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一直弄不明白 为grave11大哥打赏的皇冠加更(七)/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追到楼下时,暗想今晚肯定是不会在这儿过夜了,只得去退房。……www.ZiYouGe.com……

那年轻男女正在嘻嘻哈哈地,我说退房,男的傻里傻气地一副惊讶样:“咦,不是整夜吗?”我说不整夜了,那男的问:“就搞完了?”那女的比较聪明,为我说话:“你废话什么啊,人家只是去培养感情的,哪有你那么龌龊?”男的嘿嘿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培养感情可以去公园嘛,来咱们这儿干什么?你猪脑子。”女的不服气地说:“你才猪脑子。”

唉,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淫者见淫,妓者见妓吧,我心中将他们的老母问候了千万遍,真想对他们大吼一句:都他玛的给老子闭嘴,快点找钱!

结果,那女的只找给我五十块,我也跟她计较,毕竟开始说过是整夜的,抓过钱一阵风似地追出旅馆,郭菲已不见了踪影。

我想,绝对不能让那只女鬼在郭菲的身体里呆久了,不然郭菲迟早会去马克思的,这种事我不知道也罢,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见死不救,虽然那只女鬼更像是我的朋友,可她毕竟对我来说是异类。

当取出单车时,才想起我的东西在旅馆的房间里没有拿出来,只得返回去拿,经过前台时,说要回去拿东西,那女的给了我钥匙,听得她在嘀咕:“今天真邪,收到一张死人钱!”

哈哈哈……

我会说,那是附在郭菲身上的那只女鬼给的么?

待回到租房里,天已经黑了。门是紧紧关着的,我想如霜不会走了吧?心里既希望她走了,又希望她不要走,当打开门时,见她赫然站在客厅里朝我这方警惕地望着。

“怎么出去了这么久?”她沉着脸问。

我长长地叹了一声,十分忧郁地说:“我女朋友生气了,我跟她解释了好半天,后来我又想到你一天没吃,就给你买了些吃的回来。”

如霜朝我手中的袋子看了一眼,显然不太感兴趣,而是紧紧地问:“你跟她说了我的事?”我忙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说你是我的表姐,其它的事是一字未提。”如霜半信半疑,再次叮嘱我说:“不可跟任何人提起我,以后不许你的女朋友再来这儿。”

“一定一定。”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今天会来,她说放学后叫我陪她去玩,我不是念着你在家嘛,说没时间,谁知道她竟然跟来了。”

如霜竟然相信了,对我说:“把门关上,去烧水给我洗澡。”

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洗澡啊?

我关上门便去烧水,将买的烤鸡与酒依依拿出来放在桌上说:“水不没热,先吃点呗。”

如霜朝烤鸡、卤菜看了看,又看了眼那瓶白酒说:“给我倒上一杯酒。”

我立马去拿来一只杯子倒上了酒,恭恭敬敬地端到如霜面前,她却冷冷地说:“你先喝一口,每样尝一遍。”

这丫的怀疑这酒里和菜里有毒!看来是老江湖了啊,我假装不懂,就照她所说的喝了一小口酒,将各样菜尝了一点,如霜这才说:“你喂给我吃。”

于是,我像伺候我家祖奶奶一样伺候着如霜,她似乎很满意,叫我也跟着一块儿吃,为了表示这些酒菜并没下毒,我也大口大口地吃。

如霜的酒量非常好,喝了两口酒脸不改色心不跳,我想只怕一瓶酒喝下去了,这丫的也没事,便提议给她喝一种超级好酒,于是拿来一个大杯子,将白酒与啤酒倒在一块,还倒上可乐,然后端到如霜面前笑容可掬其实是心怀鬼胎地说:“女皇大人,请喝酒。”

“这是什么?”如霜秀眉微锁。

我说:“这是我特地给你泡制的现代最时髦的酒--鸡尾酒,尝尝看。”

“你先尝。”又是这一招。

我尝了一口,感觉味道还可以。

如霜也尝试着尝了一口,说好难喝,不过喝了两口说又要喝。

在喂给她吃菜喝酒间,如霜一直望着我,含情脉脉啊,像是情人的眼睛。

喝了一瓶啤酒后,如霜说吃饱了,叫我去给她洗澡。到了浴室,我在给她脱衣时,突然想起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你今天在家没上厕所吗?”

