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怨气/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和胡天赐都没有受伤,也没有找狗主人的麻烦,况且胡天赐也将那条大黄狗给伤了,只怕那只狗以后就废了吧。-www.ZiYouGe.com-

因为是同路,我有意放慢速度,好奇地问胡天赐他刚才挑狗筋的技术怎么那么牛,胡天赐说:“源于那个诅咒。”

胡天赐说,因为那道诅咒,所以他们家族中的男子从小就要学会对付动物,特别是凶猛的动物,也就是说,他们家族中几乎每一个男子,都有一套对付动物的办法与手段,而且依我看来,都是比较残忍的,先是直接击中对方的要害,然后……

我感觉那只大黄狗挺可怜的,如果狗主人嘴馋心歹的话,只怕它今晚要在火锅里洗澡了。

直至快到家时,我发现胡天赐还在同路,一问才知道,他是去我们那儿找沐木。

到家后,楚香香问我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说我去学校了,如霜在一旁直冷笑,不过也没有说穿我。

胡天赐对沐木说,他下午又去问了他奶奶,得知他族这个诅咒是三百年前开始的,在那年代他族人在xx一带,族里人丁兴旺,占据一方,当时有一个老族人收养了一只受伤的小狗,与那只小狗有着非常亲密的感情,而且那只狗非常灵光,长得勇猛强壮,但后来才知道那并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狼。

狼是凶猛的,而且非常残忍,所以族里人一致要将那只狼狗宰掉,但是那位好心的老族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那只狼放生了。

老族人带着狼狗去了一座海岛,将狼独自留在岛上,自己悄悄地回家了。

一年后,老族人很怀念狼,在一次捕鱼中带着他的两个孩子不知不觉将船划到了那座海岛上,他上了岛,呼唤着狼的名字,没多久,那只狼从树从里跳了出来,欢快地扑进老族的人怀里,亲密地伸出舌头去舔老族人的脸。

正在这时,三只小狼从树林里跳了出来,不由分说地朝老族人直扑而去,老人毫无防备,被那三只狼扑倒在地,一只狼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鲜血立即汩汩而出。

那只狼愤怒了,跳上去扑开了另三只狼,另三只狼显然是那只狗的孩子,放开了老族人,转身朝老族人的两个孩子扑去。

这发生不过是一瞬间,两个孩子瞠目结舌,待明白过来时,那三只狼已扑到了眼前,尽管老狼来给他们解围,但是他们还是身受重伤,最后老狼把那三只小狼咬死了,一直守在老族人的身边。

直至两天后,族里人才找到这个小岛,老族人与他的两个孩子都死了,老狼隐入树林后也再也没有出现。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族里便出现了诅咒,族里的男子大多在二十岁之前被狗或狼给咬死,先前兴盛的大族几乎在几年间就要断了后代,只得全族搬迁,可是不管他们搬到哪儿,那条诅咒就一直跟在哪儿,像是一条挥之不去的梦魇。

听到这儿,我们都沉默了。

良久,我问:“这诅咒会不会跟那个老族人与狼有关?”

胡天赐说:“不知道,这个故事被我们族的先人记载了下来,后来口口相传,我想它能一直流传下来,一定有它的原因。”

我想,按这个故事看来,老族人与他的两个孩子并没有伤害过狼或狗,而是那只狼的孩子伤害了老族人与他的两个孩子,这跟那条诅咒又有什么关系呢?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古惠欣打来的?不会是吴先生将酬金给了她,她准备转给我吧?我边想边按了接听键,还没说话,却听得古惠欣气冲冲地问:“你不是说那只鬼已经被抓了吗?”我说是啊,古惠欣又问:“那为什么吴先生说那只鬼还在?”

“什么?”我吃了一惊,望向如霜,半信半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那只鬼明明被抓了啊。”

古惠欣说:“吴先生被鬼伤了,你自个儿去跟他解释吧!”说完就挂了手机。

大家齐望向我,如霜问:“怎么了?”我说那只鬼没抓到,而且还伤了吴先生。如霜说:“你把那把伞拿来。”

我将伞递给如霜,如霜看了看,一把将伞丢到沐木桌前,瞪着他问:“冒牌货?”

“什么冒牌货?”沐木拿起伞看了看,莫名其妙。如霜问:“这是阴阳伞?”沐木说是啊,如霜又说:“那为什么我明明将鬼收进这伞里了,它又给跑了?”沐木问:“是不是你们将这伞打开过?”

我说当时郭菲打开过。

沐木说:“怎么能将伞打开呢?那只鬼明显是跑了嘛。”

尼妹!不早说!

如霜说:“阴阳伞,一旦罩住了鬼,鬼就无法逃脱,你这根本不是阴阳伞。”

“怎么会,”沐木瞪眼叫道:“这伞是我师父传给我的,说它就是阴阳伞。”

如霜哼道:“真正的阴阳伞的伞心是万年柳木,用千年柳挑编制而成,而且编制这么一把伞会折寿几年,算得上是高等法器,你师父会随便就给你一把?而你这一把--”如霜拿起伞看了看说:“是用普通柳条编的。”

我与沐木面面相觑。

“怎么你开始不知道?”我问如霜。

“我--”如霜瞪了我一眼说:“我不是相信你们么?谁知道你们拿是一只冒牌货?”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吴先生,吴先生这时躺在医院里,他跟我说话的态度明显变质,对我也完全不信任了,我问得他所在的医院名字后,与沐木赶了过去。

吴先生伤得很重,脸上有一道伤痕,腿上还绑了绷带,躺在床上,愁眉苦脸,床边坐着一个女人,二十多岁,白白嫩嫩地,非常妩媚,想必是吴先生的后妻吧,吴先生看见我来的时候没一点好脸色,沐木走到他面前对他说:“这是一只寻仇鬼,只怕她生前你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一旁的那个女人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什么?”吴先生生气而惊讶地望向沐木,怔了三秒钟问:“你……你是谁?”

沐木没回答他,而是严厉地说:“那只鬼现在就在你身边,因为这医院里有神庇护,她才没有向你下手,她的怨气极深,我可以收了她,但是她会跟我拼个你死我活,而跟你有姻缘,若她魂飞魄散,只怕对你后世也有影响。”

吴先生这才从床上坐起,对沐木也恭敬起来,请求沐木一定要帮他渡过这次劫难,沐木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切源由因你而起,得须你自己来解决。”

“我怎么解决啊?”吴先生哭丧着脸说:“我……只想她快点离去,不要再来纠缠我。”

吴先生说:“她之所以不愿离去,一是积怨太深,二是她有心愿未了,只要你用你的真诚化解她的怨气,给她圆了心愿,她自然会离去。”

“怨气……心愿……”吴先生嘀咕道:“我怎么知道她有什么怨气有什么心愿呢?”

沐木说:“这个你可以自己跟她说。”

吴先生的脸更难看了,几乎要变形了,极苦逼地说:“她是鬼……我怎么跟她说啊?”

沐木朝那个年轻女人和我看了一眼说:“你俩出去。”

我和那年轻女人都走了出去,只见那女人一直在门口想朝里望,我提醒她说:“这事你最好不要看,万一被那只鬼盯上,你以后就麻烦了。”那女人一听,呀地一声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

大约等了二十来分钟,门开了,沐木一脸沉重地走了出来,对我只说了两个字:“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