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操场月色很美/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我们的化学老师叫何世会,三十多岁,微胖,戴着眼镜,那一双狗眼总是嘘着的,不过一看到女孩子时,那双狗眼就鼓得贼亮,给人一种真他玛猥琐的感觉,或许长得太丑了,至今单身。-www.ZiYouGe.com-

我不明白,这么猥琐的人也能做老师,误人子弟啊。如果我是校长,这种有损学校形象的人,绝对是要拒之校门外的。

所以今天当他一进我们教室时,想起我们学校有一个女生因为他的缘故而自杀,我就想冲上去将他阉掉,而他却没事一般,依然在上面讲课,贼眼不时朝班上的美女瞟。

在课讲到一半时,何世会突然朝郭菲走了过去,我就回头朝郭菲看了一眼,只见郭菲正在看言情小说,看得很入神,当何世会走到她身边时,她竟然还不知道,我赶紧低声朝她传情报:“狼来了!”但是郭菲对我置若罔闻,及至何世会将她的书拿了起来。

何世会将书翻了翻,又朝郭菲看了看,淡淡地说:“下课后去我办公室。”

下课后,郭菲找到我,叫我去帮她从何世会那儿拿书,我对那姓何的没好感,不然考试也不会每次只打二十分了,所以叫我去,我宁愿去上厕所。郭菲半央求半威胁说:“帮帮忙啦,你上一次不是欠我一个人情么?说好要答应我一件事的。”

没办法,我只得去了,谁叫我是一个讲信用的人呢。

姓何的非常屌,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我去的时候,门打开着,他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研究郭菲的那本书,我敲了敲门,他朝我看了一眼,冷冷地说:“进来。”我进去后,就直接说我是来给我同学拿书的,何世会没有提书的事,而是望着我,一脸鄙夷地说:“你就是那个每次考试不及格总是拖后腿的那个学生吧?”

我既愤怒又羞愧,就低着头没做声。

何世会自然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没好气地说:“这书你叫你同学自个儿来拿。”说完就把我轰出去了。

郭菲在门外等我,见我灰头灰脸地,也没有说什么,我愤愤地说:“太欺负人了,放学后我找人把他揍一顿。”郭菲垂头丧气地说:“算了吧,那书我不要了。”

晚自习的时候,我正在想去哪儿找鬼,何世会突然进来了,对郭菲说:“你出来一下。”郭菲站起身朝我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就跟着她出去了。

阮辰问我:“四眼怪叫郭菲去干什么?”我说鬼知道?阮辰说:“会不会叫她去……”他边说边做了一个下流的动作,我明白阮辰的意思,我想那禽兽没那么大胆吧,敢公然叫学生去干那事?

大约等了十来分钟,我见郭菲还没有回来,心里隐隐约约感到不安,就去何世会的办公室了,见门关着,我侧耳细听,好像有女孩子的抽泣声,我心中一沉,想去窗户上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玻璃上都贴了报纸,根本看不到里面的。还好最上面一层玻璃没贴,我就爬到窗户上朝里面望。

这一望,火冒三丈,何世会坐在在办公椅上,对面站着郭菲,而郭菲正在脱衣服,边脱边哭,这时候,她已经将外套脱了,只剩下里在的罩罩。

我倏地跳下窗户,走到门边用力一脚朝门踹去,门没开,不过发出了极重的一声闷响。

正在我要踢第三脚时,门开了,何世会一脸愤怒地站在门口,未等他开口我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见郭菲已经将衣服穿好了,站在那儿泪流满面。

“你出去!”何世会朝我瞪眼喝道。

我一拳朝他打了过去,这畜生根本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招,连挡也不挡,被我一拳将头打偏了,因为他身子比较粗壮,我并没有打倒他,他骂了一声一脚就朝我踢了过来,我赶紧闪开了,碰到了身后的一张办公椅,抓起来就朝他的腿打去。

“啪”地一声,伴随着一阵惨叫,何世会朝后退了三步,脸色骤然变得非常难看,指着我骂道:“玛勒个壁的,敢打我,我要开除你!”

