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精血 为"隐形的鸡翅膀"兄打赏的玉加更2/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对古惠欣说:“你现在别嚣张,总有一天,我要你对我心服口服。(ziyouge.com)”古惠欣却哼道:“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

如霜这时一声不吭,我突然发现她紧紧盯着方桌上的黑色棺材,知道她在打楚香香的鬼主意,大吃一惊,慌忙跳过去问:“如霜姐,你想干什么?”如霜反问:“你觉得呢?”我忙说:“你不能打香香的主意,如霜姐,我一直很尊重你,请不要伤害香香,好吗?”

“我活不了,她也活不了。”如霜望着我,一脸地冰冷。

“真的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我问。

如霜沉默不语。

我又说:“如果真的没有办法,那么,你就用我的身体吧,只希望在完成灵魂转移后,帮我将香香复活。”

“我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的!”古惠欣又跳了过来。

如霜没有理会古惠欣,而是淡淡地说:“办法是有一个,只是看你做不做?”

我忙问:“什么办法?”

如霜说:“禁书上记载,完成灵魂转移,并不一定非要用他人的身体,只要用活人的一滴血也行。”

我一阵惊喜,只要一滴血?你妹的怎么不早说啊?莫说一滴血了,就是十滴血百滴血我也有啊,当下兴奋地说:“不就是一滴血吗?我有!”

如霜却冷冷地说:“这一滴血,不是普通的血。”我问是什么血,如霜一字一字地说:“精--血。”

“不可以!”古惠欣立即叫道:“怎么能用人的精血?”

我大方地说:“没关系,不就是一滴精血吗?比要一个人的生命划算多了,如霜姐,就这么定了!”

“你知道这精血是什么吗?”古惠欣问。

我望向她,我还真不知这精血是什么,便问:“是什么?不就是一滴血么?”古惠欣哼了一声,严肃地说:“精血系精与血的统称,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血本源于先天之精,而生成于后天饮食水谷;精的形成,亦靠后天饮食所化生,故有‘精血同源‘之说,精血的盈亏决定人体的健康与否,而你所需要的精血--”古惠欣望向如霜,鄙夷地说:“人的身上恐怕只有三滴吧。”

如霜冷冷地答道:“对。”

我的心微微一怔,感觉到这精血恐怕不简单,没想到古惠欣又说:“这三滴精血,相当于人的生命,你夺了他的一滴血,相当于夺了他的人生三分之一。”

如霜只是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古惠欣不许我给如霜的精血了,原来这精血这么重要,若真如她所说,一滴精血相当于人的生命,假如我活六十岁,我给了如霜一滴精血,我就只有四十岁了,再复活楚香香需要我一半的生命,那我就剩下二十年了,去掉我已活过的十八年,尼妹,我就只有两年可以活了!

这不等于给我判了死刑吗?

想了想,假如只能活两年,这心里该是多么地难过啊,大好时年,花花世界,我还没有享受够就要走了,多么地不舍!

我一时犹豫了。

当一切东西与生命划上等号,就会让人觉得沉重。

如霜望着我,一脸讽刺地说:“怎么?你不愿意了?你不是说为了你的楚香香,可以牺牲你的性命吗?”

“你不要再说了!”古惠欣大声喝道:“你无非就是想要他给你精血,让你复活!”

“对。”如霜直言不讳地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古惠欣怒目瞪着如霜,眼看又要发作,我忙跳过去挡在她们中间说:“你们不要再打了,请珍惜时间吧,如霜姐,我答应你,我给你一滴精血,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救香香。”

“可以。”如霜微微地笑了,或许这才是她最需要的,先前跟我说了那么多话,最终目的,其实是要我的一滴精血。

古惠欣却叫道:“我不同意!”

如霜望向古惠欣,阴冷冷地问:“你凭什么不同意,你是谁?”

“我--”古惠欣怔了怔说:“我是他的朋友。”

“哦对了。”如霜像是想起什么,恍然大悟地说:“好像你是他的女朋友?”

“我--”古惠欣撇了撇嘴,轻轻地说:“不是。”

“不是?那你们是?”如霜疑惑地望向我。

我担心她们这样一问一答会将古惠欣的真实身份给问出来,如霜知道我一直在骗她,只怕会更生气了,忙打断她们的话说:“好了,你俩别吵了,如霜姐,你来取我的血吧。”

古惠欣还想说什么,我立即抢先说道:“你什么也不用说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是为了如霜姐,完全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古惠欣怔了怔问:“是谁?郭菲?”

我说不是。古惠欣问:“那是?”我伸手指向方桌上的棺材说:“她在那里面。”

古惠欣望向方桌上的棺材,眼神更奇怪了,开始她上楼来的时候,看到棺材时就非常地惊讶,但因为在跟如霜打斗,所以一直没有问,现在她朝棺材走了过去,朝棺材看了看,秀眉紧锁地问:“你的女朋友--躺在棺材里?”

“对。”

“死了?”

“是--的。”

“你--也想她复活?”

“对。”

古惠欣深吸了一口气,朝我和如霜望了一眼说:“我知道了,你俩早就有预谋,我要把你俩都抓起来!”

“你别冲动。”我忙上前挡着她说:“你先听我说,我是有苦衷的,我和我女朋友有一段故事,如果你听完我的故事,觉得我不应该让我女朋友复活,我就一切听你的。”

如霜这时冷不防地问:“她并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盯着古惠欣继续问:“你是谁?”

古惠欣冷冷地说:“你不必知道,总之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是吗?”如霜极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显然没有把古惠欣放在眼里。

我焦急地叫道:“你们别吵了好不好,两位姑奶奶?你们看,你们一个才十八岁,一个几百岁了,你们吵着好意思?如霜姐,你先去一旁休息,我先跟惠欣说说。”我边说边将古惠欣推进书房里,重重地说:“请给我五分钟。”

接下来,我将我跟楚香香的故事一五一十地如实说了,讲完后,我擦了擦眼泪坚定地说:“这个故事是真实的,香香为了我自杀了,而且刚才神让她复活了两分钟,说如霜姐可以救活她,请你帮帮我好吗?我会很感谢你。”

古惠欣想了想,提醒我说:“神不可能让人活两分钟的,这其中恐怕有问题。”

我忙说:“不管它有没有问题,我一定要想香香活过来,不然,我一个人不会独活。”

古惠欣沉重地叹了一声说:“看在我奶奶的奶奶的份上,我今天就不阻止你,不过这种事你以后不许再做。”

我喜出望外,忙不迭说:“谢谢!谢谢!”一时高兴得要去抱古惠欣,古惠欣忙朝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瞪着我问:“你要干什么?”我边擦眼泪边说:“我太高兴了。”古惠欣摇了摇头说:“行了,出去吧,这个事我就当作没看见。”

走出书房,古惠欣朝如霜看了一眼说:“他给你一滴精血,是用他的生命在帮你,你不许违背你的诺言,不然,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如霜却淡淡地说:“这取精血的事,不宜旁人观看,你先下去吧。”

古惠欣却固执地说:“我就要在这儿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