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调皮鬼 为thoooabc(木木兄)打赏的玉加更/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被叶子秋与大狼狗那两个杂毛纠缠着,生死未卜,而现在木匣子又未得手,我现在哪有心情跟这小鬼玩游戏?我得赶紧拿了木匣子去救人!

虽然我明知救不了,我去了也白去,说不定还会成为如霜的累赘,可是人不就是这样的么,明知做不到还要去做,就是为了让心里踏实。-www.ZiYouGe.com-

我好心好气地对二娃说:“二娃乖,你把木匣子给哥哥,哥哥明天白天再陪你玩游戏,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现在玩。”二娃非常固执。

我一时无计可施,木匣子在她手中,我不可能去硬抢,毕竟她是一只鬼,万一躲起来不让我发现,将木匣子藏了起来,我是一辈子也找不到的啊。眼看宝贝即将到手,怎能功亏一篑?

“好,我陪你玩。”我十分无奈地问:“你打算玩什么游戏?”

二娃说:“先玩捉迷藏。”

我说:“玩完了游戏,你就把木匣子给我说。”二娃说好的。我说:“我比你大,我先躲。”二娃嗯了一声,立马闭上了眼睛。我四下看了看,有意躲在一个非常明显的地方,说我躲好了,你来找吧。

二娃睁开眼睛,一眼就发现了我,高兴地说:“我找到你了!”

“二娃真厉害啊。”我说:“实在太聪明了,把木匣子给我。”边说边去她手中拿木匣子,二娃却立即躲开了,翘着嘴说:“我还没有躲呢。”

真麻烦!我极郁闷地说:“你去躲吧。”二娃十分认真地说:“你闭上眼睛不许偷看。”

我闭上了眼睛。

一会儿,听得二娃在佛像后面说:“我躲起来了,你来找我。”

我想,我要是一下就找到她,她意犹未尽,一定还会要我再跟她玩,到时只怕没完没了。我将手电筒东照一下西照一下,有意问:“二娃,你在哪儿?你躲哪里了啊?我怎么找不到你。”

“嘿嘿。”二娃偷偷地乐了。

找了两三分钟,我想不能再拖时间了,便绕到佛像后面,只见二娃站在那儿正偷偷地笑,我发现木匣子在她手上,暗想,这丫头根本就不懂事,跟小孩子完全讲不上道理,为了让我陪她玩游戏,只怕会没完没了,不如先将木匣子弄到手,到时相信她这样一只调皮鬼也奈何不了我,便有意思问:“二娃,你在哪儿呢?”边说边去她手里拿匣子,而这二娃说她傻,也不是很傻,见我将手伸了过去,迅速地将手伸到后背去了。

我只得边说你在哪儿呢边绕到她的后面,悄悄地去拿木匣子,她又非常麻利地将木匣子从左手递到了右手,当我去她右手上拿时,她又灵活地将右手伸到前面去了。

没办法,我只得说:“你在这儿啊,终于找到你了。”

二娃笑嘻嘻地说:“你好笨啊,我就在你前面,你竟然看不到我。”

我说你厉害嘛,游戏玩完了,把木匣子还给我吧,没想到二娃又说:“还没有完,再玩一个游戏。”

擦!我恨不得一脚踢飞她。

怎么事情总是这么曲折多难,能不能让我顺利地将楚香香复活,让我们愉快地相见?

“你还想玩什么?”我按捺住心中的愤怒问。

二娃说:“再玩猜数字。”

“好吧,你快说,怎么玩。”这丫的在挑战我耐性的极限。

二娃说:“我问你答,答错了脱衣服。”

你妹!小小年纪学会脱衣服,长大了还了得?不过你也没机会长大了,唉!

我对这种小孩子的游戏是毫无兴趣,只得急急地催促她说:“你快问,我来答,我要是答对了,游戏就完了。”

“好啊。”二娃兴奋地说:“我开始问啦,我有几个手指头?”

“十个。”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错!”二娃伸出左手说:“我这只手只有五个手指头,快脱衣服!”

你妹!这像是一个只有六七岁小孩的智力吗?大人恐怕都没这么机灵。这不是猜数字,明显已经升华为脑筋急转弯了啊。

我只得将T恤脱了,反正我是男子汉,穿不穿上衣没关系。

二娃得意地望着我又问:“一加一等于几?”

“二。”这个问题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啊。

“错!”二娃立说道:“你爸爸一个人,你妈妈一个人,你爸爸加你妈妈,生了你,这就是三个人了,所以说,一加一等于三。”

干你妹!

“脱衣!”二娃得之色溢于言表。

我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只得忍。我说:“我现在衣服都脱光了,还怎么脱?”二娃说:“你还有裤子啊。”

郁闷到了极点,没想到我蓝黛逸一世英明,今天竟然要在一只女鬼面前乖乖地脱裤子的!这叫我以后如何去见江东父老!

不过脱就脱,反正我穿了内裤,而且我将手电筒放在佛像上,一直对着二娃的,我就算脱光了她也看不到,不过看到了又怎么样,尽管她十八了,但是只有六七岁的智力,也就是说,她才六七岁而已,根本不懂得这一套。

脱掉外裤后,朝内裤摸了摸,暗想,这最后防护层是不能再脱了,便对二娃说:“现在我来问,你来答。”二娃毫不犹豫地说:“好啊。”

看来她很热衷于玩这种游戏。

我见她的右手紧拿着木匣子,得想办法让她将木匣子放掉,这样我才有机会拿到手,便问:“一加二加三加四加五等于几?”

二娃伸出手指头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去数,结果,手指头不够数,便苦着脸说:“不知道。”

“脱衣!”现在轮到我得意了。

二娃撇了撇嘴,将木匣子放在地上便开始脱衣,她脱得很慢,一副很不愿意的样子。

其实对于她脱衣服我根本就没什么兴趣,虽然发育得有点乐观了,但毕竟只有六七岁的智力,我完全把她当成了六七岁的小孩了,所以没有丝毫玩弄、亵渎之心,我在意的,是地上的那只木匣子。

趁她脱衣时,我慢慢地蹲了下去,企图将木匣子拿过来,二娃看出了我的意图,一下将木匣子拿了过去说:“游戏没完成前,你不许拿这个。”

我纳闷地问:“这个游戏怎么样才算完成?”

二娃说:“把衣服脱光。”

我擦!我本不想看光你,难道你非得要光着让我看?

而这丫头这大热天地竟然穿了两件衣服,一只手拿着木匣子一只手将外套脱了,露出了里面的红色紧身衣,由于光线很暗,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觉得她显得比较清瘦,由于衣服较紧,胸前显得比较凸,像是下面塞了两个大面包。

看到这一幕,我身体竟然有了一丝丝反应。

接下来我又问:“树上有十只鸟,我用枪打下了一只,还有几只啊?”

二娃想了想说:“九只。”答完便得意地望着我。

不错,会算数,说明很聪明啊,不傻。但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要你脱,你不得不脱,我说:“错了。”

“哪里错了嘛,十减一不是九吗?”

我慢条斯理地说:“我告诉你为什么你错了,你想一想啊,树上有十只鸟,我用枪打死了一只,另外九只吓住了,全都飞走了,你说,这树上还有鸟吗?”

二娃想了想说:“没有了。”

我趁机问:“你刚才说树上还有九只,你说你是不是错了?”

“嗯。”

我脱口而出:“那你快脱衣吧。”

二娃撇了撇嘴,委屈极了,将双手伸到衣服下摆开始去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