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小鬼二娃/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车停了下来,如霜低声对我说:“先下来,待我挡着他们时,你先走。(ziyouge.com)”然后又对我说:“先下车。”

叶子秋与大狼狗也将摩托车停了下来,叶子秋直接对如霜说:“把书交出来,放你们一马。”

我很惊讶,如霜看起来都这么老了,叶子秋那叼毛怎么还认得她?眼睛真是贼亮贼亮的,如霜冷冷地说:“想要书?有本事过来拿啊。”

大狼狗按捺不住就朝如霜冲了过来,却被如霜一脚踢退了回去,差一点要倒下地去,被叶子秋给扶住了。叶子秋朝我看了一眼,对大狼狗低声嘀咕了一句,大狼狗也朝我望来,发出了一声阴笑,然后那两人同时朝这方冲了过来,如霜朝我低声说:“快走!”然后就朝他们迎了上去。

我很担心如霜,虽然她功夫了得,但她毕竟年迈了,而且双手不能动,一双脚难敌四只手啊,要是被他们叉叉了怎么办?(这里的叉叉是被惨殴的意思)明知我帮不上忙,可还是站在那儿焦急地看着,犹豫不决。

如霜大声叫道:“快走!”

我这才愣过神来,转身就朝摩托车上跳,大狼狗却绕开如霜朝我扑了过来,如霜想挡住大狼狗,却被叶子秋缠住了。

还好老子跑得快,当大狼狗追上来时,我已跳到了摩托车上面,立马发动了车子,大狼狗抓了个空,不死心地腾身一跳抓住摩托车后面的那一条弯曲的铁管,我的摩托倏地冲了出去,顿时将他给拖了起来,他不断地大吼:“停下!停下!”

停个毛线!要是这时候我停,我犯傻了我,不但不停,还加快了速度,大狼狗在后头鬼哭狼嚎:“他玛的快停下,老子要放手了!”我说你放啊,他大吼:“你不停我怎么放?”我可怜他,就将速度放慢了一点,他果然放手了,我回头朝他看了一眼,那厮想必因为惯性往前冲,双腿发软,正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朝我直瞪眼,我没理会他,担忧地去望如霜,她这时与叶子秋正斗得激烈,我还是不放心她,就掉转摩托车准备冲过去,大狼狗以为我要去辗他,吓得忙不迭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跑。

我本来是不想对付他的,但见他留着一个背影给我,激起了我体内的好杀心,就开着摩托去追,大狼狗不时回头张望,我直接朝他的屁股撞去,这小子惨叫一声就朝前飞了出去,重重地趴在地上。

我朝如霜叫道:“如霜姐,我来救你了!”然后开着摩托去撞叶子秋,叶子秋赶紧跳开了,我朝如霜叫道:“如霜姐,快上来!”话音刚落,叶子秋已腾身朝我直扑而来,如霜赶紧跳了过来,非常生气地喝道:“快走!”我说一起走,如霜边挡着叶子秋边说:“先走!”

大狼狗也去帮叶子秋,这小子竟然还站得起来,真是邪门,刚才应该撞重一点的,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啊,真他玛的后悔。

我想既然如霜叫我走,一定有她的道理,于是就开着摩托朝求水山飙去。

那求水山我以前也去过,知道那座庙的位置,我到了山下时,抬头一望,山上黑乎乎地,一点灯光也没有,幸好有一条水泥马路直接通到庙门口,我径直冲了上去。

全是上坡路,摩托车声音杀杀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地刺耳而突兀。

到了庙门口时,我停下车,拿起手电筒朝潮庙里跳了进去。

这座庙建了很多年了,听说是某个年代大干旱,当地老百姓去山上求雨,建了这座庙,后来几经风雨,庙宇有所损失,也经过几次修葺,墙与木梁粉刷了,庙里的佛像也常有人去清扫过,非常地干净。

当然,我现在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庙的,直接就朝佛象的下面探去,可当我探到佛像下面时,却发现下面是实心的,像是一块石头座落在地上,哪有究竟放其它的东西?别说木匣子,就算是一张纸也塞不进去啊。

我郁闷了,如霜明明说佛像下面有木匣子,难道她骗我?

