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陪她……/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霜也发现了镜片的微变,将伞倏地放了出去,那把伞便飞到了空中,像是有人在撑着一般,而如霜的右手变魔法般地出现了一张黄符,将黄符射向镜片,落叶一般落在镜片上,镜片顿时纹丝不动。(ziyouge.com)

而空中的那把伞飞快地旋转了起来,速度非常快,令我眼花缭乱。

我正惊讶,突然“砰!”地一声,房门自动关上了,震得我的心跳了一下,接而那把伞停止了旋转,倏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如霜秀眉紧蹙,边拿着罗盘在房里勘测边说:“把门打开。”

我打开门,如霜朝门口跳了过来,飞快地朝走廊外跑去,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跟上。跑到走廊的尽头时,如霜停了下来,我追上去问:“怎么了?”

“她跑了。”如霜说。

“那怎么办?”

如霜走回几步,边打量着四周边说:“大白天地,她离不开这幢房子,可以将她找出来。”然后边看着罗盘上的指针边朝前慢慢走去。

四下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我和如霜的脚步声。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跟鬼来电似的,微微地吓了我一跳,我拿出手机一看,是郭菲打来的,问我鬼抓到了没,我说鬼逃了,正在找。郭菲说:“能快点吗?我饿了。”

她一说饿,我也饿了起来,现在下午一两点了吧,一直没吃中饭呢,但是鬼没有抓住,我怎么会离开阵地?便对郭菲说:“你先回去吧,对了,下午还有课,你得去学校了。”郭菲说:“我请假了,你送我回去。”我说没空,郭菲撒娇似地说:“你送送我嘛,我一个人回去有点怕。”

现在知道怕了?

如霜问:“那个女孩子怎么来了?”

她指的是郭菲,我说我在半路上遇到她,她就来了。如霜说:“她的生辰八字恐怕不好,极易招惹鬼,若非佩戴有上古寒玉,只怕天天会有鬼找她玩,以后这种事叫她离远一点。”

我边挂手机边说知道了,然后说:“我送她回去。”如霜说:“去吧去吧。”

下了楼后,吴先生立刻迎上来问:“蓝师父,怎么样了?抓住了吗?”

我说:“这只鬼实在太强大,我师姐来了,她不知躲哪儿去了。”

吴先生抹了抹额上的汗说:“请务必将它抓住,这价钱不是问题。”

“价钱?”我怔了一下。

吴先生说:“只要你们帮我将那只鬼抓住,酬金一分不少。”

我来抓这鬼,是被古惠欣激的,纯属来给自己挣面子,求实战经验,当然没想到这只鬼这么难抓,更没想过要收取吴先生的钱,所以我好奇地问:“那这酬金……有多少?”

吴先生说:“六万块,一分不会少。”

“啊?”我和郭菲同时瞪大了眼睛。

吴先生又说:“要是你们觉得少,可以再加,只要你们能在今晚之前帮我将这只鬼抓住。”

富豪一开口,便知有没有,果然出手不凡!

我说:“说好不要你钱……”郭菲一把将我拉了过去,对吴先生说:“六万就六万,说话算数!”我觉得面子过不去,说好不要钱,怎么能收人家的钱呢?想跟吴先生说明白,郭菲朝我直瞪眼,将我拉到一边轻声说:“你傻啊,六万块耶!”我说:“我开始说过分文不取……”

“行了行了!”郭菲打断我的话说:“你不要,这钱给我,我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吃了饭再来继续抓鬼。”

“你不是要回去吗?”

郭菲说:“不回去了,对了,我在这儿守着,你去给我打份盒饭来。”

对这丫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我便踩着单车去外面买了三份盒饭,给吴先生也带了一份。吃饭间,我问吴先生这只鬼是他什么人,他谎称不知道,讳莫如深,有意有所隐瞒。

吃完饭后,我正要上楼去,郭菲拉着我的手往屋里走,我问她怎么了,她轻声说:“我想上厕所。”我很郁闷,说你上厕所……你拉我去干什么?郭菲说:“我不是害怕嘛?”

你会害怕?鬼信你!

不过我还是陪她去了。

问得吴先生洗手间的位置后,我陪郭菲走到洗手间外,郭菲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叫我跟进去,不过毕竟男女有别,而我也有意偏过脸去假装不知情,她撇了撇嘴就慢吞吞地进去了。

才刚进去,就听到她在里面喊:“蓝黛逸!蓝黛逸!”声音颤抖,我走到门口问:“又怎么了?”她并没有关门,这时面对着镜子,眼睛鼓得大大地盯着盯子,颤颤抖抖地问:“为……为什么镜……镜子里有两个人啊?”

我的心一沉,那只鬼跑进镜子里去了!忙跳了进去,往镜子里一看,只看见郭菲一张惊恐的脸。

“在哪里?”我问。

郭菲秀眉紧锁地说:“刚才明明两个人,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我不想让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对她说:“你看花眼了,快去解手。”

郭菲回过头朝洗手间里看了一眼,怯怯地说:“我有点怕,你在这里别出去。”

这种情况若是我第一次遇到,我也会害怕,况且她是个女孩子,我说:“你速度放快点。”

郭菲走到坑边,朝我看了看说:“你别偷看。”

我没理会她,既然怕我偷看还叫我进来干什么?不经意朝镜子看了一眼,这一看,大吃一惊,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只鬼,是那只女鬼。她这时正瞪着我,伸手指着我,然后朝门口指去,意思很明白,叫我滚。

郭菲这时已蹲在那儿解手,声音脆脆地非常响亮,我不想看到那只女鬼,就索性转头朝郭菲那方向望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眼睛直接就瞄准了那那儿,只看见一排清水从她的那口水井里直泻而出……

“你看什么!”郭菲忙站了起来,将手挡在前面,冲我骂道:“死人,不许看!”

死人不许看,可我是活人啊!

但我还是收回目光,当再次朝镜子里望去时,那只鬼消失了。

郭菲又能蹲了下去,又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我好奇地问:“你……刚才没尿在身上吧?”

“放屁!”

我很纳闷,正尿得畅快,突然停了下来,还站了起来,她能刹得住车?女孩子能不能我不知道,总之我感觉我很难,就算要刹住车也不过几秒钟,能停隔那么久,估计不太可能。

待郭菲站起身洗手时候,我又关心地问她:“你内裤干了没?”

郭菲捧着一把水朝我直接罩了过来,哗啦啦地淋得我身上一阵湿,然后兔子似地跑了出去。

彻底服了这丫了。

上楼后,见如霜正要走下来,我说刚才在洗手间的镜子看见过那只鬼,如霜恍然大悟,立即命令道:“将所有的镜子都放倒!用布盖上。”

这不得不将吴先生叫了进来,问他这幢楼里哪里有镜子,待将所有的镜子用布盖上后,我问如霜,窗户上的玻璃要不要用布盖上,如霜说,玻璃没事,然后拿着罗盘在二楼勘测着,罗盘上的指针有着微微的抖动,可是一会儿便静止了,一会儿又出现了。

“又躲哪儿去了呢?”如霜秀眉紧锁。

我问她怎么了,如霜说:“那只鬼又躲起来了,这房子太大,她在跟我捉迷藏,一时找不到她。”

“那怎么办?”

如霜说:“想办法将她引出来。”

我突然想起那只女鬼说过,要杀尽天下负心男人,灵光一闪,便计上心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