了衣服,坐在床的另一头问:“那个老奶奶还有没有跟你说其它的什么话?”

“她说我近日有血光之灾,叫我不要将这符撕下来。”

“哦。”郭菲撇了撇嘴说:“可能是她发现了那只厉鬼缠在你身上,怕你有危险。这样吧,你叫那老奶奶去将那只厉鬼给收了,到时我们去你家……再那个。”

我试探着问:“她会不会将那只哭泣的女鬼也一同收了?”

“肯定会。”

我想我得早一点跟楚香香梦里去相会,我要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想知道我要怎么样才能将她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那今晚我们……还住在这里吗?”我望着郭菲问。

“随便吧。”郭菲在那头躺下了,指着我说:“没我的允许,不许过来。”

我想反正今晚办不成事,不如我回去找楚香香,想到这儿便对郭菲说:“你在这儿住吧,我要回去了。”

郭菲并没有挽留。

我回到租房里,已是深夜十二点了。我坐在床上,将那本素描书仔细翻了一遍,想看看楚香香有没有再留下其它什么,可是除了那几张信纸,别无其它。我也没有再去读那信,因为读一次,我的心就难受一次。

思索再三,我决定去找古惠欣,希望她能帮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