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神的旨意/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在姑妈攻击我的时候,我用剪刀刺了她心窝,神婆沉重地说:“那她恐怕是活不成了。(ziyouge.com)”

楚香香听了,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呜呜哭着说:“是我害了姑妈,都是我……”

“不是你,是我的原因。”我忙安慰她说:“若不是我有剪刀刺她,她恐怕也不会死。”

神婆说:“现在你俩再自责也无济于事,不如先想想怎么对付她吧。”

我忙说:“请娘娘指示。”

神婆说:“它既然是一只恶灵,尘归尘,土归土,它从哪里来,就将它送回到哪里去,她来自黑暗的地狱,就得将它送回地狱。”

“怎么送呢?”

神婆慢条斯理地说:“你们可以去找一口井,要很深很深的枯井,引她落进井里,它就会一去不返。”

“哪里有这样的井啊?”

神婆说:“这林子里的那一头就有一口,你们顺着我门前的路朝西走,前三里处那儿有一座废弃的古庙,庙里有一口井,你们将它引至那儿,再想办法将它坠入井中。”

我无不忧虑地说:“只怕它不会跟着我们去。”

神婆看了楚香香一眼说:“会的,它在死前有血滴在这位姑娘的身上,而且也因她而死,心存不甘,又因心地邪恶,所以变成了恶灵,死后才缠着这位姑娘不放,你们来了我这儿,它不敢来,如果你们去了别处,它定会跟上你们。”

“可是它会飞,还会凌空取物,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神婆说:“邪灵虽然凶恶,却也有致命弱点,我这里有一瓶水,你们往它身上洒,能暂时逼退它的攻击。”

楚香香接过那瓶水看了看问:“这是什么水啊?”

神婆笑而不语。

只见那是一瓶用白色玻璃瓶装着的水,非常透明,我想不会是露水吧?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啊?但是神婆既然说能逼退邪灵,那应该就能。我问神婆:“您不能帮我们去对付恶灵吗?”

神婆说:“我只是奉神灵之旨来教你们怎么对付恶灵,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真正要解除你们自身痛苦的,还须你们自己。”

我若有所悟,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神没有直接将楚香香的魂魄从黑暗中拯救出来,而要我穿越来到这年代亲自改变她的命运,原来冥冥之中,神明早已有所安排。

楚香香秀眉紧锁,怯怯地说:“可是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它啊。”

神婆望了我一眼说:“他可以。”然后站起身对我说:“你跟我来。”说完转身朝屋里一间房里走去。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忙起身跟着神婆进去了。

来到屋里头一间房里,神婆对我说:“送你灵符的那人是我孙女。”

“啊?”我惊讶不已。

神婆又说:“我曾曾孙,也就是你的那位同学,在她十七岁生日那一天会有一劫,那一天你要记得让她呆在你身边,尽你全力保护她,这样或许还能让她躲过一劫。”

我更惊异了,望着神婆问:“您怎么知道的呀?”

“这个你不用管。”神婆又说:“还有,在她十七岁和十八岁这两年,你不要让她去西方,也就是湘西,如果她去的话,会有生命之忧,你若能回到你那个年代,一定要记得这两点。”

这神婆真的是神?她怎么能知晓未来之事?顿时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升,我重重地答道:“我知道了,我一定将您的话转告给她。”

神婆点了点头说:“你这一次能来这个年代拯救那个姑娘,恐怕是因为你的诚心感动了神,所谓真诚所至,金石为开,但是,神允准了你一项愿望,也会抹掉你另一个愿望,凡事你不可强求,更不可以逆天改命,你要切记这一点。”

什么意思啊?我听得莫名其妙地,但是我想,神婆既然讲这些给我听,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现在听不懂,也许我以后就懂了,便认真地应道:“是,我知道了。”

