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冷人 为夏靖祺兄打赏的剑加更!/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郭菲的脸。(ziyouge.com)我知道,那是九怜。我朝九怜瞪了一眼,九怜吐了吐舌头,徐徐地隐入镜中,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我安慰楚香香说:“没有鬼,别怕,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楚香香微微点了点头,我问她洗澡洗完了没,她缓缓摇了摇头,我说我在这儿陪着你洗,楚香香低着头不做声。我知道她害羞,笑着说:“我面对门口,不偷看你。”楚香香说:“你出去吧,我……我不怕了。”

唉,这楚香香,感觉她怕我胜过怕鬼啊。

我一直在浴室外守着,过了一会,楚香香才穿着一套粉色睡衣脸红耳赤涩涩地从浴室里出来,我问她镜子里的脸有没有再出现,她摇了摇头,我陪她进了房间,楚香香躺到床上后,我一直静静地望着她。

楚香香也望着我幽幽地说:“小逸哥哥,你是不是很怪我啊?”我说没有啊,楚香香说:“恕我现在不能跟你一块儿睡,因为你现在还在习武学道,不能分心,等你学业有成后,我们再……再……”说到这儿,楚香香的双腮飘过一丝彩霞,红彤彤地。

我握住楚香香的手说:“香香,你想多了,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要我们能天天在一起就好了。”

“嗯。”

待楚香香睡着后,我这才退出她的房间,轻轻地将门关上了。

来到浴室,我一直盯着镜子,心里默念了三声九怜后,九怜慢慢地出现在镜子里,我质问她为什么要吓楚香香,九怜撇着嘴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就是看到她不爽。”我生气了,问她:“你怎么会看到她不爽了?她得罪你了?”九怜酸溜溜说:“她没得罪我,可谁要她长得比我漂亮,谁叫你对她比对我好?我就要吓她,吓跑她!”

我威胁九怜说:“你要是再敢吓她,我就叫如霜姐把你给收了!”

九怜哼了一声,生气地说:“你这是过河拆桥,需要我的时候,把我唤出来,说得好好地,会给我自由,现在好了,你的事解决了,不需要我了,嫌我烦了,鸟尽弓藏,就要把我收了,你们人都是这般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的么?连一只鬼也不如!”

我被批得体无完肤,哑口无言,半晌才悻悻地说:“好吧,我无情无义,求你别吓香香,好吗?我好不容易跟她在一起,我不想她再受到伤害。”

“行,依你。”九怜说完身子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到了“鬼压床”,只觉一股清香鼻而而来,像是美女的发香,又像是少女的体香,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她秀发散在我的胸膛上,像是一只美丽的女鬼。这又是哪个妹纸呢?我轻轻地推开她,当看清她脸时,吃了一惊,怎么是楚香香!我忙去摇她,她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了看,突然呀地一声跳了起来,瞪着我问:“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啊,不是你自己进来的吗?”

“我没……”

“那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这……我……我也不知道啊。”楚香香双腮绯红。

我看了看楚香香,只见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胸前的一对白兔被高高地挺起,而她也望着我,惊讶中带着羞涩,当真是床上佳人迷人万千!

难道是九怜搞的鬼?

我对楚香香说:“既然你来我这儿了,就在这儿睡吧。”

楚香香犹豫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双双躺在枕头上,面对面地望着对方,甜蜜地入睡。我感觉很幸福。

第二天早上,我将铅条绑在裤筒上跑步去上学。来到昨晚遇见怪人夏靖祺那儿时,只见有好几个人站在那儿,或靠在墙上,或靠在路灯杆上,或蹲着,吸着烟或嚼着槟榔,当看到我来时,齐站了起来,一字排开挡在路中央。

是昨晚那四个叼毛,不过还多了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长得跟一头牯牛似的,留着胡须,跟山羊又有点像,总之一句话,又凶又丑!

昨晚那个黄毛上前一步,阴笑着说:“小子,昨晚你很嚣张啊。”

我停了下来冷冷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黄毛走了上来,对着我的腿便是狠狠一脚。

“啊--”一声惨叫划破晨空。

不过,叫的不是我,而是黄毛,谁叫他踢我腿上绑着的铅条呢?还踢得那么重,不怕痛似的!

黄毛的脸变了色,惊异地望着我的腿,其它的人也怔了怔,那牯牛走上来嗡声嗡气地问:“你踢他,你叫什么?”黄毛不服气地说:“你踢踢试试。”牯牛这傻逼果然朝我的腿用力地踢来。

任你踢,老子岿然不动。

“擦!”牯牛骂了一声,伸了伸脚腿,瞪着我问:“你的腿--石头做的?”

我完全没有把这帮傻逼放在眼里,极为不屑地问:“还想踢吗?不踢的话我走了。”

“擦!”牯牛骂了一声,一拳朝我打了过来,我一把将他的手抓住了,用力一推,这小子直接朝后退了回去,不巧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牯牛回头看了一眼,骂道:“眼睛瞎了?”

“啪!”那人伸手一扇,竟然一巴掌将牯牛给扇翻了,牯牛那厚如树皮的脸竟然出现了一道明显而红肿的五指印!

“擦!”牯牛大叫:“都给我上!”

黄毛等人齐朝那人扑了过去,但是,不到一分钟,全被那人打趴下了,全都捂着脸或胸落荒而逃。

我朝那人看了看,二十来岁,寸头,一张脸像刀削了一般,十分地冷峻,一双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阴沉沉地。

他朝我看也没看,大步朝前走了,目中无人。

真屌!我暗暗惊叹,这人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呢?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昨晚阮辰所说的一来我们学校就跟校霸叶凯干了一架的胡天赐。

到学校后,我突然发现,有好几天没有看见古惠欣了,便去她的班上找她,一打听,这丫头有好几天没来上课了,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她不会出事了吧?

难道她的劫难还没有过去?

我立即拿出手机拨打古惠欣的电话,却发现她手机关机,我这时根本没心情上课了,正巧碰到班长走过来,就向他请假,班长说:“马上要期终考试了,你怎么还请假?”我苦着脸说:“我昨晚把别人的玻璃砸了,现在去自首,可能至少要半天的时间,搞得不好,还得被挽留几天。”

班长也是个傻逼,竟然相信了,说你怎么这么大胆,敢砸人家的玻璃?还好知错,快去吧,快去吧!

我大喜不已,趁机说:“那你得跟我向班主任说好话啊。”班长说:“行了,你以后别砸人家的玻璃了。”

来到古惠欣家里,我敲了敲门,一会儿,门开了,只见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朝我看了一眼,夹着一股冷风走了。

是胡天赐!我暗想,这小子来这儿干什么?

古惠欣在门里望着我问:“你怎么来了?”

我见她脸色苍白,无精打采地,便问:“你怎么了?病了?”古惠欣摇了摇头说:“先进来吧。”

进了她屋里后,我迫不及待地问:“刚才那个人来干什么?”

古惠欣说:“她是来找我奶奶的。”

“找你奶奶?”我更惊讶地,问她:“找你奶奶干什么?”

“他没说。”古惠欣坐在一张椅子上,有气无力地问:“你来我这儿,有什么事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