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校花与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书放在床头,躺下后,静静地等待楚香香的到来,心里默念道,香香,到我梦里来吧。(ziyouge.com)我知道要等我睡熟了后她才能到我的梦里来,所以闭上了眼睛,可是,我越想着要入睡,越睡不着,辗转反侧,在床上打了几十个滚,弄得床吱呀吱呀地响。

最后我发现我已经严重失眠,睡不着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点,为什么今晚没听到楚香香的哭泣了?今晚怎么如此安宁?

难道是因为我身上有老奶奶送的护身符?

我想将护身符取下来,可又想到老奶奶的叮嘱,及那只厉鬼的凶恶,最后并没有冒这个风险。

突然,一阵猫叫从窗外传了过来,我走到窗前一看,卟嗵一声,一只黑猫不知从哪儿突然蹦了出来,望着我一阵浪叫。

声音跟那小孩哭似的。

本来就睡不着,现在这猫又在这儿发春似地叫,我更睡不着了。

我呵斥了一声,那只猫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朝我走近了一步。我找了一根棍子想去打它,竟然赶不走,我瞅见了地上的拖鞋,呼地扔了出去,结果只扔到猫的身边,那只猫看了看拖鞋,走了两步,继续站在那儿对着我叫。

无奈只下,我关上窗,极郁闷地作了一首诗,以表达我心中的愤怒:

窗前明月光,睡觉猫发骚。开窗扔拖鞋,低头还见猫!

骚!

骚!

骚!

骚猫!

后来在猫的叫声中,我竟然奇迹般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后,很伤心,楚香香并没有来找我。

踩着自行车来到学校,我去找古惠欣了,当她看到我时,双目顿时沉了下来,盯着我问:“昨晚你又梦见鬼了?”我说没啊,此话怎讲?古惠欣说:“你眉宇间有一股黑气,是有鬼近身的征兆。”

“你从哪里看我眉宇间有一股黑气?”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古惠单刀直入地问。

我说:“你还记得前晚在我房子楼上哭泣的那只鬼吗?”

“记得,怎么了?”

我将那一封信递给古惠欣,“你看看。”

古惠欣接过看了看,秀眉渐渐皱了起来,看完后,将书信还给我问:“你的意思是写这封信的人就是那只哭泣的女鬼?”

“对,实不相瞒,我曾经梦见过她,她亲口跟我说,她叫楚香香。”

古惠欣移步走到一边,陷入了沉思。我盯着她问:“你能有办法替她脱离苦海吗?”古惠欣说:“单凭这一封信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急急地说:“难道你不明白吗?楚香香生前是一名学画画的学生,她的老师想凌辱她,她自杀了,而她死后,好像她还沉浸在一种无形的痛苦之中。对了,我那房子里还有一只厉鬼,很凶恶,能移动椅子来攻击人,我猜想是那个天杀的老师的鬼魂。”

“它用椅子攻击你了?”古惠欣的双目再次沉了下来。

“是的。”

古惠欣想了想说:“这样的话,今晚我再去看看。”

“好的。”我想起了昨晚的老奶奶,便说:“我昨晚碰见一个老奶奶,好神奇的说,我猜想她一定是你奶奶。”

古惠欣盯着我问:“怎样的老奶奶?你什么时候碰到的?”

我说,她六十多岁吧,头发全白了,看起来挺和蔼,当时应该是晚上十一点钟的样子。

“怎么会?”古惠欣十分惊讶地说:“我的奶奶的确头发都白了,也是六十来岁,可是,昨晚十一点钟的时候她已经睡了。”

“你确定她睡了?”

古惠欣说:“当时我正在她身边,昨晚她说有一点不舒服,就早早休息了,我一直陪在她身边看着她,这怎么会有错?”

“这就奇怪了。”我边说边要将T恤给拉上去,古惠欣顿时杏目圆睁,瞪着我喝道:“你干什么?敢在我面前耍流氓?”

