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四鬼抬棺 为thoooabc(木木兄)打赏的玉加更/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的问话令我的心猛地一沉,也暗暗叹了一声,我只不过是想将装有楚香香的水晶棺材弄到屋子里去,怎么就生出这么多的变故?先是被古惠欣质问,后被大狼狗追咬,现在如霜又来刨根问底,我真的整个头都大了。-www.ZiYouGe.com-

但是,我极力压抑住心中的烦闷,为了香香,我不能发脾气,要有耐心,不然一切前功尽弃。

“这是我去夜市买的啊。”我故作轻松地说,勇敢地与如霜对视着,“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不会以为我是抢来的吧?”

如霜说:“这些东西在夜市你一下能买得到?”

我强词夺理,“反正我买到了。”拿出手机一看,尼妹,快四点了,忙催促道:“天马上要亮了,你能快一点吗?有什么问题等弄完了再说,好吗?”

如霜想了想说:“好,你先将棺材盖盖上。”

我去小心翼翼地将棺材盖盖上后,如霜又说:“你到外面去,先去给我烧水,我等会儿要洗澡,然后就守在外头,不许任何人来这里,万一有人来,你就将他们引开,等会儿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也不要做声,当作什么也没看到。”

唉,本来是想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弄的呢,我朝水晶棺材里的楚香香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朝屋前面走去,待到了前面,还是引不住好奇躲在墙后面朝那边望,这时候月光已经破云而出,皎洁明亮,那儿又有两个手电筒照着,显得还比较亮,我勉强也能看得清楚。

又想到如霜说要洗澡的,我赶紧去浴室放了一缸的水,插上电就出来了。

来到外头,只见如霜面对着楚香香的坟墓,口中嘀咕了几声,像是在念咒语还是什么的,由于隔得较远,总之我是听不清,也听不懂,而且她是背对着我这方的,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见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好像是冷风中的寒号鸟。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如霜慢慢地朝后退,退了五六步的样子就停了下来,接而奇迹出现了,只见一副黑色的棺材从坟墓里徐徐升了出来!

桂花树下,我隐隐看见棺材下有四条模糊的白影分别抬着棺材的四个角,慢慢地朝这方移来。

想必那四条白影就是如霜请出来的四只小鬼,月光下,跟烟似的,人形,不过非常地模糊。

我目瞪口呆!当场惊得全身发麻,一动也不敢动。

要不是我今晚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如霜又慢慢地后退,那黑色棺材也慢慢跟着朝这方移动,退了约六七步,她缓缓转过身,朝房子前面这边走来。

我这时是再也不敢动了,只是睁大眼睛紧紧盯着如霜与那逼棺材。

当如霜与棺材快到了我面前时,我连气也不敢出了,紧紧贴着墙壁。

这一回,我是真的惊讶了。

如霜对我熟视无睹,极缓慢地朝楼子的大门口走去,我惊又急,激动得心和肺都要跳出来了,暗中一个急地呐喊:“快点啊!快点啊!”

但是,ta们却是慢慢腾腾地,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步步一步步朝大门移去。

当ta们进入到客厅里后,我这才远远跟上。

如霜走在前面,朝楼上走去,奇怪的是,那棺材也跟着上去了。因为楼梯间比较窄,我在楼下没有上去,大约等了四五分钟的样子,突然砰地一声巨想,震得天花板上的灰尘都飞扬起来,我的心猛地一沉,生怕出了什么变故,忙朝楼上跑去。

到了楼上时,只见黑色棺材正躺在客厅方桌上面,而如霜正朝楼梯口走来,跌跌撞撞地,当我走到她身边时,她身子一软就要朝地上倒去,我忙扶住了她。

她大汗淋漓,而且身上有一股比较强的怪味了,我这时急着要去看楚香香与那水晶棺材一同上来了没有,却听得如霜虚弱地说:“扶我去洗澡。”

我朝棺材那方向望了一眼,心中默念道:“香香,我等会儿来见你。”然后扶着如霜一步一步下楼了,直接去了浴室,给如霜脱了衣后,她像是大病了一场,脸色苍白,全身像是没有了力气,我只得抱着她将她放进浴缸里。

如霜躺在浴缸里,秀目微闭,像是睡着了,我边给她擦洗着身子边想着楚香香,心不在焉地,一只手只是机械地在如霜身上动,突然听到如霜喝道:“你干什么?”我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我的手在她胸前像揉面包一样一直在揉,忙收回手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认真点!”如霜杏目圆瞪。

我挺了挺腰,边给她擦洗着身子边问:“如霜姐,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如霜却反问:“你每天吃饭还要去管你的饭是怎么熟的么?”我知道她不愿意说,也不强求,又说:“怎么你请一次小鬼,就像大病一场?”

如霜说:“就像你给别人做事,他会给你报酬,而小鬼需要的报酬,是你永远无法想得到的东西,轻则重病,重则会要了你的命。”

我惊道:“这么危险?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做?”

如霜淡淡地说:“这不是为了你么?”

“为了我?”我更惊讶了。

如霜说:“对,若我不想办法将你的女朋友弄到楼阁上去,你会在坟前舍得离开吗?只怕你会做出更傻的事来,我不如冒一个险,让你心安。”

我感动不已,由衷地说道:“如霜姐,你真好,谢谢你。”

如霜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闭秀目,慢慢地沉浸在她的深思之中。

虽然她平时很冷酷,但是她像一般的女人一样,也有一副热心肠。

给如霜洗完澡后,我将她抱到床上,待她睡了后,我拿起手电筒这才迫不及待地朝楼阁跑去。

上了楼,我跳上方桌,推开棺材盖,朝里一望,水晶棺材赫然入目,而楚香香正躺在里面,这一回我看得非常清楚,她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当初我遇见她时的那个模样,美丽、清秀,只是秀眉间多了一丝忧郁。

她就像一位沉睡多年的公主,等待我来将她唤醒。我真想推开水晶棺材将她抱出来,亲她、吻她,给她我对她的爱惜与思念……

“怎么,迫不及待地想跟她拥抱了?”一阵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如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上了楼来,正面无表情地望着我。

这时天已微亮,屋子里的一切近距离已经可以看得清楚。

我从方桌上跳了下来,问如霜:“你怎么上来了,刚才劳累了,好好休息啊?”

如霜反问:“你想要她早一点醒来么?”

“嗯嗯,你能帮我吗?”我紧望着如霜,感觉她又给了我希望,这个时候只要她答应我救活楚香香,哪怕要了我的命,我也会心甘情愿毫不犹豫地给她。

如霜说:“我可以尽我所能救活她,不过,你必须一切听我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不许问为什么。”

我脱口就说:“你要我做什么尽管说,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伤天害理的事都行。”

“好。”如霜正色道:“我要你做的事你给我听好了,明天你去给我打听哪里有死过年轻女孩的,年龄在15岁到30岁之间。”

“这……”要我打听这个干什么?我想问,但她刚说过,不许我问为什么,只得将这个疑惑吞进肚里。

“打听到了以后呢?”我想如霜的最终目的绝对不仅是这个。

果然,如霜说:“打听到后,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在明天晚上十二点钟之前将她给我背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