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香香将九怜给收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路上,我问沐木那只鬼收服了?沐木说收服了,并且送她走了。|ziyouge.com|

原来那只女鬼跟吴先生认识有十多年,很年轻的时候跟吴先生一同打拼,辅助吴先生创业了事业,后来嫁给了吴先生,只是十年了未曾生育,虽然有过人工授精,可都失败了。吴先生一心想要个孩子,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并且跟那个女孩子相好了,而且还让人家怀上了,这男人嘛,喜新厌旧,当然喜欢嫩的,况且那个女孩子也怀上了他的孩子,于是天天跟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由进下活动到后来的光明正大,完全不把正室放在眼里,结果正室抑郁而死。

至于怎么抑郁而死,我想肯定有内情,沐木也没有跟我多说。

在沐木将女鬼请出来后,吴先生向女鬼道歉了,痛打自己,这女人嘛,心都是豆腐做的,后来软了,就原谅了吴先生,沐木趁机跟她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劝她离去了。

没想到这事古惠欣被伤,我先后去了两次,还请如霜出马了也没有成功,而沐木竟这般轻松地搞定,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

沐木说:“鬼魂一般不会留在人世间,它若留了下来,一定有它的原因,找到原因,尽量以善面对,劝她放弃今生的一切,安心地离去,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散它,如非那些作恶多端冥顽不灵的。”

到家后,天已经黑了。我见楚香香的食指贴着创口贴,忙问她怎么了,楚香香淡淡地说没事,我想她恐怕是切菜还是怎么的把手弄伤了吧,估计是皮外伤,也没在意。

趁大伙都在庭院外乘凉,我来到我房间里,轻念了三声九怜,因为今天该给九怜血了,奇怪的是,九怜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欢快地跳出来,而是久久没有现身。我觉得很奇怪,便去浴室望镜子,希望九怜能出来,可是望了很久也没看见她的鬼影。

难道九怜生我的气了?

我又拿出罗盘去勘测,只要知道她在哪儿,我就可以说服她,九怜这小鬼,最喜欢吃甜言蜜语了。

可是,我将整幢楼都找遍了,没有看见罗盘上的指针动一下。也就是说,九怜不在这幢楼里了。

难道她走了?可是她的家在这儿,她会去哪儿呢?她又为什么走?难道是因为对我太失望了?

我心里有种莫名的难过与伤感。

正在这时,楚香香进来了,他朝我手中的罗盘看了看问我:“小逸哥哥,你在干嘛?”我淡淡地说没什么,放下罗盘后,准备去问问如霜,身为女人的她或许知道九怜去哪儿了。楚香香突然问:“你是不是在找昨晚出现的那只鬼啊?”

我停下来惊讶地望向楚香香,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楚香香笑呵呵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只鬼被我给收了!”

“什么”我惊讶地望向楚香香,以为我听错了。

楚香香又眉飞色舞地说:“昨晚那只鬼,被我收了!呵呵。”

“被--你--收--了?”我半天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是啊。”楚香香伸出食指,乐不可支地说:“一下就被我给收了!”

我朝楚香香的食指看了看,将她的食指握住了,楚香香失声叫道:“啊,疼……疼……”我继续握着她的食指用力地问:“你是怎么把那只鬼给收了的?”

“你先放开我的手。”楚香香秀眉紧锁。

我忙放开楚香香的手,朝她食指不断吹着气,心疼地问:“疼吗?对不起啊,我刚才太冲动了。”

“没事。”楚香香看了看我说:“你好像很在意那只鬼。”

“不是啊,你不是不会抓鬼吗?也没学过,怎么会把那只鬼给收了?”

楚香香说:“这是那位夏师父教我的。今天上午我们在桥那儿不是碰到他了吗?他跟我说,我的身边有一只鬼,而且这只鬼很厉害,还在缠着你呢,我当时就吓坏了,夏师父叫我不要担心,也叫我暂时不要跟你们说,他给了我一道符,还教了我一道符咒还有抓那鬼的方法,我今天一试,果然将那只鬼给收了!”

说完,楚香香笑眯眯地望着我,等着我夸她。

我变着音腔苦笑着说:“你真的好--厉害啊。”

“呵!”楚香香神采飞扬,非常得意。

我悄悄找到如霜,将楚香香把九怜给收了这事跟她说了,如霜秀眉直皱,说不可能吧,这九怜不是一般的鬼,香香哪能镇得住?我说我也觉得奇怪啊。

如霜想了想,就去问楚香香:“你真的收了一只鬼?”

楚香香说:“对呀,这只鬼在我们这儿有很久了,你们怎么都不知道啊?”

言下之意,你们还学什么道啊法啊,家里有一只鬼都不知道,还不如我呢!

我和如霜非常郁闷,如霜又问:“那你将那只鬼收在哪儿了?”

楚香香去她房里拿出一张符来说:“收到这里面了。”

如霜接过符,仔细端详着,我朝那符看了看,跟古惠欣给我的符也差不多,总之我觉得天下的符都是一个样,只是这张符的形状有些古怪,并不是长方形的,而是有很多小角,哪剧齿似的,而且上面还有一滴血印。

“这是你的血?”如霜问楚香香。

“嗯。”如霜伸出食指说:“是我的血。”

终于明白楚香香为什么要贴创口贴了,如霜说:“这符咒很邪门,需要用作法之人的血才能产生力量,你以后不可用。”

“啊?”楚香香非常吃惊。

如霜又问:“你能将那只鬼从这符里放出来吗?”

楚香香摇了摇头说:“我只知道怎么收,不知道怎么放。”

我忙问:“如霜姐,你会放吗?”如霜说她也不会,我们便去找沐木,这时候胡天赐已经走了,我将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沐木接过符看了看说:“这是法术的一支,称为鬼术,法力非常强大,唯一不足的是需要用作法之人的血……”说了半天后,我急急地问:“你能将符里的鬼放出来么?”

沐木说:“我也不知道。”

擦!

看来,只能去找那个怪人夏靖祺了。

我急于要将九怜放出来,因为鬼在符里呆久了,对它的七魂六魄有所损伤。记得夏靖祺跟我说他住天马宾馆302号房,我决定去找他。

楚香香也要跟着我去,在路上她问我为什么要将符里的鬼放出来,我将实情告诉了她,楚香香听后闷闷不乐地问:“你为什么开始不告诉我啊?”我说我不是担心你害怕嘛?楚香香说:“我做鬼做了那么多年,怎么会害怕呢!”

到了天马宾馆后,我们很快找到了夏靖祺,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酒气,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因为这一次我们是有求于他,所以非常客气,他看见我们时,并不意外,只是自作多情地问:“你们是来找我学鬼术的么?”

我将那道符拿出来递给夏靖祺说:“请你帮我将这道符里的鬼给放出来。”

夏靖祺朝我看了看,嘿嘿地笑道:“这只鬼是你养的吧?小子,你对鬼一无所知,竟然还敢养鬼,胆子不小啊,不怕它反噬你?”

“这个不用你管了,”我说:“请你将它放出来。”

夏靖祺懒洋洋地说:“我有一个原则,凡是有人请我去做事,必须得准备两样东西来,若没有,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我也不干!”

我也不生气,哪个高人没有一两个令常人无法理解的怪病?便问他的原则是什么,夏靖祺说:“第一,我需要一瓶好酒;第二……”他朝我和楚香香看了看说:“这第二,你们自己琢磨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