我忙说:“不是,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不看!”古惠欣转过身冷冷地说:“你要看,回家照镜子自个儿看去!”

我跳到她面前说:“你看看嘛,说不定有发现呢。”

“滚!”古惠欣瞪了我一眼,似乎想要发作,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衣服脱了,指着心口的护身符说:“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很熟?”

古惠欣早转过身去愤愤地走了,我忙追上去叫道:“你等等啊,你看一眼行吗?”

但是古惠欣走得极快,我竟然一时追不上她。路过的同学齐朝我们望了过来,有好几人还吹起了哨子,在一旁给我招旗呐喊:“加油!”“速度!”“快一点啊,冲上去抱着她!”

我极苦闷地说:“你们误会我了!”

“没有没有!我们顶力支持!帅哥,冲啊--”

一名戴着眼镜的老师极无奈地摇了摇头,沉重地叹道:“唉,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早熟!严重早熟啊!”另一名老师接茬道。

结果第二天,校刊上出现了一重大新闻:校园一大奇观,猥琐男生色胆包天,裸奔追校花!

标题下有一张图片,身为校花的古惠欣在前面跑,一只被PS过戴上一只狼头的赤着上身的“狼”在后头追。

不用说,凭着那发达的肌肉矫健的步伐便知,那只“狼”是我。

当然,这是后话。

且说我在众人喝彩与关注之下,以一秒三米的速度终于追上了古惠欣,挺身挡在了她的面前,她挥掌就朝我的胸膛劈来,想必是被我追得发怒了,我猝不及防,胸膛被她击了一掌,身子顿然朝后退了出去,差一点坐在地上。

“你再跟着我,我--”她伸手指着我,突然停了下来,盯着我的心口慢慢走了上来,沉着脸问:“你心口上的那张灵符是谁给你的?”

“昨晚那位老奶奶啊,我就是想请你看看这灵符是不是你奶奶的。”

众目睽睽之下,身为校花的古惠欣盯着我心口看了良久,很肯定地说:“是我奶奶画的符。”她抬起头盯着我问:“你怎么会有我奶奶的灵符?”

“昨晚她给我的啊。”

“不可能!”古惠欣说:“昨晚那个时候,她明明就在床上躺着,她怎么会送你灵符?”

“难道是灵魂出窍?”

古惠欣想了想,又盯着我问:“昨晚你说你的同学吃生米饭?怎么回事?”

我说就是与我去后山的那同学啊,晚上没去教室,一直在外面鬼混,说饿了,然后饭店里都没有她要吃的饭,去我家煮饭吃,结果饭还没熟她就吃了,跟鬼上身似的。

“去看看。”古惠欣提步朝我的教室走去。

来到教室,郭菲却不在座位上,直到上课了她还没有出现,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关机。

及至放学后,郭菲一直没有出现。

我踩着单车,古惠欣坐在后座上,在众人羡慕忌妒恨的目光中我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来到我的租房里,古惠欣径直去了二楼,这一回她带了一只手电筒,并且将窗户全部打开了,因为现在天还没黑,屋子里亮了很多。古惠欣来到画架前,伸手在画架上轻轻划过,又走到书架前,一本一本地将那些书扫了一遍,我将那本素描书递给她,她看了看,来到书架前将那本书放回了书架里,然后走到客厅对我说:“拿一块布来将这椅子擦干净。”

我们双双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时间像流水一般静悄悄地从我们身边流淌,黑夜也一点一点地到来了,直至房间里全暗了下来。

我点上了早准备好的七支蜡烛,客厅里慢慢地光亮了起来。

古惠欣一直站在那儿,似乎未曾动过,她如此地恬静,如此地专注,令我不得不在一刹那间对她肃然起敬。

这样的优秀女孩,我暗恋她,不后悔!

一直很安静。

及至晚上十一点时,突然,一阵冷风吹来,台桌上的蜡烛骤然熄灭了,我们眼前顿然一片漆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