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说鬼话/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对如霜说:“如霜姐,我有话要跟你说。-www.ZiYouGe.com-”如霜边看着罗盘上的指针边问:“什么话?”我说先进屋里去。先说边就将她拉到女鬼最钟爱的那间房里,进去后,如霜问:“什么话啊?神似兮兮地。”

关上门后,我又将如霜推到屋里的床边说:“你先坐下。”如霜继续盯着罗盘边说:“抓鬼呢,没空,你有话快说,别弄得神神秘秘地。”

我冲如霜深情地说:“如霜姐,我喜欢你。”

“啥?”如霜放下罗盘,转过身来惊讶地望着我。

我走过去望着如霜的眼睛又说:“我喜欢你呀。”

如霜笑了一下,立即又板着面孔说:“抓鬼就抓鬼,别开玩笑。”

我一把抓住如霜的手,一本正经地说:“我说的是真的,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如霜将手抽了抽,我抓得紧,她没抽出来,她的手好滑啊,又嫩又白……

“你不是说你只喜欢香香吗?”如霜锁着秀眉说:“还为她生为她死的,怎么现在又说喜欢我了?”

“我同时喜欢你们两个……我要你做我大老婆。”我边说边去抱如霜,如霜一把推开了我,生气地说:“你够了,你当我是什么人了,做你大老婆……”我又冲上去抱着如霜,将她往床上按,边按边说:“大老婆,我要你为我生孩子……”

“无聊!”如霜骂了一声,突然惊叫一声,用力推开了我,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脚将朝我射来的花露水瓶子给踢飞了,怒目朝四周望着。

突然,一阵冷风袭来,我只觉得左脸一痛,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身子也径直朝后倒了下去,接而我的脖子像是被一只手给掐住了,听得一道女人的声音恶狠狠地说:“你这负心的男人,我要杀了你!”

空气中,隐隐约约出现一条人影,就是镜子里出现的那只女鬼,这时正趴在我身上,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凶神恶煞,我举手伸手如霜,示意她救命,如霜将伞打开将其飞了过来,念了一道符咒,那道伞里有一道白光射向女鬼,那女鬼尖叫一声,身子顿然朝伞里飞了进去。

脖子上的那道力也瞬间消失了,我摸着脖子从床上爬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

如霜将伞收好,冷冷地说:“三心二意,活该!”

我待喘过气来,辩解道:“我这不是为了引女鬼出来么?她说要杀尽天下负心的男人,我才有意说喜欢你,让她以为我是个花心的人……”

如霜盯着我说:“那你刚才所说的话都是骗人的了?”

我如实答道:“不是骗人的,其实是骗鬼的。”

“哼!”如霜将伞和罗盘扔给了我,气呼呼地转身打开门就出去了。我将罗盘放进布袋里,拿着伞赶紧跟上。

我突然想到,我身上不是有灵符吗?那只女鬼怎么还能掐我脖子?难道她一发怒,威力就大了?

来到楼下,我对吴先生说:“那只女鬼已经收了,你可以安心地在这房里去住了。”吴先生连声感谢,对我说:“酬金明天就打到帐户里去。”我说不用了,吴先生说:“一定要打,一定要打,我们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信誉,一言九鼎。”

反正那帐户是古惠欣的,我也没管他了,郭菲走过来抓过我手里的伞看了看问:“怎么拿着把伞呢?来给我挡太阳。”说完就将伞撑开了。

“别--”我忙将伞收了回来,对郭菲说:“这是阴阳伞,如霜将那只鬼收到这伞里来了。”郭菲呀地一声赶紧将伞扔给了我。

如霜已经进入到她新买的小车里了,冲我问:“要不要坐车?”我朝我的单车看了看说:“你先走,我等会儿自个儿回去。”

郭菲叫我送她回去,我只得用单车送她了,她在我后头一直嘀咕,说什么有钱我不要,真傻,还说我不要,可以给她啊之类的,我也没有理她,虽然我穷,可我不贪钱,而且一开始我就跟吴先生说过,抓这只鬼我分文不要,做人要讲信用。郭菲又说开始没吃饱,想去吃肯德基,我说没空,得回去向沐木学习道术了,不然以后又遇鬼了只有欠扁的份,郭菲就拿上次吃饭我没付钱的事来作威胁,我只得陪她去肯德基吃了一顿。

其间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古惠铁,得意地说我已经将那只鬼收服了。古惠欣自然是不相信,我说你不信你打电话问吴先生,古惠欣说:“等会儿我问问他,若你真的收了那鬼,他打过来的酬金我会转给你。”我说我不要那钱,然后问她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看来做这一行还挺不错啊,一年做一次就够吃了,古惠欣没说什么就把手机给挂了,想必是因为我收了女鬼她心里不爽吧。

待送郭菲回家后,已经到下午六点多钟了。

这几天天气热得要命,虽然近黄昏了,街人行人依然非常少,我踩着单车,迎面吹来一阵风,虽然风中夹着一股热气,不过也比较惬意。

远远看见前面有一个人,背影很熟,近了后才知道是胡天赐。想了想,今天从早上到现在,好像遇到好四次了吧,难不成咱俩有缘?

到了他身边后,我放慢速度看了他一眼问:“胡兄,你们家族的资料给沐大哥看了吗?”

胡天赐看了我一眼说:“给了。”我问沐大哥有没有什么发现,胡天赐说还没有。

正在这时,一个光着上身的大胖子牵着一条大黄狗从一条胡同里走了出来,那条大黄狗又肥又壮,跟一头小牛似的,吐着舌头,在马路上这儿闻闻,那儿嗅嗅,当离我们一丈之远时,抬起了头朝我们这方望来,像是发现了猎物,突然腾空而起挣脱了铁链朝我们这方直扑而来。

来势非常凶猛。

我吓了一跳,忙从单车上跳了下来,下意识地跳到了一边,而那只大黄狗的目标显然不是我,张开血喷大口咬向胡天赐,胡天赐早有准备,身子一跳便闪开了。

狗主人也吃惊非小,大叫了一声冲了上来,试图拉着栓住大黄狗的那条铁链,但是大黄狗像是跟胡天赐有仇,再次张牙咧嘴地朝着胡天赐腾身扑去,我毫不犹豫地将单车挥了出去,重重地打在大黄狗的身上,啪地一声非常响,将大黄狗打落到地上,但是他立即跳了起来,竟然朝我扑了过来。

我忙将单车拉在面前,这畜生奋不顾身,竟然将单车扑倒了,接而一口咬在我的腿上。

擦!

只觉得心头一紧,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老子腿上绑着铅条呢!

胡天赐跳了上来,一脚踢在狗的头上,大黄狗尖叫一声放开了我的腿跳起来朝胡天赐的喉咙咬去,胡天赐伸出左手掐住了狗的脖子,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了一把小刀,嚓!嚓!

朝着大黄狗划了四刀,用力将大黄狗推了出去,大黄狗闷哼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鲜血从它的四条腿上直流而出,在地上不断呻吟。

我惊讶不已,没想到胡天赐的身手这么好。

狗主人也怔住了,忙跑到大黄狗身边去看伤势。大黄狗的四条腿筋被划断了,这时只能只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胡天赐朝我的腿看了看问:“咬伤了吗?”

我检查了一下说:“没有。”然后冲狗主人问:“老板,你这狗疯了吗?怎么你还牵它出来?要是咬到小孩了怎么办?”

狗主人自知理亏,忙站起来跟我们赔礼道歉,说这狗以前并不咬人,今天怎么就突然咬人了。

我想,这会不会跟胡天赐家族的诅咒有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