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请狗神 感谢Terry 兄的宝剑!!/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香香开心地对我说:“我开鬼眼了!”

没想到真的开了,连声恭喜,楚香香嘿嘿笑了两声,显得颇为得意。|ziyouge.com|

夏靖祺边抓起一只烤鸭腿边咬边说:“今天就教到这儿,明天再来,我教你招魂术。”楚香香说了声谢谢,伸出手来要抓我的手,我朝她的手指头看了看,尼妹,食指和中指还有手腕处都用布包着,失声问:“香香,你的手怎么了?”

楚香香伸出手看了看说:“没怎么啊,就是刚才血祭时放了点血,还有练杀鬼术时咬破了手指头……”

“这……怎么要这么多血?”我望向夏靖祺问:“你的每一道鬼术都得用血?”

“对。”夏靖祺将一张凳子踢了过来说:“坐下,陪老哥我喝喝酒。”

这鬼术,那么狠,动不动就咬破手指,我怎么能让心爱的香香练这么自残的鬼术。

我坐了过去,夏靖祺直接将酒瓶递给我,我朝瓶嘴看了看,这家伙这样对着瓶吹,也不知不卫生?忙说:“我不喝酒,夏师父,你的这鬼术神通广大,只是非要用人血吗?”

夏靖祺说:“不一定非要用人血,倒可以用黑狗血,但是必须得是活了十年的黑狗,不好弄,这黑狗血不是随时都有的,再说用黑狗血更麻烦,要用朱砂拌黑狗血,再用狼毫笔来写,法力没有人血的好,所以不如直接用人血。”

我恍然大悟,看了眼楚香香又说:“可是,你看我的香香,身体比较虚弱,又是女孩子,照你这么一个练法,只怕她的血不够放啊。”

夏靖祺想了想说:“有一件宝贝叫魔血太岁,若食了它,就有取之不尽的血,而且这血还是上等之血可比精血。”

我大喜所望,忙问哪儿有,夏靖祺说:“这太岁,本可修炼出来,但如今世上修炼的人几乎都死绝了,只能由三个地方有魔血太岁,第一个是人体里;第二个是到血池中去找,但是现在哪还有血池?所以只能用第三种了。”

“第三种是什么?”

“在古墓的尸体里是最好找的了!”

我这一听说吓了一跳,古墓的尸体,那岂不是要去盗墓?听说盗墓的人是损阴德的,可是要断子绝孙的!但是为了香香,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我便问道“在哪里能有魔血太岁啊?”

夏靖祺咬了一口鸭肉说:“我记得我师父和我说过,巫峡山上有一座坟墓,那座墓主人是战国时期的一名大将,名叫蒋英,他在战争时期受到高人指点,服用了魔血太岁,才使他一直立功而没有战死沙场,当初我师父打算带我去找这魔血太岁的,可是他却先走一步,结果这事就一直搁下来了。”

我在想,这太岁这么神奇,为了楚香香,我是不是应该去找找?只是对这盗墓之事,我一无所知,只怕去了也是白去,如非夏靖祺带我们去。

而这时,夏靖祺发现一旁还有猪蹄,他眼睛都绿了,抓起来张口就咬,一阵狼吞虎咽,这个大虾好几天没吃饭了吧,看他吃的满嘴流油,把我和香香都看呆了,结果他又说一句话彻底把我和楚香香雷倒了,“好徒弟,这个猪蹄很不错,你这小子懂事,合我的胃口,我很欣赏你,哪天再给我买份肯德基呗,我从来没吃过那玩意想尝尝什么味的……”

为什么我有一种被要饭的坑上的感觉?

