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家族诅咒/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到家里,古惠欣打电话说:“今天叫你去抓鬼,是一时冲动,你千万不要去碰那只鬼,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www.ZiYouGe.com……”

她这句话本来是关心我,可我一听起来就变味了,这不是瞧不起人吗?本来是知难而退了,现在她这么一说,尼妹的,又想去试一试了。

这毕竟关系到面子问题啊,所以我恼火地说:“你放心,我一定能将那只鬼抓住!”说完我就挂了手机。

快到家时,我跟楚香香说:“刚才抓鬼的事你先别跟沐大哥和如霜说,我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了,到时一定可以手到擒来。”楚香香担忧地说:“那只鬼太厉害了,你还是别去了。”我忙说:“越厉害我越要去,这样我才能越挫越勇,香香,你要相信我,我一定行的!”

楚香香想说什么,可是见我这么固执,只得欲言又止。

回到家里后,只见沐木、如霜坐在家门前的的树荫下泡茶,而且来了一个人,这时坐在那儿背对着我们,我总感觉那人似乎在哪儿见过,当走过去时,才发现竟然是胡天赐!

他们本来是在谈话的,见我回来了,就停止了说话齐朝我和楚香香望来,胡天赐看到我时,显然也怔了一下。

我说真巧啊,今天在哪儿都能碰到你,胡天赐并没有说话,而是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喝了一小口,又轻轻地放在茶桌上,对我置若罔闻,我觉得很无趣,这人也太没礼貌了,倒是如霜笑吟吟地问:“鬼抓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来一杯?”

楚香香早搬来了一张木椅,我坐下后,说来一杯。

喝了一小口茶,我见他们三人都没做声,便说:“你们继续啊。”

沐木对胡天赐说:“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他是我的小弟,自己人。”

胡天赐想了想,这才缓缓说出了他来这儿的目的。

“我走过很多地方,甚至还去过国外,四处在寻找高人,希望能破解我家族中的诅咒,可是这些年来,一无所获。”

胡天赐说:“这道诅咒毒害我的家族已经很多年了,像恶魔一样缠绕着我们,我们家族中每一个男子几乎都活不过二十岁,所以我们家族中的每一个男子几乎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结婚了,而在二十岁之前就会死去,并且死得非常悲惨。”

说到这儿,胡天赐的脸变得非常惨白,好像他明天就要悲惨地死去一样。

我突然想起阮辰说胡天赐快二十了,难怪他变得这么惶恐,我想任何一个人在得知自己被判了死刑后都会是他这样的,就像自己的终点就在前面二十米处,那儿就是绞刑台,而每走一步,就离死亡近一步,并且,二十米外的那个终点,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痛苦、惊恐的心情,可想而知。

难怪这人看起来总是阴沉沉地,不苟言笑,总是板着个脸,给人一种极冰冷冷的感觉,我先前还以为他有意在摆酷呢。

沐木问:“你们家族没人能逃过这道诅咒?”

胡天赐说:“有,不过很少,十个人中,只怕只有一个。”

沐木又问:“你说你们家族中的人都是很悲惨地死去,到底是怎么个悲惨法?”

胡天赐沉重地说:“被动物咬死。”

“比如?”

“狗。”

我的心随之一寒,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楚香香也将手放在我的肩上,站在我身后,我感觉到她的手微微在发抖。

“或许这被动物咬死只是意外呢。”沐木说。

“不是意外。”胡天赐说:“一两个人被动物咬死,可以说是意外,可是十之八九都是被动物咬死,这也算是意外吗?”

如霜问:“那你们家族中的女人呢?也受此诅咒吗?”

胡天赐说:“女人没有。”

如霜与沐木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沐木对胡天赐说:“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胡天赐像是沐木早会有这么一问,从身上搜出一张纸递给沐木,想必是胡天赐的生辰八字吧,沐木看了看,微微皱了皱眉头说:“把你的左手给我。”胡天赐伸出左手,沐木在他的手掌上看了看,沉重地说:“你在未来五天之内有劫难。”

“是诅咒么?”胡天赐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也并没有惊骇,显然对这种事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沐木说:“这个我也说不准,怎么说呢,总之一句话,你凡事要小心,至于你家族的这道诅咒,这么多年了依然存在,一定有它的原因,想要破解它,只有去追根求源,找出它出现的原因。”

如霜问:“会不会是被歹毒之人下了咒?”

“也有可能。”沐木说:“如果是被人下了咒,就得去开棺解咒。”

“这恐怕不可能。”胡天赐说:“这道诅咒跟随我们家族已经几百年了,而且为了摆脱这道诅咒,我们家族也搬迁了好几个地方,现在要找到老祖宗的坟墓,根本不可能。”

沐木与如霜也一筹莫展。

我自作聪明地说:“既然你说你们家族的人是被动物咬死的,而且又是在二十岁之前,为什么你们不在二十岁之前老实一点,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我就不信那动物狗啊牛啊啥的还能特意跑进你屋里去咬你。”

如霜盯着我问:“牛会咬人吗?”

“牛……”我怔了怔说:“牛不咬人,但会斗人啊,不是有个斗牛么?”

“幼稚!”如霜极为不屑地说:“难道你在屋子里就一定要狗啊牛啊来咬你么?蜘蛛、蛇算不算动物?”

“别说了好不好?”楚香香怯怯地说:“说起这些,我身上就发毛。”

沐木摇了摇头说:“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那不是等于在做牢么?这道诅咒一天不除,这个家族迟早会有在地球上消失的一天。”

“对,”胡天赐激动地说:“我宁愿惨死在外,也不要老死在牢房里,而且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高手破解我家族的诅咒,我希望在我死之前,能将这诅咒消除。”

沐木说:“想要破解这诅咒,必须得清楚这诅咒的来由,而要清楚这诅咒的来由,得了解你家族的历史,不知你有没有有关你你家族历史的资料。”

胡天赐说:“这些年来,有关我家族的资料我也收集了不少,只是这一次没有带来。”

沐木说:“下午我就随你去看看。”

我本来是想下午请沐木一块陪我去抓鬼的,现在他既然要去查找胡天赐家族的资料,我怎能再去麻烦他,便将他拉到一边将那只女鬼的情况说了,沐木皱了皱眉头说:“蓝兄弟,这只鬼恐怕不是你所能应付得了的。”

沐木的这句话令我深受打击,但是我又不服输,便对沐木说:“我身上有符,她不敢近我的身,只是她会凌空取物,这个怎么破?”

“很简单,”沐木说:“用镇神符,你抓一把米放在身上,确定那只鬼的位置,然后撒出去,只要有一粒米撒在她身上,你立马将镇神符飞出去,念咒,这样可以将鬼镇住一到两分钟。”

我大喜所望,忙向沐木讨得了一张镇神符,记下了符咒,抓了一把米,避着楚香香偷偷地出去了。

这一次,我看你那只女恶鬼还不死!

我是踩着新单车去的,没想到在路上碰到了郭菲,她问我今天为什么不去上课,我说我要去抓鬼,没空上课,郭菲一听就来劲了,连声说也要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