与神婆从房间里出来,我见时候不早了,便与神婆道别,抓住楚香香的手朝那座荒废的古庙走去。

月光如水地照在路上,朦朦胧胧,我和楚香香顺着神婆所指示的这条路一直走,我们走,月亮也走,我想,如果不是为了对付恶灵,今晚一定是个美丽而浪漫的夜晚,可惜……后面突然刮来一阵冷风,我和楚香香回头一看,大吃一惊,被鬼上身的姑妈像猴子一样,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朝着我们紧追而来,我抓紧楚香香的手拼命朝前跑。

跑了约四五分钟,前面果然出现一座古庙,不过墙已坍塌,也没了顶,只有几座烂墙,里面也长满了野草与藤蔓,而且还长有几棵大树,极其落莫荒凉。

而我们一进入到庙里,后面紧追而至的姑妈便不见了。

因为我们都对这里不熟,只得摸索着朝里面去寻找。经过一棵大树下时,突然从树上传来了簌簌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几条藤蔓像蛇一样从树上蜿蜒而下,倏地朝我和楚香香卷来,我忙将楚香香推开了,那藤蔓飞快地卷住了我的腰,猛地将我吊了起来。

“小逸哥!”楚香香惊叫了一声,不料又有一根藤蔓朝她的腿卷去,将她朝墙的那边拖去。

“香香!”我大声叫道,但是只传来了楚香香惊慌失措地叫喊:“小逸哥--”

我怒不可遏,抓住藤蔓,发现这藤蔓非常地粗壮,我身上只有一把剪刀,我用力地去剪,剪了很久没剪断,我便用口去咬,咬不断,继续剪,后来终于剪断了,卟嗵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我不顾得疼痛一骨碌爬起来朝着楚香香被拖走的方向跑去。

跑了没多远,我看见前面有一口枯井,朝里一望,漆黑漆黑地深不见底,前面传来了楚香香的惊叫声,我应了一声忙跑了过去,立即传来了楚香香的回应:“小逸哥,救我!”

我心急如焚,见楚香香被一条藤蔓缠在一棵大树上,而姑妈站在离她两米远的地方,手拿到条藤蔓阴森森地说:“楚香香,我生前得不到你,死后也要得到你!”

“你真恶心!”楚香香骂道:“你这浑蛋,你滚!”

姑妈阴笑着,抓住藤蔓,那条腾蔓像是一条活动的蛇,慢慢地朝着楚香香游了过去,我用力朝她撞去,将她撞倒了,然后跑到楚香香身边去给她解藤蔓,可那藤蔓将她捆得太紧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解脱,姑妈跳了起来,手持一条藤蔓恶狠狠地说:“既然你活着不让我得到你,那你就去死吧!”说完她手中的藤蔓像箭一样倏地朝楚香香射了过来。

楚香香被绑在树上,丝毫动弹不得。

“小逸哥!”楚香香失声惊叫了一声。

我毫不犹豫扑在了楚香香的身上。

只觉得后背一痛,藤蔓射进了我的后背里,又倏地抽了回去。

“啊!”我忍不住痛叫了一声,后背火辣火辣地痛,感觉火在烧,血在流,我差一点昏厥过去。

“小逸哥!”楚香香大声叫道,突然咚地一声,一只玻璃瓶掉在了地上,我眼前一亮,是神婆给我们的那只玻璃瓶,我忍痛从地上捡起玻璃瓶,迅速地打开了瓶盖,对着姑妈将水洒了出去。

“啊--”姑妈惊叫一声,脸上和身上立马腐烂了一块,像是盐酸撒在了上面,我立即又将瓶中的水洒了过去,姑妈慌忙朝后退去,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收回玻璃瓶,忙不迭去给楚香香解藤蔓,楚香香哭着问:“小逸哥,你痛不痛?”我痛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摇头。

其实后背的伤口处实在是太痛了,痛得我全身打颤,头晕目眩,但想到恶灵未除,楚香香也没有获得安全,我咬牙挺着,良久,终于给楚香香解掉了藤蔓,楚香香要看我后背的伤,我没让她看,抓着她的手朝枯井那边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