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想诱惑我,做梦! 为grave11大哥打赏的皇冠加更(五)/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暗想,难道这张照片是昨晚在桥那儿打电话的那男子拍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如霜就是那个猝死的女孩。(ziyouge.com)

假如真的是她,她难道复活了?可是她活了后为什么不回家?又为什么不许我跟别人说我看见过她?

这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郭菲这时朝手机里的那张照片看了看,又朝我的后背望了望,指着我说:“你就是那个小哥,没错!”

我试探着问:“昨晚,你没有跟我一起坐车回家?”

郭菲很惊讶地问:“我跟你坐车回家?我干嘛要跟你坐车回家?”

这表情,很真实的样子,我又问:“那昨晚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昨晚……”郭菲说:“说起昨晚还真奇怪啊,我在图书馆看书,后来……我醒来时,你也在,然后我们就下来了,然后,我好像突然到家了,当我醒来时,发现我睡在床上。”

我紧盯着她问:“那从图书馆到你家,这一段过程,你不记得了?”

郭菲说:“不记得了,跟做梦一样。”

对于郭菲的话,我半信半疑,她可能是害怕如霜,所以就谎称昨晚的一切都不知情;若她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那也说明了一件事儿,昨晚跟我在一起的郭菲,不是郭菲。

尼妹,如果不是郭菲,那又是谁呢?难道是鬼?

头越来越大了。

姑且不管郭菲,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这如霜是怎么回事,她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她说在我那儿住七天,为什么是七天?

而七天过后呢?她又何去何从?

当然,我还是得请古惠欣用她的法眼看一看,如霜到底是不是鬼。

下午,我去找到古惠欣,她当时正在教室里,我将她叫了出来,问她:“你发现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古惠欣显然不乐意我来找她,十分不客气地说:“除了神经有点不对劲,其它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一旁有个小女生听了卟哧一声乐了,还有几个男生在一旁冷笑,这些狗眼凡胎把我当成了想吃古惠欣这块天鹅肉的癞蛤蟆。

我当然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对古惠欣十分认真地说:“你再仔细看看,我有没有被鬼接近的迹像?”

古惠欣看了看我,摇了摇头。我想,难道这古惠欣真的只是只半桶水?我都感觉到我身边有鬼接近了,她竟然看不出来,如果我带她去我那儿辨别如霜是人是鬼,只怕她也看不出来。

但是,现在她是我唯一的希望,只能活马当死马医了,便对她说:“我们去那边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古惠欣想了想,就朝走廊那头走去。

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我对古惠欣说:“我家里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我想她可能是一只鬼。”

“哼!”古惠欣冷冷地说:“你上回不是说你那租房里有鬼吗?我去了,怎么没发现?”

我想,这是你的法力不够,看不见鬼吧,昨晚如霜在房外面就看出来我那房里有鬼了--不对,如霜说那幢楼里有鬼,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是鬼,也能看得见另一只鬼?

且先说管如霜是人是鬼,如果我那幢楼里真的有一只鬼,那会是谁呢?

是楚香香?不可能吧,她在信里说,她已自尽,恐怕早已去投胎做人,怎么还会留在那幢楼里,而且,就算她的魂魄还在那幢楼里,她应该会出来见我的啊。

难道是四眼怪?可这也说不过去,如果是四眼怪,它早来找我报仇了。

“没事我回教室了。”古惠欣很不耐烦的样子,转身就走,我忙挡在她面前说:“你先听我说完!”我将网上那段新闻跟古惠欣说了,又说:“去我家的那个女孩子跟那个猝死的女孩非常像!”

古惠欣秀眉立马锁了下来,紧盯着我问:“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是真的。

古惠欣若有所思,然后对我说:“这事你不许跟任何人再提起,放学后我去你家里看看。”

“嗯,好!”

放学后,我跟古惠欣在教堂楼下会合,她依然坐在我的单车后座上,被郭菲看到了,她撇了撇嘴,一副极不爽的样子。

待到了半途中,我将单车停了下来,对古惠欣说:“那个人叫如霜,她跟我说,不许我跟任何人说她在我那儿,而且她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如果我出卖了她,她就会让我永远不得安宁,所以等会儿我先回去,待我回去四五分钟后你再来,就像是你跟踪我来的一样,为了让她相信我们,你假装是我的女朋友,就说怀疑我金屋藏娇什么的,总之你是悄悄跟来的,如果你到我那儿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你就立马离开,不要在那儿逗留半刻,我怕你有危险,明白?”

古惠欣很干脆地说道:“不明白。”

“靠!”

我气愤极了,说了一大通,你竟然说不明白?正要开骂,古惠欣轻笑着说:“明白了,快走吧。”

你妹,没想到这丫头也会玩幽默。

我踩着单车继续前进。

行了十来米,古惠欣突然说:“等等,我们好像被跟踪了。”

我忙停下车,回头一看,远远看见两丈之外的地方有一辆摩托停在那儿,摩托上坐着一名男子,戴着蓝色墨镜,这时有意朝另一方望着,不过依然用余眼盯着我们,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那人,想了一下,这才想起,当初我跟郭菲进学校后山时碰到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便对古惠欣说:“那个人就是当初跟开摩托撞你的那个人在一起的那个人。”

“是他?”古惠欣秀眉紧蹙,我问:“你认识他?”古惠欣说:“认识。”我又问:“他是干什么的?怎么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会开摩托车撞你?”

古惠欣说:“他是一名阴阳师,我想,他们开摩托车撞我恐怕是想恐吓我吧。”

“阴阳师?恐吓你?”把我给弄糊涂了。

古惠欣说:“我们先别回去,甩脱他先。”

我说,他开的是摩托,我们是单车,怎么甩?

古惠欣说:“这个你想办法,总之不能让他跟着我们去你那儿,他是个很危险的人。”

我踩着单车在前面转了一个弯,去了一家商场,将单车停在商场门口,与古惠欣进了商场里,从商场后门出去了,搭的士沿公路观光了一番,然后在一个地方下了车,又搭了另一辆的士在我租房前面两百米处停了下来。

古惠欣非常警惕地朝四周观察了一番,这才叫我先走。

我回到楼前,用钥匙打开了门,刚到客厅,便看见如霜从厨房那头走了出来,身上湿漉漉地,有好几处紧贴在身上,标显出她那饱满美丽的身材,十分地妩媚动人。

“你在干什么?”我惊讶地问。

如霜朝身上看了看,无奈地说:“没什么,就是身上弄湿了,你看,湿透了,马上去给我换了。”

我想古惠欣应该会来了,便提高声音大声说:“我看过一部三级片,里面女主人叫人修水管,故意弄得一身湿,想诱惑我,做梦!我很爱我女朋友……”

“什么?”如霜哼道:“你可真会自作多情。”接而命令似地说道:“你马上进来给我换衣服!”

我乖乖地跟她进去了,找了一件T恤,如霜背对着我,我去给她脱衣。

刚脱完,突然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和如霜回头一看,尼妹,古惠欣来了!

“你们……你们……”古惠欣指着我们,杏目圆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