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夜行/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一个念头就让如霜遭雷劈,双手不能动弹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幸亏我没有咒她被阎王抓去、变成丑八怪之类的,看来生平要与人为善,不要随便诅咒人家,不然伤了别人不说,到头来还会害了自己。……www.ZiYouGe.com……

“对不起如霜姐,”我真心地向如霜道歉:“我不知道情况,早知道这样,我绝对不会诅咒你的。”

如霜微微笑道:“你不用说对不起,这是天意,而这几天,你对我的照顾也挺周到,你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这样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优点能被别人发现真心令人感动。

“我既然把我的这个秘密告诉了你,表示我完全信任你。”如霜说。

“我知道。”

如霜又说:“我的这个秘密在这个世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如果你出卖了我,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

“我知道。”

“那你知道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吗?”如霜又问。

我的心不由一震,终于说到重点了,我望着如霜那几乎每分每秒都在迅速老化的脸问:“找一具刚死不久的女尸?”

“对。”

我立即想起了二娃,可是,又想起了二娃她母亲那悲痛欲绝的脸,我的心也是一阵难过,或许除了她,还可以去找别的女尸,但是,这女尸不是一般之物,哪能那么轻易地找到?就算找到了,也怎么能轻易地带回来?

如非去挖坟。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如霜要我去半夜挖坟了,原来她早就计划到会有这一天,所以先得试探我的胆子。

而当初那个女孩猝死,被如霜知道,便乔装成一个巫婆说服了女孩的父母将那女孩早早埋葬,而待那女孩下葬的当晚,如霜就去将那女孩的尸体挖了回去,顺利地完成了灵魂转移,将老皮囊放了进去,这就是为什么女孩的哥回来要见尸时发现那女孩的尸体变成巫婆的尸体。

“可现在去哪儿弄来一具刚死不久的女性尸体呢?”我还是决定不将二娃的事说出来。

如霜想了想说:“没有就算了。”

“那你怎么办?”我脱口而出:“马上就第七天了,你也在很快地变老,如果没有新的身体,你……你还能活下去吗?”

如霜冷冷地说:“不是还有你吗?”

“我?”

“对。”如霜说:“我可以杀了你,然后用你的身体。”

尼妹!

“我是个男的啊。”我后背一阵发凉。

如霜说:“男的也可以。”

擦!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是娘娘腔了,极可能跟如霜一样,男人的身体,女人的灵魂啊。

“我还是去给你找一具尸体来吧。”我想去医院的太平间看能不能碰到好的运气。

“不用了。”如霜说:“我现在这身体还能用一天,待明天才需要转换,现在几点钟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时间,晚上九点了。

如霜说:“我们先吃点东西,等会儿你跟我去拿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想她不会早就将女尸准备好了吧?

如霜说:“这个你不用管。”

我去泡了两包方便面,吃了后,如霜说:“等会儿我俩出去,我走在前面,你在后面离我一百米远,如果我被人发现了破绽被人缠住了,你就自个儿去求水山,山上有一座庙,在庙的那座神像下有一只木匣子,你将那木匣子取出来后就回来,如果明天中午之前你还没有看见我,你就去求水山的山顶找我。”

木匣子?我的心立即绷紧了,难道这木匣子里装的是禁书?

“那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如霜说:“你不必知道,不过你要记住,未经我的同意你不得擅自打开它,否则后果自负。”

我已经很明白了,这木匣子里装的是就是禁书!

一颗心剧烈地跳了起来,胸口闷着一口气似乎要爆发出来,香香啊香香,我终于知道禁书的下落了,你等着我,我会用我的生命去将禁书拿到手,争取从如霜这儿学到禁术,将你复活!

“如果我被人抓住了呢?那木匣子被人抢走了呢?”我望着如霜问:“你就不能教我一些防身绝技么?”

如霜却冷冷地说:“你不必需要防身绝技,万一木匣子被抢走,你也不必担心。”

这话就玄了。

我建议说:“从这儿去求水山有一段距离,我们与其步行去,不如坐车。”

“你有车么?”如霜望着我。

我说我没有,不过我们可以打的去。如霜说:“我们去哪里,谁也不能知道,如非我们自己有车。”我一筹莫展了,本来是有车的,可惜被人偷了,虽然只是一辆单车。我突然想起了同桌阮辰家有摩托,便对如霜说:“我同学家有摩托,要不我去借一辆来。”如霜说:“可以,你马上去,不过不能被人发现,也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我们今晚之事。”

“明白!”我心潮澎湃,转身就朝门外跑去。

今晚月光很美,像是特意为我而升的。晚上也很安静,我只能听得见我的脚步声。

突然,我想起了沐木对我所说过的话:晚上不要出去。他的话很明白了,我晚上要是出去,会有生命之忧啊。不过,想到能让楚香香复活,再危险我也不怕。

因为很晚了,我先给阮辰打了一个电话,说向他借摩托,他问我这么晚了借摩托干什么,我说还能做什么,陪马子去吹风呗。阮辰笑嘿嘿地问:“是郭菲?”我说不是,是一只千年妖精。阮辰立即说明白、明白,摩托你来拿吧。

其实他明白个屁~

不过他为人挺豪爽的,愿意借摩托给我,也不怕我将他的摩托给撞坏了,我长这么大,开摩托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还可以说是个新手,记得第一次是把加档当成刹车用了,直接将摩托撞向了墙,还好命大,人没事,只是摩托有点受伤。

借到摩托后,我开着摩托风驰电掣地朝租房那儿驶去。或许是车太快,只觉得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甚至还有风从后脑勺刮来,不过我没有在意。

到了租房前,如霜出来了,当她看到摩托车时,双目顿时沉了下来,慢慢地朝摩托走来,好像从没见过这么一辆神奇的产物。

不过,她立即又恢复了神奇,轻轻一跳就坐到了摩托的后面对我说:“走吧。”

拿了两个手电筒锁上门后我们就出发了。

驶出没多远,又感觉后脑勺有风,回头看了一眼,如霜是侧身坐的,面向左面,根本不会朝我吹风,那这风到底哪儿来的?我纳闷地说了一句:“这风怎么从后面来了?”

如霜也说了一句:“别胡闹,再胡闹扔你下去!”

我说我没胡闹啊,如霜冷冷地说:“没说你。”

我的心一震,这才知道,我的车上有只鬼!

接下来,再也没有风从后脑勺吹来了,看来那只鬼被如霜给吓跑了,想起如霜在第一眼看到摩托车时的那种表情,显然不是因为车,而是车上的那只鬼,不知道这丫--这老太太是怎么看得到鬼的。

突然,后面传来到一阵摩托车的声音,而且声音一直跟着我们,听得如霜叫道:“快点!”我回头一看,尼玛,是叶子秋与大狼狗!

两杂毛,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呢?

我很奇怪,为什么在关键时刻,这两杂毛就出现了。我将摩托开得最快,幸亏从小反应灵敏没打手枪,不然今天定会将摩托车飙到人家的屋墙上去了--听说手枪打多了,人的反应就比较迟钝。

那两杂毛咬得非常紧,眼看就要追上来了,如霜突然说:“停车。”

我以为听错了,没理她,又听得她提高声音说:“停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