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请小鬼/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找出那只装着小鬼的黑色瓶子,放在面前一直盯着它,犹豫了很久。|ziyouge.com|如霜在一旁一声不吭。我说:“听说叫小鬼办事,如果法力不够,就会被小鬼反噬,下场都很悲惨。”如霜冷冷地说:“如果你怕,你就别请了,另想办法去借那块玉吧。”

不,我等不及了,我迫切地想要楚香香复活,一刻也不愿意等。

楚香香现在魂魄越来越淡,若还不将她复活,只怕以后想将她复活都不可能了。

我毅然决然地打开了瓶盖。

一条白影从瓶里飘了出来,只觉得一股冷风朝面门吹来,我见如霜朝我这方望着,问她:“出来了没?”如霜点了点头头,我纳闷不已,怎么我没看见呢?如霜说:“你没有开天眼,当然看不见,你闭上眼睛,心中想着那只鬼,待我叫她去跟你沟通。”

我闭上眼睛,想着那只鬼,自然是郭菲的样子。听见如霜念了一道咒语,我的面前渐渐地出现一条鬼影,我紧紧盯着她,慢慢地,她变得清晰,跟郭菲一模一样。

“嘿嘿,你叫我出来干嘛?”她笑容满面地,像是非常开心。

我说,我想请你帮我办一件事。

她摸着头发说:“想要我给你办事,可没那么容易,要看我高不高兴。”

我威胁她说:“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送走,或者把你魂魄打散。”

“哼,你别吓我。”她不屑一顾地说:“你根本就不懂这一套。”

我深受打击,说我可以请如霜姐或古惠欣帮忙。

她拉长声音说:“你得了吧,我可不受你威胁,有什么事你说吧,看在你给我一滴血又将我带在身边的份上,我能帮就帮啊。”

我说:“你再去上一回郭菲的身,然来到我这儿来。”

“干嘛,你想她了?”她显得很惊讶的样子。

我说:“我需要她戴的那块玉。”

“这样--”她想了想说:“她身上有符,要上她的身很难,如非那张符不在她身上。”我说你去试试啊。她说:“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这小鬼,还要跟我讲条件,不过现在我是有求于她,只得问:“什么条件。”

“第一、你装我那只瓶子的瓶盖不许盖上,我想要出来就得出来;第二、你的家里每天要打扫,而且要非常地干净;第三、你每天吃饭,要给我准备一副碗筷;第四、你装我的那只瓶子里要放一些米;第五、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你每隔七天要给我一滴血。”

尼妹,我只不过叫你做一件事,你却开了这么多条件,你这是狮子大开口,趁火打劫啊!虽然这些条件并不难办到,可我总感觉不对劲,跟鬼讲条件,死路一条,而且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给她自由,我还得供奉着她,这不跟养小鬼一样吗?听说养小鬼,没有一个人是有好结果的。

见我在犹豫,她问:“怎么,你办不到?”我说我考虑考虑。她也很干脆,围着我转了一圈笑呵呵地说:“行,你就考虑考虑,对了,我得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九怜。”

睁开眼睛后,我正要跟如霜说刚才我跟九怜的对话,如霜说:“我都听到了,我可以教你一道法术,日后你可以控制她。”

很显然,如霜是很赞同我请九怜帮忙的,想着如霜法力高强,又活了几百年,她所做的决定应该不会太坏,便听了如霜的建议。

九怜得到了我和如霜的允许后,轻笑了一声飘朝门外飘了出去。

我焦急地等待着她的归来。

突然,我又想起了古惠欣,神婆说过,今天古惠欣有难,我必须在她身边才可保得她的平安,而我一心想着楚香香复活的事,却将她这事儿抛至九霄云外了,心中一阵愧疚,忙拿了手机给古惠欣打了一个电话。

她很快接了,问我有什么事,我跟她说:“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你来我这儿,我们给你庆祝生日啊。”古惠欣淡淡地说:“不用了,你还是用心去想怎么复活你的女朋友吧。”我只得将话步入正题,对她说:“你奶奶的奶奶说你今天有难,你必须在我身边才可以逃过一劫。”古惠欣说:“不是这一难已经过去了么?”我说谁知道你今天会有几难呢?毕竟今天还没有过去啊。

这时,一阵狗叫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古惠欣说:“我家旺旺叫了,不知谁来了,我去看看,不说了,拜。”她说完就挂了手机。

我急急地对如霜说:“我担心惠欣会有危险,我得去她家看看。”

如霜点了点头,提醒我说:“不可暴虎冯河,凡事量力而行。”我说知道了,就匆匆朝门外跑去。

没有了车,我很蛋疼,暗想等有钱了一定要买辆车,哪怕两个轮子的也行啊,心里将偷我单车的那个恶贼诅咒了千万遍,还好,古惠欣的家离我租房并不远,我跑了十来分钟将偷我单车的那厮的老母姐姐妹妹小姨姑奶奶也问候了一遍后就到了。

才到古惠欣的家门口,就听见从她家的庭院里传来了一阵打斗声,我暗叫不妙,这丫头今天不太平。

我推开门跳进去时,只见古惠欣正在跟两名男子打在一起,那两名男子都手持木棒,非常凶猛,一旁还站着一个人,当我看清那人时,火冒三丈,竟然是大狼狗。

那只叫旺旺的大狼狗这时躺在地上呻吟,无法动弹,头上有血,应该是被打伤了。

大狼狗也手拿着一条木棒,慢慢地将木棒往左手掌里敲着,显然想等古惠欣被那两名男子放倒后再上去严刑逼供,这时听到我进来的脚步声便朝我望来,看到是我时,狗眼一亮,阴阳怪气地说:“好小子,正要找你,你倒自个儿找上门来了。”边说边朝我走了过来。

他这狗样儿有点吓人,我自知不是他的对手,想起如霜的话,说要量力而行,我现在又两手空空,要是跟他打,只有被虐的份,急中生智大声叫道:“警察来了!”没想到这句话更激怒了大狗狼,挥棒就朝我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

古惠欣一脚踢在大狼狗的后背上将他踢开了,瞪着我问:“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不是担心你有危险嘛。

大狼狗与另两名男子并排着朝我和古惠欣逼了过来,大狼狗阴沉沉地说:“小子,识相的就把禁书交出来,不然,要你们好看!”

我装聋作哑,说什么禁书?我根本就不懂。大狼狗说:“那我就打得你懂!”说着挥棒就打了过来,古惠欣挺身迎了上去,可是她一个女孩子一人顶三人,哪里顶得住?眼看就要败下阵来,我心急如焚,瞅见院子里有一把铁揪,抓起来就冲了过去。

大狼狗撇开古惠欣朝我扑了过来,杀气腾腾,我举起铁揪打了过去,与他的木棒空中相撞,尼妹的,震得我虎口一阵发麻,未等我反应过来,大狼狗举起木棒再次凶狠地打了过来,我节节败退,只恨自己太渣了,格老子的,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去保护女孩子了。

这畜生将我逼到墙角下,用棒指着我凶神恶煞地说:“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交出禁书,不然要你好看!”

我很勇敢,朝他叫道:“禁书没有,有命一条,想要的尽管来拿!”

大狼狗目露凶光,骂了一声,举起木棒就朝我的头打来。

突然,一条倩影跳了过来,一巴掌将大狼狗扇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