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如霜的秘密 为thoooabc(木木兄)打赏的玉加更/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着姥姥来到离租房两百米处时,我停了下来,我觉得有必要先跟如霜说一说这事,如果如霜不想见姥姥,就请她回避一下,可以让她去楼上将就一晚。(www.ziyouge.com)但我又担心姥姥自个儿走丢了,就将她带到房东那儿,叫房东给我看一会儿,就快马加鞭回去了。

回到租房里,我打开房门,意外地发现今天如霜没有在客厅迎接我。

更令我惊讶的是,如霜没有在我房间里,我又去了其它房间找了一番,包括楼阁上,依然不见如霜的踪影。我急急地叫了几声,没有如霜的回应。

如霜去哪儿了呢?我暗暗吃惊,难道被叶子秋那杂毛逼走了?

平时老想着如霜快点走,可现在她突然不见了,我的心却莫名地慌了,很担心她出事了,急急地下了楼,心急如焚地朝门外跑去,想去外面寻找她。

当我跑到门口,赫然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正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的心一怔,叫了一声:“姥姥?”

姥姥一声不吭,径直朝屋里走来,神色非常地冷酷,镇静,像是这是她家似的。我抓了抓头发,这姥姥怎么跟着我来了?极纳闷地看着她走到了客厅中央,回头看了我一眼,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快去烧水给我洗澡。”

“啊?”

“快点!”她怒目瞪了过来。

我以为我听错了,给你烧水洗澡,想得美!你这个老太婆!脾气还这么坏!

不过,似乎明白了什么,怎么这姥姥的语气跟如霜那么相像呢?但我还是不敢将这个年迈的老奶奶跟年轻的如霜联系起来,而是慢慢地走了过去,望着她问:“姥姥,你神志清醒了?”

“怎么,你以为我疯了么?”她一如既往地冷酷。

“您没疯,那您……鬼上身?”我大惊,难道如霜死了,如霜的魂魄上了她的身?

但是,我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而是试探着问:“你……你是如霜姐?”

“你还记得如霜姐?”她并没有否定。

我这一下更迷糊了,将她再次打量了一遍,又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头问:“你……你到底是谁?你是如霜姐?可你怎么这么老了?你别吓我!”

“对,我是如霜。”她说。

我擦!我倒退了一步,什么情况?心中陡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幸亏当初没要她做我女朋友!

“你……你怎么会这么老了?”我惊讶地问,要不是听她亲口所说,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的。

姥姥--不,应该是如霜了,老如霜。

“先去给我烧水,给我洗澡。”如霜命令道。

尽管我心里有窜跳着十万个为什么,但我还是先去烧水了,烧好水后出来问如霜:“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霜盯着我问:“怎么,我老了,你怕了?”

“没……没。”其实是有点怕,哪有一个人在一下午就老得这么快的?又不是在演电影。

如霜又问:“水烧好了没?”我说烧好了。如霜说:“进去给我洗澡。”

“洗……洗澡?”我半天愣过神来,要我给你洗澡?我的腿像是灌了铅,这时候哪还提得动?

如霜走了两步,发现我没有动,停下来回过头来冷冷地问:“怎么,不想给我洗了?”

“不……不是。”我口是心非地答道。

其实是真的不想给她洗了,你这么老,我怎么给你洗啊?以前给你洗,是因为你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可现在你突然变成了一个老太婆,这叫我这一双手如何放得下去!

如霜极为不悦地问:“那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苦着脸说:“我是想……你……你现在年纪这么大了……好歹也是我的长辈了吧,让你脱光衣服在我面前,我对你多不敬啊。”

“少找借口!”如霜厉声喝道:“快点!”

尼妹,这一下苦了,是真的伺候老祖宗了。

在给如霜脱衣时,更强的怪味扑鼻而来,终于明白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伺候老人家了……开始在河边时,我就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怪味,我以为老人家疯疯癫癫地,在外面长久不洗澡,身上有怪物不足为奇,但现在想来,我当初早该想到,这是如霜身上特有的气味啊。

如霜一直盯着我的脸,突然来了一句:“你这什么表情?”

我知道我的表情现在一定非常夸张,生怕如霜生气了,万一她发起飙来,只怕我小命不保。我转念又想,如霜不就是看起来老了点么?我有必要这么做么?人家年轻漂亮,给她脱衣洗澡,屁癫乐癫地,现在老了,不鸟人家了……人啊人,一颗世俗的心好不丑陋,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

“没什么。”我老老实实地说:“如霜姐,你突然看起来这么老了,我心里很难过。”说到这儿,我的心真的酸溜溜地,想哭了。

“别煸情,动作麻利点。”如霜看起来很生气。

给如霜脱掉衣后,我没有再去像以前在她身上扫描,而是非常恭敬地将扶着她进了浴缸,很认真地给她擦洗干净了。她的身上黑色斑点很多了,看起来让人倍感忧伤,想起我将来老了,皮肤也会像她现在一样,真不知到时我会作何感想,所以我现在不能看不起如霜,变老,是每一个人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如非你年轻时候就挂了,所以我们要尊重老人,也等于在尊重自己。

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地问:“如霜姐,你为什么会突然间就老了?”

如霜不紧不慢地说:“我等会儿再告诉你。”

我心里突然激动起来,尽心尽力给她洗完澡,给她穿好衣,扶着她进了房间,让她躺在床上。

如霜望着我问:“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天了,也发生了这么多怪异的事,难道你一点眉目也没有看出来?”

为了让她亲口说出来,我说没有。

如霜又问:“你今天去打听得怎么样了?哪儿有人死吗?”

我又撒谎说:“没有,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如霜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叹了一声,幽幽地说:“我其实在河边一直在等你。”

“等我?”我怔了一下,又惊诧地问:“为什么你说你是佳佳的奶奶?”

如霜说:“我是在考验你,一是考验你的善与恶,二是考验你是否听我的话,三是考验你的聪明才智。”

在考验我?

我低下头惭愧地说:“我让你失望了。”

“还好,”如霜提高声音说:“也不是让我很失望,现在你老实说,对于我,你一点也没有发现什么吗?”

我不得不说了实话,对她说:“你是在借尸还魂。”

如霜望着我,眼睛陡地一亮,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你可以理解是借尸还魂。”如霜问:“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怪物?”

“有一点。”我上前一步,赶紧问:“你既然能借尸还魂,能帮我将我女朋友复活,是吗?”

如霜说:“这个我没什么把握,不过,如果你一切听我的,我可以尝试,但是我得提醒你,人死不能复活,若要人复活,这就是逆天改命,是要遭天谴的。”

“天谴?”这个词我似乎在哪儿听过。

“对。”如霜说:“其实我之所以能活上几百年,用的是一种禁术,叫灵魂转移,我的魂魄能进入到死人的身体里,不过这人死后时间不能超过三天,但是,在经过了七次后,当我的魂魄再次进入到死人的身体里时,身体会老得很快,而且七天之后,身体便开始溃烂,或许少胳膊缺腿,或受天谴……而这天谴,就是受人诅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