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别好奇/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暗叹今晚只怕贞节不保了,刚才她说她活了几百年了,只怕是一只千年妖怪,会不会把我的精血给吸完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下流,我这样做不行啊,对不起楚香香,九泉之下,我再与她相逢,到时怎么跟她交待?

未等我多想,如霜已慢慢地朝我靠了过来。(www.ziyouge.com)

她那娇嫩的花蕾在我的胸前捣动,不经意间撩拨起了我心底暗涛汹涌的yu望。

我暗暗惊叹,难道这就是那“鸡尾酒”的威力?令一个对我颐指气使的冷美人主动地向我投怀送抱!

这时真的很想将她叉叉了,我的小弟早已昂首挺胸,枕戈待旦。可是,又想起了古惠欣所说,如霜非人非鬼,也就是说,她跟我不是同类,我们不能做那事!而且,我心中只有楚香香啊。

不能做对不起爱人的事。

我想跳出浴缸,可是我身如重铅,根本动不了。我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圣人君子,更不是太监阳萎,根本做不到坐怀不乱。

如霜双目迷离看着我,幽幽地说:“怎么,你看不上我?。”

“不是……”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

“我……”

于是我说:“好!我动!”

接下来少儿不宜,若想看详细过程,请加扣扣群:203812823(VIP读者群,只加订阅、打赏的读者,验证附上自己的ID)

……

良久,我跟如霜双双停了下来,我紧紧抱着她,久久不愿放开。

如霜双腮绯红,望着我问:“舒服吗?”

“舒服。”

“开心吗?”

“开心。”

如霜满意地笑了,幽幽地说:“如果你听我的话,我让你每天都舒服,让你每天都开心。”

我听了,心中一阵激动。几乎是刹那之间,我喜欢上了面前这个温柔体贴的姐姐,我想跟她在一起。

难道,仅是因为她让我舒服了,让我开心了?

洗完澡,擦干水珠,我感觉我俩亲密了很多,我抱着如霜到了床上后,望着她那两条又细又白的手臂,我好奇地问:“如霜姐,为什么我能诅咒你三次啊?”

如霜说:“这个你现在不必知道,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你为什么现在不告诉我呢?”

如霜说:“现在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

“你别问了,”如霜突然十分冷淡地说:“你知道多了,反而对你不好。”

她态度的剧变,令我心里十分地不舒服,但是,我又不敢违逆她,只得悻悻地哦了一声。

又想起了那名猝死的女孩,她到底是不是如霜呢?于是我拿出手机,搜索关键词,很快在网上找到了那条新闻,故作惊讶地说:“如霜姐,这里有一条新闻,好离奇!”

如霜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天花板,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她仿佛在沉思,除了沉思,其它的对她来说毫无兴趣。

我依然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有一户人家死了一个女儿,才刚死,来了一个老太婆,说这个女孩死得太离奇,必须马上下葬,不然就会发生尸变,那老太婆像是一个巫婆,说得大家人心惶惶,于是就匆匆将那个女孩给埋了,而那个女儿有一个哥哥,在外地打工,听到这消息后立马赶了回来,他不相信妹妹就这样死了,还说他妹妹是被人陷害的,非要开棺见尸,于是就去开棺,结果挖开一看,那个女孩的尸体不见了!”

说到这儿,我有意望向如霜,看看她的反应,如霜果然被我的话吸引了过来,半眯着眼睛望着我。

我也望着如霜问:“如霜姐,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如霜淡淡地说:“如果你不明白,也别多问,说了你也不会懂。”

“我就是想知道嘛,”我紧盯着如霜问:“难道你知道内幕?”

如霜说:“把那条新闻给我看看。”

我将手机放在如霜面前,如霜看完后,什么也没有说。我有意问她:“如霜姐,你说那女尸为什么会消失啊?难道是她自己走了不成?”

“别问了,”如霜冷冷地说:“你难道不知道好奇害死猫么?”

我只得闭嘴。

“来,给我捶捶背。”

唉,命苦啊。

第二天在我上学时,如霜又叮嘱我说:“今天不许再让任何人来了。”我说知道了。

在校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古惠欣,她像是专程在那儿等我,我想她一定是想从我这儿了解如霜与禁书的情况。

果然,当我走到她面前时,她径直问:“有禁书的线索了吗?”

我说没有。

古惠欣又问:“她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怀疑你?”

我说应该没有吧,暗想,如果她怀疑我,昨晚就不会跟我享受鱼水之欢了。

古惠欣提醒我说:“你在她身边多呆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尽快想办法从她那儿找到禁书。”

“你肯定她那儿有禁书?”

古惠欣说:“应该差不了。”

我不知道古惠欣是从哪儿看出来如霜那儿有禁书的,很想知道内幕情况,但显然,古惠欣对这方面讳莫如深,若想要她开口,只怕是难如登天。

“对了,你不是说那个叫什么叶子秋的杂毛在后山寻找禁书么?难道后山有禁书?”

古惠欣说:“传说在当年有一个人练禁术,被列为牛鬼蛇神,后来死了,就被埋在了学校后山的乱坟岗,可能是叶子秋以为那人有禁书,而且禁书也随那人一同下葬了,所以就去挖墓寻找。”

原来如此。

听说挖人坟墓,是要断子绝孙的啊。

我又想起了当初的那具怪尸,又问古惠欣,“那具怪尸又是怎么回事呢?”

古惠欣说:“这个很复杂,说来你也不懂,咦,那不是你的同学郭菲吗?”

我朝前望去,果然,前面围着一群人,像是好几个人将郭菲挡着了,而挡着她的那人,竟然是叶凯!

他一定是为了报昨晚被踢之仇了。

我赶紧走了上去。

果然,听得郭菲十分气愤地说:“我哪里踢你了?你别胡说八道!”

看来那只鬼从郭菲身体里离去了,难道她白天离开郭菲的身体,晚上就回到郭菲的身体里游戏人间?

“你还不承认!看来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厉害的。”叶凯伸手就要朝郭菲抓去,我忙跳了上去挡着他叫道:“住手!”

“哟,你来得真好。”叶凯一阵摩拳擦掌,晃着身子说:“本来想去找你的,你倒自个儿送上门来了,你先跟她说,昨晚她是不是踢了我一脚?”

郭菲看到我时,脸色变得非常复杂,阴沉沉地,显然是想起了昨晚的事,以为我脱了她的衣服想叉叉她吧,我对叶凯说:“你别冤枉人,她昨晚根本就没踢你。”

“靠!”叶凯骂了一声就要朝我推来,被古惠欣呵斥住了,叶凯看了看古惠欣,竟然乖乖地温驯下来了。

试问人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古惠欣对叶恺说:“你别在这儿欺负人,都散了吧!”说完朝郭菲望去,脸色渐渐沉了下来,郭菲气呼呼问:“你看什么看?”

“你是不是近来经常做梦?”古惠欣冷不防问。

郭菲本来是想走了,一听到古惠欣这么问,立马停了下来,望着她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

古惠欣又问:“你不觉得自己经常头晕目眩吗?”

“是啊。”郭菲睁大眼睛了眼睛,“是不是我得了什么怪病?”

古惠欣沉重地说:“你得的不是怪病,而是--”她在郭菲耳边轻声说了三个字,郭菲听完,啊地一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