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古寒玉 为"隐形的鸡翅膀"兄打赏的玉加更5/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任何事都有它的对应之策,世间之物万变不离其宗,就像老师不许我们考试舞弊,我们还是可以用手势力给对方答案,令老师防不胜防。(ziyouge.com)

“你一定有办法可以让香香的魂魄聚集起来,对吧?”我望着如霜问。

如霜说:“有是有,不过得需要一件宝贝。”我忙问什么宝贝,如霜说:“一块玉。”

“玉?”我问:“只要是玉就行吗?”

如霜说:“我需要的这一块不是块普通的玉,它叫上古寒玉,这块玉非常神奇,能将一个人分散的魂魄收集起来。”

我一下就蔫了,这一下去哪里找这样的一块上古寒玉?别说它是一块神奇的玉了,就连一块普通的玉我也没有啊。

“非要用这一块玉吗?”我问。

“对,”如霜说:“非得需要这样一块玉不可。”

我一筹莫展,玉,玉,哪里有玉呢?要不要去网上找一找看谁有这样的玉?

突然,我想起来郭菲好像戴着一块玉,因为我对她的身体比对她的那块玉感兴趣多了,所以对那块玉我并没有仔细去观察,会不会她所戴的那一块就是上古寒玉呢?

我问如霜,怎么辨别一块玉就是古寒玉,如霜说:“上古寒玉摸在手中非常冰冷,但是戴在人的身上,又很温暖,你要辨别它真是上古寒玉,需要去摸戴它之人的心口,如果戴它之人的心口在戴着上古寒玉时有一股暖气渗出,那这枚玉就是真玉。”

需要摸玉,还需要摸心口,这恐怕有点难度啊。

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

我朝棺材里的楚香香看了一眼,问如霜:“我女朋友……如果一时找不到这上古寒玉,她应该没事吧?”

如霜说:“她刚才在空气中暴露了一段时间,你最好三天之内就将这块上古寒玉找到。”

我明白了,时间就是生命!我说我有个同学戴着一块玉,不知是不是上古寒玉,我去问问她。如霜说好。我立即拿出手机去拨打郭菲的手机,可是响了良久,对方无人接听。不知那丫的干什么去了,难道掉进坑里了?又打了一次,还是无人接听,我等不急了,看时间已近黄昏,只有去她家了。

下楼后,古惠欣听到我和如霜的脚步声,立马迎上来问:“怎么样?”

我缓缓地摇了摇头。

古惠欣秀眉紧锁,显然也很失望。

我说因为我女朋友的魂魄太散,收不起来,需要一块上古寒玉,而郭菲就有这么一块,我现在就去问郭菲所戴的是不是那种玉。古惠欣说:“这机率恐怕很少。”我说再少我也要去问一问。古惠欣说:“那行,你去问,我去弄些东西回来吃。”

如霜留在家里,我开着摩托车与古惠欣出去了,到了街道上后,古惠欣去买饭,我则径直朝郭菲的家飙去。其间阮辰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将摩托车还回去,我说恐怕要晚点了,并且承诺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他这才勉强同意。

快到郭菲家时,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郭菲打来的,她问我有什么事,我想依郭菲的性格,是不会将玉佩让我摸的,更别说摸她的心口了,也不能对她使用暴力,我得想办法让她自愿给我摸才行,便说:“请你吃饭。”

郭菲阴阳怪气地说:“请我吃饭?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耍什么阴谋诡计啊?”

这丫的,挺聪明,竟然懂。

我故作轻松地笑道:“哪里耍什么阴谋诡计啊?是单纯地请你吃饭,没有任何的心怀不轨。”

郭菲想了想说:“那你给我一个我出来跟你吃饭的理由。”

这一下可难到我了,我绞尽脑汁,最后无奈地说:“你漂亮,是我们班的班花嘛,所以……”

“所以你想追我?”

“啊?”真会自作多情!但是我立即应道:“对……对!给个面子吧。”

郭菲又问:“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我说:“看在我俩去了学校后山冒了那么多次险几次生死与共的份上,你就出来一次呗。”

郭菲得意地说:“这话我喜欢,我就给你一次面子,你在哪儿?没车我可不出来的。”

我兴奋极了,忙说:“有车有车,我快到你家门口了,你出来就能见到。”

到了郭菲家门口后,我等了一会儿,便看见郭菲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显得非常地美丽动人,我问你刚才在洗头?郭菲说是啊,不但在洗头还在洗澡呢。

难怪打电话不接。

她很大方地跳到我的摩托后面,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令我的精神颇为一振,郭菲问:“这烂摩托是谁的啊?”

“阮辰的。”

“难怪,我就知道是他的,跟他人一样烂。”

我轻笑了一声就启动了摩托,郭菲没稳呀地一声慌忙抓住我的后背,手指陷进了我的肉里,尼妹的真痛啊。

在一家饭店面前我停了下来,在进饭店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停下脚步,面露难色,郭菲问:“怎么了?”

我抓了抓头发,苦着脸说:“急着出来,忘记带一样东西了。”

郭菲说:“你不会忘记带钱了吧?”

“你真聪明。”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郭菲嘲笑道:“你好有意思啊,请我吃饭不带钱,你想从我这儿噌饭就直说呗。”

我说,你要是带了,就先借点给我,我明天还给你吧。

郭菲将手一挥,大大咧咧地说:“算了算了,我请你吧,你欠我一个人情,下一次我叫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

“行行。”尼妹,真衰啊。

进了饭店,点了菜后,我的手机响了,是古惠欣打来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吃饭,她买饭回去了,我说在外面吃了,叫她跟如霜吃就好了。

挂了手机,郭菲问:“谁啊?”我淡淡地说:“我的一个姑奶奶。”郭菲说:“你那姑奶奶挺年轻的吧,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我没时间跟她扯这乱七八糟的事了,有意皱着眉头说:“我近来老是心神不宁,想请教请教你怎么办才好?”

“这个嘛,”郭菲想了想说:“你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事儿。”我问什么事儿,郭菲说:“我家对面有一只猫,每当那猫发情的时候就老是晚上叫--”她说到这儿就望着我吃吃地笑,我很郁闷,这丫的太嚣张了,竟然拿我当猫比!

郭菲笑嘿嘿地问:“你说,你这心神不宁是不是跟猫发春一样哩?”

“好吧,”我问:“那猫发春了怎么办?”

郭菲说:“当然是找野猫谈情啊。”

“对吧。”我摊了摊手说:“我不是来找你了么。”

“靠,你这个浑蛋!”郭菲拿起筷子就要来打我,我故意盯着她脖颈处问:“你的玉好漂亮,能让我看看不?”

郭菲将玉拿了出来,我仔细一看,铜钱大小,很圆,呈白色,晶莹剔透,很漂亮,便问她:“能让我摸一下不?”

“想得美!”郭菲一品拒绝。

我说,我摸的是玉,又不是你,你干嘛那么小气?郭菲想了想说:“行,给你摸一下,不过又欠我一个人情。”

人情就人情,先摸了再说。

我迫不及待地去摸了,一接近它,一股寒气迎手而来,握着它的时候,整个手都冰了,就像握着冰一样,我心中一震,忙问:“你这是什么玉?”郭菲打落我的手说:“干什么?看你那色样儿,看上我这块玉了?”我一时脱口而出:“既然你的玉都让我摸了,再让我摸摸你的胸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