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救出九怜/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菲已经昏迷不醒,我只有将她抱了起来,出了树林后,面前显得光亮了很多,我与楚香香停了下来,何世会已经不见人了,想必已经滚回去了吧。(www.ziyouge.com)

我朝郭菲叫了几声,她依然没有醒过来,楚香香在一旁急急地问:“小逸哥哥,她怎么了啊?”我说恐怕是被鬼给迷惑了,楚香香哦了一声,看起来也很着急。

等了约十来分钟,沐木与如霜出来了,两人的脸色都非常沉重,催促我们上车。因为郭菲还没有醒过来,我只得抱着她上车了。

在车里,我问沐木在坟地里发现了什么,沐木说:“那儿有一股很大的邪气,可是找不到邪气的根源,只怕这邪恶的力量巨大,需要明天白天再来看看了。”

我忙问那只吊死鬼抓住了吗?沐木说抓住了,我脱口而出:“将它给我吧。”沐木转过头盯着我问:“给你干什么?”我说将她救九怜,并且将我们与夏靖祺的约定说了。

沐木严肃地说:“蓝兄弟,不是我说你,你真的没必要将九怜救出来,你也没必要再将九怜留在身边,凡养鬼之人,没有一个是有善终的,你要明白这一点。”

“可是九怜不是一般的鬼。”我忙说:“沐大哥,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吧。”

沐木无奈地说:“行吧,你要谨记一句话,人是人,鬼是鬼,人鬼殊途,不可与鬼作交易,更不能亲近鬼,九怜回来后,你最好将她送走,尘归尘,土归土,她必须得去她该去的地方。”

我哦了一声,心里有些伤感。

沐木将那把伞递给我说:“鬼就在这里面,记住,你们不要打开它,待交给夏靖祺后,叫他将这只鬼送走,这只鬼怨念极深,不宜在人间久留。”

我将伞接过来,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我将伞紧紧抱在怀中,暗想,这一回九怜终于有救了。

沐木又问:“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追着打你?”

我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我以为沐木听完后,一定会跟我一样,义愤填膺,将何世会臭骂一顿,没想到他板起面孔对我教育道:“蓝兄弟,我不得不又要说你了,那何世会为人卑鄙下流,固然可恨,但他毕竟是你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算他有错,你也得尊重他,而不是向他挑衅,这件事你可以跟他好好说,更不应该去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骗到后山,万一那只吊死鬼向他寻仇,后果不堪设想……”

天啦,唐僧来了!

不管沐木怎么说,我始终觉得我没错,像何世会这种无耻之徒,早该下地狱!

到家后,我抱着郭菲将她放在床上,沐木端来一碗清水,对着郭菲念了一道符咒,食指与中指蘸了一滴清水倏地点在郭菲的额头上,郭菲像是梦中被人惊醒了一下,一下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惊讶地问:“这……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然后就望向了我。

我没有跟她说实情,就说她在操场睡着了,郭菲想了想说:“不是出现一只鬼吗?那只鬼呢?”我说已经被沐大哥捉了,这时急着要去救九怜,就对郭菲说:“我先送你回去。”我想等送了她回去后再去夏靖祺那儿,郭菲却撇着嘴说:“这么晚了,我怎么回去啊?”

如霜说:“我送你回去吧。”

我对楚香香说,我等会儿还要去夏靖祺那儿,楚香香说也要去,我们就一同上了如霜的车。

在车上,我与楚香香相互抓着对方的手,郭菲见了,一声不吭。

待到了郭菲家后,我们目送她上楼了,如霜又将我们送到天马宾馆,如霜留在车里,我和郭菲进去找夏靖祺,我突然想起了他的那两个原则,又赶紧去买了一瓶好酒,来到夏靖祺所在的房间,敲开了房门,将酒递上去,恭恭敬敬地说:“夏大哥,这酒是请你喝的。”

夏靖祺接过酒看了看,笑呵呵地说:“小子,懂见识,我喜欢。”

我趁机说:“我已经抓到一只鬼了,请你将九怜放了吧。”我边说边将伞递了过去,夏靖祺接过伞看了看,将伞打开了,我忙叫道:“别打开!”话刚说完,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身边刮过,夏靖祺咬破的手指,飞快地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勅”字,念了一道咒语,那个“勅”字立即朝前射去,只见一道青烟从空气中冒了出来,夏靖祺轻笑了一声,走过去将一张黄符飞了出去,那道黄符在空中旋转了数圈,最后慢慢地落了下来,夏靖祺伸手接过,将符放进怀里。

前后不超过三秒钟!

我和楚香香目瞪口呆,没想到夏靖祺抓鬼的速度这么快!看来这抓鬼不仅要懂得方法,还得讲究身手的灵敏度,要是是一个慢坨子,只怕你的“勅”字还没有写出来,人家鬼已经跑远了。

惊叹之余,我对夏靖祺说:“这只鬼是一名学生,因一个禽兽老师而上吊自杀,请夏大哥能为她超度,早日送她离去吧。”

夏靖祺说:“这个我明白。”他边说边从怀里拿出收了九怜的那张黄符,在上面点了一滴血,念了一道咒语,只见一条白影从黄符里飘了出来,慢慢地变成了一条人影,一头扑到我的怀里,呜呜大哭。

我忙抱着她的头安慰她说:“好了,别哭了,现在没事了。”

九怜哭着说:“她太坏了,竟然把我给收了,呜呜……”

我朝楚香香看了一眼,她正惊诧地望着我,想必看不到九怜,我笑了笑说:“人家不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嘛,现在好了,别哭了啊,我们回家。”九怜嗯了一声,望着我边擦眼泪边说:“逸哥,能看到你真好。”说完飞快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转眼便不见了。

夏靖祺在一旁看了直叹气,“唉,孽缘!孽缘啊!”

楚香香问我:“小逸哥哥,九怜出来了吗?”我说出来了,以后你可别再收她了啊?楚香香轻轻嗯了一声,我对夏靖祺说:“夏大哥,时候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等等!”夏靖祺挡着我说:“你是怎么抓住这只鬼的?用的不是我教你的杀鬼术。”

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我强笑着说:“这……这的确不是你的杀鬼术,是我另一位大哥教我的道术。”

“哦?还有这样的高人?他叫什么名字?”

我说他叫沐木。

“沐木?”夏靖祺想了想说:“不认识,难道是后起之秀?”他朝我和楚香香看了看说:“既然你有人教你道术,我就不教你鬼术了,以后这位小姑娘你来跟我学鬼术,我每天教你一招,依你的聪明才智,不出一个月,你就可以出师了。”

“我?”楚香香很惊讶,然后又望向我,像是在征询我的意见,我心里很想跟夏靖祺学鬼术,可惜他不教我,不过他既然肯教楚香香,我到时再从中偷学一些,或许叫楚香香教我也行啊,便对楚香香说:“香香,既然夏大哥愿意教你鬼术,你还不感谢?”

楚香香冰雪聪明,忙不迭对夏靖祺道谢,夏靖祺笑容满面地,像是捡了一个宝,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了,大大咧咧地说:“想拜我为师,可以,不过得跟我磕三个响头,还得给我敬一杯酒。”

这人,先前求着人家要收人家为徒,现在又摆起架子来了!

楚香香倒了一杯酒,在夏靖祺面前跪下了,毕恭毕敬地说:“师父请喝酒。”待夏靖祺接过酒后,又朝他磕了三个响头,我在一旁看得很别扭,暗想,你又没死,干嘛要人家给你磕头啊,真想不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