“上了,怎么了?”

“你的手既然不能动,那你是怎么脱裤子的,又是怎么用手纸的?”

如霜瞪着我冷冷地问:“你想要我将刚才吃下的食物全给吐出来吗?”

我忙说不用不用,心中暗叹,双手不能动的残疾人真可怜啊,不过心里始终搞不懂,没了手,那手纸到底怎么用……

这是第二次给如霜脱衣,没有昨天那么激动了,只是在给她脱衣时,发现她身上有了一丝丝黑色的斑点,还有一股奇怪的气味,恐怕是古惠欣所说的尸气吧。想到面前的这个美女可能是一具丧尸,心里别提有多复杂了。

还好她很美,身材又超级棒,这让我的胆量增加不少。

由于喝了酒,如霜的脸和细颈处有些微红,当她躺到水里后,望着我问:“你不要洗洗吗?”我说要洗的。如霜说:“不如你就跟我一块儿洗吧。”

“这不太好吧?”给你脱衣,看了你的身子,给你洗澡,又摸了你的身子,现在还叫我跟你一快儿洗,只怕会要了你的贞操,我会不好意思滴。

“没事,你来吧。”如霜十分大方地说。

那我来了。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的思想开放了很多,迅速地将衣服脱了,不过在美女姐姐面前不好意思光着身子,所以还留着那最后一道防护层。

如霜笑呵呵地说:“把裤子也脱了啊,你难道还想穿着裤子洗澡?”

“不脱了。”我低着头说。

“你还会害羞啊?怎么一点也不像个男人呢?”

激我?马上脱!

我立马脱了内裤。

如霜望着我,像是在欣赏一具完美的艺术品,赞道:“你的身材很棒,你有跟别的女孩子洗过澡吗?”

“没有。”

“没有跟你女朋友洗过?”如霜像是不相信。

我说:“别说跟她洗澡了,连她的手我都没有牵过。”

“是吗?难怪你给我脱衣时你那样儿都傻了。”

靠!

这浴缸不大,我俩坐在里面有些挤,如霜稍坐正了些,说:“给我洗吧。”

于是,我给她洗了。洗得很惬意,也很辛苦。为什么惬意?为什么辛苦?相信是男人的都懂。总之一双手很舒服,只是那儿胀得难受啊。

终于给她洗完了,如霜很满意,望着我问:“要我给你洗吗?”

我说你手不能动,你怎么给我洗啊?如霜十分神秘地说:“你闭上眼睛。”我暗想,难道这丫的还能耍魔法?便好奇地闭上了眼睛,看她到底怎么给我洗。

闭上眼睛后,我靠在浴壁上,突然一道奇怪的感觉从身上传了过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吃了一惊,她正在用舌头给我“洗”。我忙挡着她说:“不用洗了不用洗了,我自己来吧。”

她问:“你不喜欢?”

我说,不是不喜欢,而是不习惯。

如霜惊讶地问:“你真的没有跟女孩子……那个?”

我说没有。

如霜突然笑了,嘀咕了一句:“活了几百年了,没想到遇上一个还未懂事的孩子。”

我暗暗惊叹,忍不住问她:“你活了几百年了?不会吧?”

如霜忙说:“没没,哪能活几百年啊,我又不是妖怪,对了,你想不想我教教你怎么做那事啊?”

“那事?”我激动起来了。

如霜说:“就是那事嘛,你不会不懂吧?”如霜朝我慢慢靠了过来。

我怎么会不懂呢?好像很多年前我就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