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神秘人沐木 为grave11大哥打赏的皇冠加更(九)/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纸钱的片片飘落,又是在坟地里,这儿的一切显得更加诡异。-www.ZiYouGe.com-

我想,那个小伙子恐怕是名道士,或者是个和尚、阴阳师之类的,不然不会背着两把大剑,还来这种鬼地方撒纸钱。

郭菲望着眼睛都亮了,如痴如醉地说:“真帅啊,不知有没有男朋友。”

“人家好像是男的吧?”我提醒她。

郭菲依然自顾自地说:“比你帅多了。”

我感到脸上无光了,接口说:“那你叫他做你男朋友呗。”这个花痴!

“怎么,吃醋了解?”郭菲望着我嘿嘿地笑。

没吃醋,就是有点不爽而已。

而这时,那小伙子转头朝我们这方望来,像是听到了我们的说话声,并且迈开大步一步走了过来。我忙将锄头藏在草丛里,与郭菲使了使眼色,双双慢慢地站了起来。

小伙子看到我们时,怔了一下,停下脚步,紧紧地盯着我们。

我和郭菲也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时间似乎凝固了,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无形的味道,像是杀气。

不时有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一片片落叶与草屑,在空中打着转,像是在飞舞。

我想,如果让他发知道我和郭菲是来这儿挖人家坟墓的那可就不好了,为了掩人耳目,我决定以假乱真,悄悄地抓住了郭菲的手,轻轻地说:“我们走。”

郭菲问:“锄头呢?”

“不要了。”

“啊?”

走到那小伙子身边时,我们还在相互对望着,生怕对方猝然出手伤了自己。

“这位兄弟--”他突然开口了,十分认真地说:“你想带你女朋友打野战,不要带到这坟地来,容易惹怒神明……”

“你说什么呢?”郭菲发火了,瞪着他骂道:“你们说话小心点,谁说我们在打野战?我们在挖山药!”

“山药?”小伙子伸手朝着一旁的坟地一扫,惊讶地问:“这坟地上的坑都是你俩挖的?”

尼妹,误会越来越深了,我忙说:“不是我们挖的,我们是来打野战的。”说完拉着郭菲的手强行拖着她往树林那边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郭菲不断挣扎着,气呼呼地大声说:“我们其实是来捡柴的。”

走进树林时,我回头望了一眼,那小伙子还朝我们望着,郭菲低声说:“再看,挖了你的眼睛!”我说你行了,你打得过人家么?没看他背着两把剑吗?绝对是个高手,快闪人!

郭菲停下来说:“我的锄头还没拿来呢,是我借人家的,必须得还。”

“然后呢?”我望着郭菲,觉得这个女人很麻烦。

郭菲说:“你去给我拿过来。”

我只得又走了回去,当到了刚才那座坟墓前时,却发现小伙子正站在那儿,手中正提着郭菲借来的锄头。

“大哥--”我友好地说:“那锄头是我的。”

“你的?”小伙子看了看锄头,又看了看我,很冷酷。

“对,是我的。”

小伙子将锄头提给我,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掉头就头,突然听到他叫道:“等等。”

我停下来,惊讶地望着他。

他朝我走过来一步,将我的脸看了一遍,沉重地说:“你前几天恐怕有跟不同寻常的东西接触过,而且,这几天你有血光之灾,晚上最好不要出去。”

我的心直接就咯噔了一下,他所说的不同寻常的东西指的就是鬼,这个我很清楚,我跟上了郭菲身的那只鬼有过接触,只是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而他又说我这几天有血光之灾,是危言耸听,还是确有此事?如果真有这种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会未卜先知?

这种高人得认识认识。

我一脸诚挚地问:“请问大哥,我这血光之灾是怎么回事呀?你能帮我化解吗?”

小伙子说:“你晚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跟陌生人来往。”

我暗问,那你算是陌生人吗?不过这种话是不能说出口的,自个儿想想就行了。又见这小伙子仪表堂堂,一身正气,应当是个侠义人士,要是能认识的话,说不定以后能用得着,便笑逐颜开地说:“谢谢大哥,不知大哥你怎么称呼,有手机吗?万一我遇到位麻烦想找你帮帮我。”

小伙子说:“我叫沐木,没有手机。”

“墓--墓?”好奇的名字!

小伙子笑了笑说:“是三点水加个木字的沐,名呢就是草木的木。”

“哦,大哥好名字!我叫蓝黛逸,就在前面的那所学校读书,中午我女朋友说要来这后山玩,我们就找到这儿来了,没想到这儿--唉,被猪拱了一样。”

“是啊,造孽啊。”沐木摇了摇头,沉重地说:“只怕这样会遭天谴的。”

我望着沐木问:“大哥,你是干什么的啊?怎么背着两把剑呢?”

沐木笑道:“我是从山上下来的,以前在山上是砍柴的。”

砍柴?用剑砍柴?

突然,听得郭菲在那头生气地喊道:“蓝黛逸!”我应了一声,她叫道:“你速度能快一点吗?”我对沐木说:“我女朋友叫我了,我要走了。”沐木点了点头说:“以后不要再来这儿了,这里怨气太重。”

跟古惠欣说得一模一样,看来也跟古惠欣一样,是个抓鬼的,不过道行应该比古惠欣要高,至少他一眼能看得出来我跟鬼有接触,而且还看得出来我这几天有血光之灾。

突然,我的心一阵咯噔,难道这血光之灾跟如霜有关?

离第七天越来越近了,不知如霜会不会在第七天的时候为了不让人透露她的行踪把我给杀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在校门口等古惠欣,然后问她,有没有从我的脸上看出来我这几天有血光之灾。古惠欣朝我的脸上看了看说:“你眉宇间有一层黑气,我想恐怕是你跟那个如霜在一起有关,至于这血光之灾,倒是看不出来。”

我说我今天碰到了一个高人,他说我近日有血光之灾。

“是吗?”古惠欣右有所思,问我是什么高人,我将沐木描述了一遍,古惠欣说同行中没这个人,不会是江湖骗子吧?

不知该相信谁了。

不过凭我直觉,我应该要相信那个沐木的,古惠欣这只半桶水,太令人难以信服了。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是如霜叫我给她洗澡。在给她脱衣时,我发现她身上的那股怪味越来越重了,如霜一直紧盯着我,像是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什么来,我故意皱眉说:“哎呀,才一天不洗,你身上臭死了!快进去快进去,我给你洗洗。”

越这样说,越表示我口直心快,心里藏不了东西,这种人比较让人容易接受,不像某些人,口是心非,心机极重。

还好如霜并没有说什么,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

我边给她擦身子边说:“一天不洗澡,睡觉就痒痒。”然后在她胸部那儿揉揉说:“做个爱干净的孩子,洗洗更干净。”

如霜说:“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说恐怕是我把你当成了我的亲人吧。

如霜哼道:“你少油腔滑调,不要进来一块儿洗吗?”我说算啦,等给你洗了我再洗,暗想,夺了我第一次,还想夺我第二次,没门。如霜说:“进来吧,咱俩一块儿洗不更好吗?”

好吧,那我进来了。

当我跳进浴缸里时,我坐在那儿不敢动,如霜望着我问:“你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抱着她,将她放在我的身上,慢慢地进入到她的身体里,感觉被一层温软润滑的嫩肉包围了。

正想动,如霜突然问:“你害怕死人吗?”

我怔了一下,盯着她问:“怎么问这个了?”

如霜又问:“如果我要你去背一个死人回来,你敢不敢做?”

擦!惊得我差点在她身体里软掉!

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说这种话,恐怕只有如霜她一个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