“你去死吧!”我举起办公椅就朝他劈了过去,终于将这畜生给劈倒了,未等他站起来,郭菲跳了上来,对着她的胯下便是狠狠一脚……

“啊--”一阵惨叫划破夜空,何世会发出杀猪般的一声凄厉惨叫,将头一抬,瞬间又落了下去,一脸狗脸变得惨白。

而郭菲毫不留情,对着他那儿继续一阵猛踩,只怕这一回姓何的要爆蛋了,我担心会闹出人命,抓着郭菲的手硬将她拉出了办公室,这时有几个老师与同学闻声跑了过来,问我们怎么回事,郭菲挣脱我的手朝教堂楼下面跑去,我担心她做傻事,赶紧跟了上去。

下了教学楼后,郭菲一直朝操场那方跑,我叫了两声,她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了。

到了操场后,这才发现操场里一个人也没有。今晚有点月光,影影绰绰见郭菲在前面,我叫了一声郭菲就追了上去。她本来是在走的,发现我追她,她也跑了起来,我想这样追下去也不是办法,反正到操场了,我看着她,她也干不了什么傻事儿,索性就停了下来。而我停下来,她也停下了,总之与我保持大约一丈远的距离。

我慢慢地走了上去,她也走。我就劝道:“郭菲,你停下来,我有话跟你说。”她没停,继续走,也没理我。我想这郭菲一定是受打击了,我得好好开导开导她,就加快了脚步,没想到她脚步也快了,我生气了,就冲她叫道:“你停下来啊。”她也没有应我,就那样不紧不慢地走着。

突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叫了我一声,又听到那人问:“你在跟谁说话?”我很诧异,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大吃一惊,跟我说话的竟然是郭菲!

郭菲在后头,那刚才前面的是……我忙朝前面望去,却发现前面空荡荡地,哪里有什么人影?

我这才知道,我撞鬼了。我心中又惊又喜,忙朝前跑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鬼,这一回九怜有救了。

可是朝前跑了一阵,别说鬼了,连个人也没有,郭菲追上来又问:“你刚才在跟谁说话?”我没将我看见鬼的事说出来,怕吓着她,就问她来操场干什么,郭菲懒洋洋地说:“没什么,就是心里烦,想来吹吹风。”

虽然我不想再提刚才的事,但嘴里还是不由地问出来了,“刚才那个何畜生没对你怎么吧?”

郭菲说:“他要我在他面前脱衣了。”

“啊?”我没想到郭菲这么诚实,这种事也告诉我。

郭菲又说:“我脱了,幸亏你来了,不然我……今晚就惨了。”

我生气地说:“你怎么这么猪呢?他叫你脱你就脱?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怎么我叫你脱你就不脱呢?”

郭菲说:“他拿那本书来威胁我,那书--里面有那种描写,说如果我不脱,他将就会将那书给班主任,还给家长,大家都知道我看那种书,以后我在学校里读不下去了。”

我心里郁闷极了,读不下去就别读呗,有必要拿自己的节操来交换?不过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或许这闷骚喜欢在人家面前脱衣呢,我只得劝她说:“以后你别看那种书了,看那书,不如直接去看毛片。”

郭菲气呼呼地说:“你以为我是你啊,我们女生才不看那个。”

我们走到操场的尽头,在一棵大树下的木凳上坐下了。我说这个学校不是人读的,还是别读书了,我明天休学,去专门学功夫和道术。

郭菲问:“你真的在学功夫?”我说真的,不信我耍两招给你看。郭菲说好啊。

于是,我站起来,耍了一套今早沐木教我的拳法,耍完后,收回手放在腰间,来了一个深呼吸,不小心放了一个屁,大煞风景。

“呵!”郭菲笑了,说你这功夫耍得不错啊,还给自己吹号了。

我感觉很尴尬,郁闷地抓了抓头发就在凳子上坐下了。

“对了,要不你教教我功夫呗。”郭菲打破了尴尬。

我闻言,心想,这郭菲怎么也想要学功夫了?不过我自己也是只半桶水,这可怎么教你啊?便问她:“你要学功夫干什么?”

郭菲说:“用来防身啊。”

今晚的月色很美,气氛也不错,非常适合谈情说爱。

我说:“干脆以后我来保护你吧,你不用学,女孩子打打杀杀的可不好。”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保护得了我一时,保护不了我一世啊,对不对?等我以后嫁人了,不可能还请你做我的贴身保镖整夜守着我的,对不对?”郭菲说。

“这个--也有道理。”我此时欲血攻脑,竟然又话锋一转大胆地跟她说,“不过,你怎么不考虑一下,直接嫁给我让我做你终身的免费保镖呢?”

说完,我色迷迷地望着郭菲,眼中释放出了那令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