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奇遇/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菲的性格与态度变化太快了,令我一时接受不了,出现这种现象的只有两种可能:一、她可能是个神经病;二、她的确是个神经病。……www.ZiYouGe.com……所以,我决定离她远点。而且,她所说的去我家陪我睡,根本不能相信,上一次在旅馆里,本来跟我可以尽享鱼水之欢了,偏偏因为一张灵符而拒绝了我,而现在,就算她真的去我家,又不知会找什么借口来搪塞我。

当然,更主要的是,我根本就不想跟她好,因为我的心被楚香香占完了,虽然她已不可能跟我在一起,但是,我的心里只有她,连以前暗恋的古惠欣我也在不知不觉中把她移出了我的心房。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是不会随便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

所以,我果断地拒绝了她的请求。

“陪我去啦。”郭菲继续央求道:“我只是好怕,并没有别的意思,刚才我的确做得不对,你也知道,女孩子都要是害羞的嘛,要是在老师面前见我俩抱在一块,你说我多不好意思啊。”

想想也是。

看她可怜兮兮地,不就是陪她去上厕所吗?又不是干其它的,我若不去,岂不是显得我太小气了?便说:“好吧,我陪你去。”

“谢谢哥哥!”郭菲喜不自禁,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跟亲密爱人似的。我有点受不了,想甩脱她,但她将我的胳膊抱得紧紧地,我根本就甩脱不了,恐怕她太害怕了吧,我也就任她抱了,反正抱一下胳膊我又不会少什么。

只是,我问她:“你为什么叫我哥哥?”

“不好吗?”郭菲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叫你哥哥。”

我感觉这郭菲怪怪地,跟以前的她完全判若两人了。

到了厕所那儿时,我站在外面,让郭菲一个人进去了。她刚进去,突然从里面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尖叫,接而一个女生连裤子都没拉好就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

我惊讶极了,问她怎么了,见鬼了?

她边提着裤子边跑,口中果真叫道:“鬼啊--”

我听说厕所这种地方很容易出现鬼,难道那女生真的见鬼了?可是怎么没听见郭菲尖叫呢?不会那女生看到的是郭菲吧?她把郭菲当成鬼了?

抑或许,郭菲根本就是一只鬼?

可是不可能啊,鬼有影子吗?我刚才明明见郭菲的身体下出现影子的,而且,鬼身上是冰凉冰凉地,郭菲的手虽然有点凉,不过不冰。

可能是那个女生自己吓自己了。

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就试探着叫了一声:“郭菲?”

郭菲没有应我。我又叫了两声,她还是没有应我,我感觉很奇怪了,这丫的,不会掉进坑里了吧?我决定进去看看。

到门口时,见郭菲蹲在第一个坑上,低着头,头发散乱,只看得见她的头发,根本看不见她的脸,而且,十分诡异的是,她的面前竟然点着一根蜡烛。

那根蜡烛不点也罢,偏偏它的光正照着她的下面,因为她是蹲着的,于是,让我不经意看到了一片黑色的芳草,还有一条小小的水沟……

我立即收回目光,转过了身去。

非礼勿视!

但是,我的脑海里立即被那情景给填美了,眼前尽是那道风景,像空气一样,在我面前闪来闪去,挥之不去。

突然,一阵冷风从后面传了过来,我忙转身,可是,就在我转过身的那一刻,骤然发现郭菲赫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站了起来,就在我背后!

而这时,她依然垂着头,秀发散乱发盖着她的脸,我正惊异,她突然用手将头发弄开,露出一张调皮的脸来,笑嘻嘻地问:“吓到没?我是不是很像鬼?”

我逃似的跑出了厕所。

尼妹的!

从此,我给自己定下了人生第一条教训:不可进女厕所!

在出校门的那一条漫长的道路上,我的脑海里填满了刚才所看到的那一道春光,以致于心中一直在想,怎么让郭菲跟我回家,怎么样去那条小沟里看个痛快……我知道这很邪恶,可是,人在很多的时候,不是明知是坏事偏偏要去干的么?

