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二朵荷花 为grave11大哥打赏的皇冠加更(二)/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们跑到井边时,天边已经开始微亮,并且泛起了白肚皮。|ziyouge.com|四周静悄悄地,连一丝风也没有。我与楚香香牵着对方的手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楚香香轻轻地问:“小逸哥,它会不会不来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响,我忙回过身去,只见姑妈像鬼魑一样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两米外的地方,扭曲着脸阴沉沉地瞪着我们。

楚香香呀地发出了一声惊呼,我忙将她挡在我身后,姑妈阴沉沉地指着我说:“你让开,我饶你不死。”

“你做梦!”

“哼,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姑妈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我打开了玻璃瓶盖,决定给她一个颜色看看。待她离我一米远时,我骤然将玻璃瓶中的水泼了出去,姑妈早有防备,身子骤然消失不见了。

我正惊诧,突然听到楚香香惊叫了一声,我忙转过身,只见姑妈像鬼一样又出现在楚香香的对面,正朝着楚香香阴笑,对楚香香说:“只要你从了我,我就放他一条生路。”

“滚你玛的!”我将瓶中的水泼了出去,姑妈又消失了。

我暗想,那恶灵速度太快了,也对我这瓶中的水有防备,想再泼到它身上太难了,而且它神出鬼没,我们只凭着一瓶水来对付它实在不现实,更别说将它推入到井里去了。

而这时,姑妈又在我们前面两米处出现了,我突然想,她为什么不敢近身来攻击我们,一定是因为楚香香身上有灵符,而她这时无法借藤蔓来攻击我们,是因为这儿并没有藤蔓,而现在,她不敢近身攻击我们,我们也打不到她,眼看玻璃瓶中的水越来越少,只怕这样下去会对我们不利,不如孤注一掷……

我将玻璃瓶递给楚香香,轻声对她说:“你去那边。”楚香香朝我摇了摇头,不肯接玻璃瓶,我硬是将玻璃瓶塞到她手里,朝她推了一下,楚香香这才朝一旁移出了两步,我挽了挽衣袖对姑妈说:“四眼怪,有种放马过来!”

姑妈从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怪音,骤然朝我扑了过来,将我撞到了井沿上,后背本来受了伤,痛得受不了,经这一撞就更痛了,尼妹的!而姑妈再次朝我凶神恶煞地直扑而来,待她到了我面前时,我一把将她抱住了,紧紧抱着她的脖子,将她往井里拖。

狗日的,老子要跟你同归于尽!

楚香香失声大叫:“小逸哥!”

“泼水!”我冲楚香香大声叫道。

楚香香忙不迭将水朝姑妈泼来,姑妈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嘶叫,震得我耳膜发痛,差一点给昏过去,她也拼命地挣扎,撕抓着,推送着,企图将我推开,但是,既然被我抱住了,哪有那么容易想逃掉,我死死地抱着她,朝着井口跳。

姑妈发现了我的意图,挣扎得更厉害了,突然之间不见了身影,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她就被我抱着,尼妹的,还会隐身啊,我边将往井口移边朝楚香香叫道:“香香,快,把水全泼来!”

就算送你去地狱,也要先痛你一下。

楚香香惊异地说:“它不见了!”

“我抱着的!”我像是抱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野牛,全身被她踢得咬得剧痛不已,但是不管怎么样,老子就是不放手。她突然跳了起来,想将我拉到一边去,又听得楚香香急急地叫道:“没水了。”

既然没水了,该送她走了。

我朝楚香香深情地大叫了一声:“香香,我爱你!我在未来等你!”说完抱着姑妈朝井里跳了下去。

卟嗵一声,没想到里面还有水。

不是枯井吗?

但是,我眼前立即漆黑一团,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睁开眼睛时,赫然发现我躺在二楼客厅的地板上,四周漆黑漆黑,我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下意识地叫了一声:“香香!”

但是,回答我的只有我一颗跳动的心,“卟嗵!卟嗵!”

难道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我忙摸索着走到桌边,凭着记忆摸到了一个打火机,点燃了桌上的蜡烛后,发现四周的一切还是我开始上来的模样,几张椅子凌乱地摆在那儿,方桌上也布满灰尘,四周一切灰蒙蒙地。

难道刚才真的是梦?可怎么那么真实呢?抑或许,我真的回到了过去,救了楚香香,消灭了四眼怪?

“哒!哒!”

突然,从楼下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的心立即提了起来,难道是四眼怪?它还没有死?我下意识地伸手朝怀里摸去,结果发现怀里的灵符不见了!

难道我真的回到过去将灵符给楚香香了?

可是在那个时候,我身上受伤了,怎么现在一点伤也没有呢?

我抓住一条椅子,紧紧盯着楼梯口。

慢慢地,一条人影出现了,当我看清她时,如释重负,忍不住叫道:“古惠欣?你怎么来了?”

古惠欣朝客厅里扫了一眼后,望着我问:“你在楼上干什么?”

我脱口而出:“我回到了过去,消灭了那只厉鬼!”

“是吗?”古惠欣却冷冷地问:“哪里有什么厉鬼?”

我怔住了,古惠欣傻了么?怎么会说没有厉鬼?突然我想到,我回到过去,在那个年代消灭了四眼怪,也就是说,我改变了历史,那么这房间里将没有楚香香的魂魄与四眼怪死后化成的厉鬼,那么我跟古惠欣在这幢楼里经历的一切也消失了么?

看来我是真的回到了过去!

我兴奋地来回走了一遍,突然想起了神婆所说的话,忙不迭对古惠欣说:“你奶奶的奶奶对我说,你在十七岁生日那天有劫难,你必须得呆在我身边,这样才能保得平安,还有你在十七岁和十八岁这两年不能去湘西,不然会有生命之忧。”

“神经病!”古惠欣瞪了我一眼,用手机照着地上转身朝书房里走去。

我忙追上去说:“我说的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古惠欣对我置之不理,我急了,跳到她面前问:“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滚开!”古惠欣气呼呼地说:“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你还嫩了点。”

唉,这丫的怎么不听呢?

又听得她说:“以后你不要再跟那个叫什么?郭菲?不要再跟她去学校后山。”说完她转身走出了书房,接而下楼去了。

我一时怔在当地,头脑也混乱了,我跟古惠欣在这幢楼里遇厉鬼袭击的那一段事情没了,不过,我们去学校后山的事,还是存在的。

对了,我又想起了楚香香说过,她会写信给我,在--二排第20本书里。

我忙不迭去找那本书,发现那是一本诗集,飞快地打开,里面果然有一张信封,我激动不已,由于这儿光线太暗,我拿起来跑到了楼下我的房间,只见信封上写着:小逸哥亲启。

是真的!楚香香真的给我留信了!

我急不可待地看了下去。

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小逸哥哥,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就那样走了?我在井边一直等你,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你。我想追随你去,可是,我还得跟我父母说清楚这两天所发生的事。

我回家了,我父母也回来了,他们出了车祸,不过幸好并不严重,我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他们去报警了,后来这些事不提也罢。

只是,我每天都想你,好想好想你啊。我天天晚上梦见你,梦见我们在一起。我梦见我死了,可是当我睁开眼睛后,却发现你就在我身边,你说,是你将我唤醒的。

你说我是沉睡中的公主,你是那个能唤醒我的王子。

我一连好几天都重复做着这个梦。

我担心等我到了你那个年代,我老了,你再也不会喜欢我了,于是,小逸哥哥,请允许我在我十六岁生日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让我在永恒的空间里等你,等着来与你相会。我终于明白,我就是那第二朵荷花。

你的香香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