“嘻嘻……”突然,一阵嘻笑声从身后传了过来,我的心猛地震了一下,这庙里有人?忙转过身去,却发现后面空荡荡地,用手电筒一照,除了一蹲看起来异常渗人的佛像外,别无其它。

难道我听错了?因为太紧张而神经过敏?

“呼呼……”一阵冷风从后头直袭而来,像是有人在吹我的后脑勺,我猛地转过身,只见一条黑影一闪而过,接而听得那人叫道:“来啊,来啊,追我啊。”

这么快的速度!而这声音,虚无飘渺地,仿佛来自空中,我的心里明白了什么,这种现象,不正常。也就是说,我摩托车上的那只鬼,跟来了。

这是在山上,从庙外传来了虫子的叫声,虽然我胆大,这时还是有一种凉意从后背直冲脑门,头皮发麻。但是,转念又想,那只鬼自从跟上我,一直没有害过我,只是吹我的后脑勺,恐怕只是一只捣蛋鬼,对我并无恶意。

而她的声音,像是女孩子的声音。

我没理会那只鬼,不甘心白来一趟,去庙里其它地方找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

其实我这样找根本是找不到的,若能轻易发现,那木匣子早被游客给拿走了。

如霜应该不会骗我,她一定是在将木匣子放在了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

我拿起手电筒再次朝佛像下面照去,这一照,顿时吓得个半死,佛像下坐着一个女孩子!

她就像那凭空冒了出来。

十七八岁的样子,散着头发,样子天真无邪,正笑呵呵地望着我。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一点给晕过去,直接朝后退了两步,一颗心也差点给震了出来。

哪里来的女孩子?刚才明明没有,难道是鬼?

“嘿嘿。”她笑了两声,朝我招手道:“你来啊,来找我呀。”

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气恼地问:“你是谁?”

“嘿嘿,我叫二娃,哥哥,来陪我玩捉迷藏。”

我一下就懵了,二娃,二娃,好熟悉的名字,是不是在哪儿听过?

啊,是她,我想起来了,十八岁却只有六七岁的智力,被一只畜生给害死的可怜姑娘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她的魂魄怎么跟着我来了呢?

想着她死得那么惨,我心里对她不由地同情起来,也不怎么害怕了,便哄她说:“很晚了,不要贪玩了,你快回去吧,你妈妈在家等你呢。”

“不嘛,我就要玩捉迷藏。”二娃走上来拉着我的手说:“陪我玩嘛,陪我玩嘛。”音调就跟六七岁小女孩的音调差不多。

她的手冰凉冰凉,我不由打了个冷颤,赶紧将她的手拉开,温和地说:“二娃别贪玩,哥哥还有事,你快回家去,听话。”

“你有什么事呀?”她问。

我想,她是鬼,无孔不入啊,不如叫她帮我找,便说:“我在找一个木匣子,放在那下面的。”我将手电筒照在佛像下面,二娃偏着头想了想,将手伸到我面前问:“是这个吗?”

那是一只黑色的木匣,大约是一尺来长,半尺来宽吧,一本新华字典那么厚,乍看跟一本书差不多,我心中一喜,这定是如霜所说的木匣子了,忙说:“是啊,快给我。”

“不给。”二娃立即将手伸到后头,一会儿又伸了出来,开心地笑道:“没了,嘿嘿。”我朝她手上一望,果然空了。便将手电筒朝她另一只手照去,她另一只手放在背后,显然木匣子在那只手上。

我哄她说:“二娃乖,你把木匣子给哥哥,哥哥给你买糖吃。”

二娃却说:“我不要吃糖,我要玩游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