而郭菲坐在我单车的后面,抱着我的腰,将头靠在我的后背上,非常温顺,我俩就像是一对恋人。

在出校门口时,我还是将车停了下来,问郭菲:“送你回去?”郭菲却很惊讶地问:“不是去你家吗?”我问:“你真的要去我家?”郭菲娇滴滴地说:“是啦,说过去你家的,当然要去你家。”

今晚有戏!可是我并不想带她回去,我心里在告诫自己,我喜欢楚香香,我心里只有她,我不能跟任何女孩子有任何不良关系。

“怎么,你不同意啊?”郭菲低声说:“我爸妈不在家,我一个人不敢住在家里,就去你那儿借住一晚,好吗?”

这当然好!

我踩着自行车一阵飞奔。

女人想迷住一个男人很简单,只要在这个男人面前脱光了衣。

况且我还是个纯洁的小处男,她只要脱了裤子就行了!

人的思想,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我自欺欺人地想,我只是带她去我那儿住,只是去住而已,我这是帮助同学。

从学校到我的租房那儿,本来有一条繁华的路段,是一条夜市,平时这个时候,还是车水马龙地,可奇怪的是,今晚这一条路,竟然出奇地冷清。

当到了一条十字路口时,突然一条黑影从一条叉路里走了出来,倏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忙踩住刹车,掉转车头,一头撞在一根电线柱子上,震得我和郭菲同时从车上倒了下去。

我骂了一声,与郭菲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只见面前站着一名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穿白衣,脸色苍白,身上还沾有不少的泥土,头发上还有草屑,像是刚从泥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她紧紧地盯着郭菲。

看到她那鬼样,我确实是吓了一跳,心里就在骂:这丫的,走路乱撞,怎么不被雷给劈死呢!

“轰!”骤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掉就射在她的身上。

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接而便看见那女子变成了一块黑炭!

头发烧卷了,那张白脸跟挖煤工人似的,而且白色的衣服也黄了一块,显然是烧焦的。

我当场就怔住了,瞠目结舌,以致于站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感觉这一切做梦似的。

那女子怒目圆瞪,朝着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郭菲吓得放开了我的手,步步后退,我没有动,我很勇敢,只是腿有点软移不动而已。

她突然伸出手抓在我的肩上,硬生生重将我提了起来,像是要摔死我。

一阵剧痛从肩上传了过来,我骂道:“这双手他玛的跟铁似的,怎么不废掉?”

擦!那双手骤然松开了我的肩,我来了一场精彩的自由落体运动,像石头一样嘣地落了下来,差一点坐在地上,尚未站好,那女子冲我咬牙切齿地吼道:“你为什么还要诅咒我?为什么?你再诅咒我,我要你粉身碎骨!”

我直接朝后退了三步!而她双手垂了下来,好像真的废了似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诅咒了她,导致她被雷劈,双手残废?这也太他玛的奇异了吧?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郭菲从后面碰了碰我,悄声说:“快走!”

碰上这样的怪人,最佳的选择就是闪人,但是,我还没动,那女子却阴沉沉地说了一声:“别动!”然后就朝我们走了上来,朝郭菲看了一眼,低声喝道:“滚!”

郭菲呀地一声,掉头便跑!

完了,到嘴的鹅肉又飞了。

正应了那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况且,我俩还不是夫妻。

我恨死这个女人了!

她围着我转了一圈,阴森森地说:“你诅咒了我,导致我被雷劈,双手残废,你必须照顾我七天。”

我觉得我也有必要照顾她,如果那个“诅咒”真的存在的话。

未等我开口,她又命令般地说:“把车扶起来,带我回家。”

“你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又怎么了?”她瞪着我喝道:“快点!”

见鬼了!一定见鬼了!相对而言,我宁愿带郭菲回家,而不是带着这么一个陌不相识、浑身上下透露着诡异气息的废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