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天下掉下个如霜/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我有十万个不情愿,但还是被迫载着她回家了,谁叫我无意间“诅咒”了她呢?

其实我非常纳闷,我只是暗中骂了她两句,怎么都灵验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心中所想的都能实现?

又想到她那么丑,要是跟我回家,晚上我突然醒来若看到她只怕会吓着我,于是,我心中就一直嘀咕,让她变美女,比郭菲和古惠欣还要漂亮!当然,比楚香香要丑一点。(ziyouge.com)

“哼!”我听到她极不满地哼了一声。

感觉这丫的有点沉。

经过一座桥时,桥上有一名男子正在跟人打电话,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顿时怔在当地,听得他惊恐地说:“尼玛,我看到一个人的单车后坐着一只鬼!”

到租房前,我从自行车上停了下来,回头朝那女子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震爆我的狗眼,尼妹的,这丫的真的漂亮了!凭良心说,虽然穿得丑陋了点,但那一张俏脸绝对不比古惠欣的差!

我喜出望外,我真的成神了?你妹妹的,实在是太好了,从此我想要谁倒霉,谁就倒霉,我想要谁变丑,谁就变丑,明天让郭菲变成一个丑八怪,让我们班的“如花”变成班花!让帅气风流的顾枫变成济公模样,还有阮辰写的网文没人气,我让他成神!

那女子在一旁冷笑,我又想,她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了,太大了,年龄绝对是压倒我啊,要是让她变成楚香香一样大小就好了,于是,我心中默念:让这个美女年轻十岁!一念完我就紧盯着她,可奇怪的是,十秒钟过去了,她还是原样,一点变化也没有。

“你别看了。”她冷冷地说:“你只能诅咒我三次,三次后,你再怎么诅咒都没有效果了。”

“为什么只有三次?”我很奇怪,她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

那女子并没有理我,而是朝面前的这幢楼看了看,说出了一句令我十分惊讶的话:“你这楼里有鬼。”

“怎么会?”我脱口而出:“鬼已经被我消灭了!”

“你会抓鬼?”她望着我,倒是也惊讶起来了。

我说不会。

“量你也不会。”她一脸地轻视。

靠!

打开门,我们进去后,她朝房子四下看了一眼,她说这房子不是你的吧?我说不是,是我租的,她又问:“才租来没多久?”我说是啊。突然想起了她刚才说这房里有鬼,便好奇地问:“这里真的有鬼?”她只是轻笑了一声,然后问:“你住哪一间?”

我带着她来到我的房里,提醒她说:“我这只有一张床。”没想到她随口就说:“我俩就挤挤吧。”

挤?我两个人?一男一女?

真好!

“我最多在这里住七天,”她说:“七天后我就会离开,不过这七天之内,你必须一切听我的。”

凭什么?不过话到嘴边便变成了这么三个字:“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她说:“我叫如霜,你可以叫我霜姐,你叫什么名字?”我说你就叫我小逸吧。

看得出来,这位如霜是一位女汉纸,而且非同一般的女汉纸,总感觉她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诡异。

如霜朝我房子里看了一遍又问:“你这儿有适合我换的衣服吗?”我说男的,穿不穿?她说也可以,然后又说:“我的手被你诅咒了,现在完全废了,以后凡是需要用到手的地方,你一律给我做。”

“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只是……只是心里骂了你两句而已,并没有想过诅咒你,凭什么要我给你做这做那?”

其实不是我不想帮她,七天而已,可以服侍你,但你这个态度就着实令人不爽,我转身就要朝外面走去,才移动一步,眼前白光一闪,如霜倏地飘到了我的面前,我怔了一下,盯着她问:“你……你是鬼么?”

“你可以这么认为。”如霜将身子面对一旁,淡淡地说:“你听好了,这七天内,你必须听我的,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我暗暗吃惊,难道这丫的真的是鬼?不行,明天得请古惠欣来看看。

“现在去给我找衣服,给我烧水,再给我洗澡。”她又发号施令了。

我想,就把她当成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吧,而且又是一个女人,我服侍一下她又怎么样?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吧。

学习雷锋好榜样,给女人脱衣给女人洗澡。

于是,我去找了一套我的运动服,又去放水,用电烧热了水后,对如霜说:“水烧好了,你去洗吧。”没想到如霜对我说:“你去给我洗。”

我以为我听错了,望着她纳闷地说:“我给你洗?你是女孩子,你叫我一个男生给你洗?”

“我手不能动,你觉得我能给自己洗吗?”如霜反而冷冷地问我。

太好了!

第一次跟楚香香相识,我就给她换衣了,虽然我没有给她洗澡,不过那种给她换衣的感觉,令我记忆犹新,一句话,爽歪歪!

我对楚香香没有丝毫亵渎之心,不过对这个蛮横的如霜,那就另当别论了。

怎一会儿摸不死你!

来到浴室,如霜看了我一眼,我乖乖地过去给她脱衣,发现她手臂上有几条手痕,呈黑色,好像有一只很脏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穿了两件衣,脱掉外面一层衣时,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这味真他玛的太难闻了,跟死人似的,而且,她的衣服里好像还有土屑,我忍不住问:“你是刚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么?”

“你觉得呢?”她回答得非常自然,也不避讳,好像她的确是从土坑里爬出来的。

我没有再问下去了,只想将她迅速地脱光,给她洗干净。

脱掉外套,在脱她内衣时,我停顿了一下,看了她一眼,用眼神问她:“还要脱?”她说:“脱吧。”

我非常听话地将她内衣脱了,随着这衣服的徐徐脱落,她那白皙的身子渐渐呈现在我面前,不得不说,她的身材非常好,很苗条、秀气,而且很丰满,只是肤色有点不好看,怎么说呢,感觉有点不正常,不过,她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完全掩盖了其它的瑕疵,我想或许是她淋了雨的缘故,皮肤就呈现病白色吧,等我给她洗了澡就会恢复过来。

虽然我懂得眼睛不能老是盯着人家一个地方不放这个大道理,但是我完全被那身材的某一处给深深吸引了,而这丫的也不害躁,我在看,她也在看,好像在欣赏一具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似的,神色很惊喜,也很满意。

“好看吗?”她问我。

我深深地点了点头。

她又问:“你喜欢吗?”

我还是点头。

她微笑着问:“那你为什么不摸我?”

太惊讶了,她这是在暗示我可以摸她吗?我下意识地提起了手,但是,在要摸到她身上时,我又将手收了回来,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那种人。”

“卟哧!”她突然笑了,笑靥如花,美得不可方言。我很惊讶她的美。

“好了,给我脱裤子吧。”她边说边坐到了浴缸上。

我很顺从而心甘情愿地去给她脱裤子。

随着裤子的脱落,她更美而神奇的部位呈现在我面前,我全身陡然热血倒流,有一种要眩晕的冲动,我想我真是太不给自己争气了,下面已经撑起了一顶大大的帐蓬,严重地出场了自己的人格与灵魂。

而如霜见怪不怪,在我尚未看清楚她的神秘之处,她已熟练地滑到了浴缸里,慢悠悠地说:“好了,来给我擦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