见他吃成这样,我想还是闪人吧,不问那太岁的事了,便向他告别,他伸出手,打了个饱嗝,想了半天才说:“等等,小子,你说得对,香香是个女孩子,身体虚弱,练鬼术需要血,她身体吃不消,你不错,懂得怜香惜玉,我很欣赏你,我决定明天带你们去找太岁,只要香香吃下那太岁,就算需要再多的血,那也是小菜一蝶。”

我与楚香香相互望了一眼,其实对这个太岁,我还是半信半疑,这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宝物?那岂不是一颗神丹妙药?而就算它有,也没轮着我们去找啊,古往今来,有多少盗墓高手,若知道有这种宝物,只怕早已盗到手了,而且,夏靖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不清楚,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对盗墓一事一无所知,所以要我去跟他找太岁不大可能,去跟他游山玩水差不多。

楚香香想的跟我也一样,也不想打击夏靖祺,就问我:“小逸哥哥,你明天不是要上学吗?”

夏靖祺朝我看了一眼说:“你也别上学了,你这人,骨骼奇异,只怕不是读书的料,就算读太多的也是没啥用处,不如我带你去见识见识,说不定以后在我的熏陶下,你还有所作为。”

这话说得我心里委实不爽,不过他也说对了,我的确不是读书的料,从幼儿园到现在,每次考试超过六十分的,屈指可数。

我说:“我先回去考虑考虑,如果真的跟你去找太岁,我还得向老师请假。”

夏靖祺朝我挥了挥手说:“去吧去吧,若真的想去找太岁,明天就趁早来。”

走出宾馆后,楚香香问我:“小逸哥哥,你打算去找太岁吗?”我说有点想去,楚香香说:“别去了吧,盗墓很危险的,我怕你出事。”我本来是不怎么想去的,现在听楚香香这么为我着想,我突然之间很想去,只出于一个原因:为了楚香香。

到了家后,只见庭院里摆了一台香案,香案上摆着一香炉,插着香烛等物,整个庭院里都是香烟缭绕啊,而沐木、如霜与胡天赐都站在香案前,一脸地严肃。

我和楚香香慢慢走了过去,我轻轻地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作法吗?”

沐木对我说:“我查看了天赐的那本典籍,特别是对他们的族宗与他们家族历史我了解了一番,得知当年他们族中之人以杀狗为生,而且杀狗之法特别残忍,至今他们家族里还保留着一套独有的杀狗之法,我想他们家族的诅咒跟这杀狗有关,所以特地拿了他的生辰八字去会神煞,得知他们家族的诅咒果然源于此因,而要解除他们家族的诅咒,只有去请狗神!”

我很感慨,先前以为他们家族是被人下了诅咒,原来这诅咒的来源竟然是他们自己,所谓杀生生恨多罪孽,而他们整个家族竟然因此而受了诅咒,可想而知,他们家族对于杀狗这一事,的确已经是惨绝人寰、天怒人怨。

胡天赐在得知家族物诅咒源于这个时,心里显然也不好受,这时低着头,努着嘴,一声不吭。

“那你请到狗神了吗?”我问。

沐木苦苦笑了笑说:“我等不过是凡夫俗子,哪有资格请得动神?”

“若请不动狗神,那岂不是天赐家族的诅咒就永远无法解脱?”

沐木点了点头,一脸地沉重。

如霜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我说:“小逸不是五世奇人么?说不定他可以请得动狗神。”

胡天赐顿时朝我望来,眼中掠过一丝惊讶,当然,更多的是期待。

我说我行吗?心里感觉怪怪地,沐木说:“如今只有活马当死马医,蓝兄弟,你不妨来试试,如果你请动了狗神,你就能为天赐家族解除诅咒,救了他们家族中所有男子的性命,是大功德一件。”

胡天赐也走到我面前诚挚地说:“蓝兄弟,你要是能帮我请动狗神,为我们家族破了诅咒,从此你就是我的大哥,以后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上刀山下油锅,绝无二话!”

这一下弄得我不好意思了,笑着说:“天赐兄你严重了,这事我从没试过,也不知怎么弄,请不请得动狗神我还不知道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