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可怜的姑娘/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的话令我非常震惊,我真想问,背死人回来干什么?

“如果没有人死呢?”我问。|ziyouge.com|

如霜淡淡地说:“没有再说,不过最好有。”说完她朝我投来一道我捉摸不透的目光,又关怀地说:“你忙了一个晚上了,一定很累了,去休息一下,说不定今晚你又要忙一个晚上了。”

又要忙一个晚上,什么意思?我再次惊讶地望向如霜,如霜朝方桌上的棺材看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下楼去了。

我跳上方桌又能朝楚香香望了一番,心中暗暗地对她说:“香香,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复活的。”然后将棺材盖上了。

下楼的时候我想起了如霜说过这楼阁里有一只魂魄,极可能是楚香香的,可是,既然是楚香香的,那她为什么不来跟我相见?哪怕到我梦里来也行啊。

因为今天是周末了,不用去上课,我可以安心地去休息一下。

当我到了我房间里时,如霜已在床上躺下了,显然她也累了。我躺在她身边,刚躺下,一阵困意像潮水一般齐涌心头,我很快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已是上午十点,如霜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非常地专注。我发现她好像老了很多。当我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大大地吃了一惊,怎么说呢,她先前看起来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可现在看来,像是三十来岁了,这绝对不是从青春到成熟之间的转变,而是实实在在地老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一个晚上老了十岁?难道是昨晚请小鬼的缘故?

一种愧疚感油然而升。虽然如霜身份神秘,要我做一些不可思议之事,但是,她毕竟没有害过我,也把她的身体交给了我,对我虽然冷酷,可也是冷中有热,还为我请小鬼将楚香香运到了楼阁上,因此伤了自己,而我却在背地里想着怎么去得到她的禁书,心怀不轨。

我算是一个小人吗?

其实我并不想得到什么鬼禁书,我只想楚香香复活。

这时,如霜转过身来,我忙收回目光,如霜说:“你该出去了。”

我知道,她是催促我去打听死人的事,打听死人也罢,偏偏还要将死人背回来,搞什么名堂?这不是偷尸么?

洗漱后,我就随便泡了两包方便面与如霜吃了。

出门前,如霜叮嘱我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今天要做的事,更不能被叶子秋与大狼狗发现。”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我问她能不能传授一些绝技给我,我出去办这种事怎么没有一条金手指呢?万一被人抓住,岂不是被活生生打死的份?

如霜却只冰冷冷地给了我四个字:听天由命。

因为昨晚请小鬼的那些神器是从古惠欣那儿借来的,我去坟墓前,先将坟墓掩埋了,然后提着装有神器的布袋踩着单车就走。驶出了二十来米我回头望了一眼,发现如霜在楼上的窗户前朝我望着。

像是一个目送丈夫远行的妻子。

我先去古惠欣家了,将神器还给了她,她又问我,如霜昨晚用这东西干什么了,我谎称不知道,并且提醒古惠欣说大狼狗昨晚在她房门前盯梢,古惠欣却淡淡地说:“我知道了。”我说你好像早就知道的样子,古惠欣却问:“如霜那儿有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举动?”我说没有。古惠欣说:“今天是第五天了吧?你要小心点。”

突然想起了那位给我灵符的老奶奶,我问古惠欣她奶奶回来没,古惠欣说没有。

从古惠欣家里出来后,我便踩着单车四处去打听哪里有没有死人。我感觉自己做梦一样的,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去做这种事,当然,更渗人的是,我还要背一个死人回去,可不可怕?

在镇上转了一圈,一无所获。

于是,我就极奇葩而纳闷地想,这座城市这么大,怎么没一个人死呢?

只怕别人知道我心中的这个想法,定会把我丢进河里喂鱼。

黄昏的时候,我经过一座老街道,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哭泣声,我心中一振,尼玛,有人哭,只怕是有人死了,得赶紧去看看。

看见前面围着一圈人,我放下单车挤进去一看,一个女人扶在一张架担上哭,架担上躺着一个人,用一块白布盖着,显然是个死人。

我立马精神大振啊,见有人死,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的。兴奋过后,我就向一旁一位看起来很面善的小哥打听这是怎么一回事,小哥没说话,立马一个大婶抢先来说了:“造孽啊,好端端一个姑娘就这样没了。”

姑娘?我眼睛一亮,忙问:“多大了?”

--为自己的冷血感到羞愧。

大婶说:“才十八岁。”

我擦,刚刚好。

“怎么死的?”

大婶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声说:“造孽啊,死的时候只穿着内衣内裤,被害死的。”

我一听,心里就沉了一下,一听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哪个畜生干的?”我义愤填膺。

大婶朝对面的门努了努嘴说“还不是这一家。”说完便是一脸地鄙夷。

我朝那家门看了看,那个姑娘的尸体就摆在大门口,不过那门紧闭着。

“终于死了!报应啊!”大婶又吐出了这么一句。

我十分不解,那个姑娘十八岁就死了,怎么说这是报应呢?

接而又听到另一个大妈低声说:“他死的时候,喉咙都咬破了,血流了一地!”

“活该!”大婶应道,一脸地愤怒。

大妈又说:“他早该死了!”

我极纳闷地问:“你们说的是谁啊?”

接着,从大妈与大婶的你一句我一言中,我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那个姑娘叫二娃,虽然十八岁了,不过智力还停留在六七岁之前,跟一个小孩似的。而现在紧闭大门这一家有一个人叫S的叼毛,四十来岁,以前成过亲,不过妻子不知什么原因自个儿跑了,那叼毛每天好吃懒做,浑浑噩噩,当然,这样对别人来说也毫不相干,偏偏这畜生经常哄小女孩,说给小女孩糖吃,将小女孩哄到家里,然后干那禽兽之事。

而今天他大概将二娃骗到了家中,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脱了二娃的衣裤,不过听说二娃死的时候还穿着内衣内裤,恐怕是那畜生没得逞,而那畜生被二娃活生生给咬死了。二娃也不知什么原因,也死了,听说脖颈上有被掐的痕迹,想必是窒息而死。

现在,二娃的父母抬着二娃的尸体来找人赔命了,而那个畜生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大哥,对这事当然也不好处理,索性将门关了,任别人哭闹。

我沉重地叹了一声,大好社会,却是日风世下,唉!

这个二娃一定符合如霜的需要,我是不是该将她背回去?

一想到我要背一个死人回去,不由一阵后背发麻,毛骨悚然。这种事怎么能做呢?如果我偷走了二娃的尸体,二娃的父母一定会更伤心,我怎么还能在她们的伤口上撒盐?简直灭绝人性。

这种事不能做!

我走到二娃的尸体旁,见二娃的母亲跪在那儿痛哭涕零,心中也一阵难过,心中朝二娃默默念道:你这一辈子虽然是个痴儿,但你也少了许多明白人的烦恼,虽然你被那个畜生欺骗,但你好歹也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你是好样的,既然你已死,一定是上天要你去重新做一个聪明伶俐的好姑娘,你安息吧!

“嘿嘿。”仿佛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嘻笑声,像是一个小孩的,我左右一看,并没有小孩啊,可这笑声是从哪里来的?

天黑了,围观的人群渐渐散了,我也决定回家,心情十分地沉重啊,待走到先前放单车的地方,四周找了一遍,一种不祥涌上心头,尼妹,我的单车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