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想跟香香培养感情/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木教了我请狗神之法,对我说:“请诸神都可用此法,但你要记住一点,心要诚,礼要正。(www.ziyouge.com)”我点了点头,在香案前坐下了,按照沐木教我的方法心中默念了几句请神之语,慢慢地,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飘了起来,到了一处云雾弥漫的地方,风景很美,只是身体非常地难受,有种被折磨的感觉。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都要虚脱了,汗流浃背,胡天赐在我面前,五体投地,一动也不动,而楚香香、沐木与如霜在一旁看着,见我睁开眼睛了,楚香香忙叫了一声:“小逸哥哥?”

我感觉非常疲惫,吃力地问:“狗神请来了吗?”

沐木激动地说:“请来了!蓝兄弟你真不愧是五世奇人!”

胡天赐这时抬起了头,泪流满面,对我连声道谢,我在楚香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将胡天赐也扶起来,胡天赐哽咽着说:“蓝大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只要有用得着我胡天赐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胡天赐只要有一条命在,绝对会尽力去完成。”

我笑着说:“天赐兄弟,你真的严重了,我不过是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而已,你不必放在身上。”

待胡天赐回去后,我就问沐木有关太岁的事,沐木说:“太岁,又称肉灵芝,为传说中秦始皇苦苦找寻的长生不老之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确有记载肉灵芝,并把它收入‘菜’部‘芝’类,可食用、入药,奉为‘本经上品’,功效为‘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神仙’。”

我暗想,这怎么跟夏靖祺说的不一样呢?沐木说的这个比较科学,而夏靖祺所说的,完全是个传说嘛。我又问:“那有没有一种太岁,人在吃了它后,就有取之不尽的血,而且这血还是上等之血可比精血。”

沐木说:“这个我听我师父说过,不过他老人家也只是提了一下,到底有没有我也不知道。”

我又望向如霜,如霜问:“你怎么问起这个太岁来了?”我就将楚香香跟夏靖祺练鬼术需要血而夏靖祺说这太岁拥有神奇的功效说了,如霜说:“古籍上是有这么一说,不过要找到这太岁,只怕没那么容易,有一句话叫作‘太岁头上动土会有灾祸’,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有太岁的地方就有妖魔,所以--”如霜望着我说:“如果你想去寻找太岁,那就是将头往胳膊上拧着。”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直在琢磨着寻找太岁这事,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去找,这有心事了哪里睡得着?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索性就一床走了出来,却发现楚香香的房门没有关,走到门口,只见楚香香正在包扎手上的伤口,便走进去帮着她包扎,她刚洗了澡,身上飘着一股茉莉花的清香,令我闻了神清气爽,而且她穿着睡衣美丽极了,我真想抱她一下啊,可是又担心她会生气。

“以后这种事叫我来帮你做就好了。”我边给楚香香包扎伤口边说。

楚香香轻轻嗯了一声。

包扎好后,我朝床上望了一眼,对楚香香说:“很晚了,早点休息。”楚香香问:“你打算去找太岁吗?”我说我想去,楚香香说:“会很危险,而且你还在读书,你就算真的要去,也要等放假了再去啊。”我说:“我等不急了,若等到放假,你身上的血都要流完了。”楚香香说:“我没事的啊,你不用为我担心。”

“不,我很担心你。”我趁机握住了楚香香的手,深情地望着她的眼睛,楚香香也望着我,幽幽地说:“小逸哥哥,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我就是担心你有事啊。”我将楚香香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温软玉体,想将她往床上移,楚香香明白我的意思,忙说:“小逸哥哥……别……”我望着她,一把将她抱了过来,对着她的嘴chun吻了上去。楚香香唔地一声,双手用力的推着我,小脑袋使劲乱晃,我已经豁出去了,这时哪能容忍她的逃脱,双手用力捧住她的后脑,迅速封住她的小嘴儿,细细辗磨,不断探索,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她,不知何时她已松开那双抵抗的小手,身子柔柔软软的倚在我胸前,再低头一看她已是双眸水雾氤氲,脸颊粉红。

我感觉自己已置身于梦中,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这种幸福。

半晌,我将楚香香抱起,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当我将手伸到她身上时,楚香香呀地一声慌忙说:“小逸哥哥,别……夏师父说过,我要练鬼术,必须……是……童子身。”

真郁闷,好端端地学什么鬼术嘛!

我悻悻地收回手说:“对不起,我冲动了,我回房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楚香香望着我,双腮绯红。

回到房里,在床上辗转反侧,我想我一定要早些去找到太岁,让楚香香早日练成鬼术,然后就可以跟她进一步地培养感谢了……正想着,一阵嘻笑声从耳边传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九怜已悄然出现在我的身后,趴在床上双手托着下巴正笑嘻嘻地望着我。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衣,这时又正面对着我,前面那一对白兔吊直映入我的眼帘,呼之欲出,白嫩嫩地,正想咬一口啊,我不由咽了咽口水,好你个小鬼,敢在太岁床上露胸,我对你不客气,伸手就朝她抱去,九怜却灵巧地闪开了,我说你躲什么?九怜说:“沐大哥说了,以后叫我不要碰你,不然她就会收了我,所以……”九怜双手捧着下巴可怜兮兮地说:“以后你只能看我,不能碰我。”

郁闷极了,我简直要抓狂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打了一个电话给班长,说我前晚打破了化学老师宿舍的玻璃,被他威胁,不敢去上学,所以要请假一两天,班长说:“你怎么老是打人家的玻璃啊?”我说没办法,从小有这个爱好,班长叹了一声说:“你来学校吧,我去跟化学老师求情,也请班主任去说说。”我忙说:“不用了,其实我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下,请帮忙我向班主任请假,就说我回老家了,我堂哥的表叔的表哥死了,我回去送他老人家了。”班长无奈地说:“真受不了你!”

待楚香香起来后,我就跟她去找夏靖祺,如霜说也要去看看那位高人,于是我与楚香香有幸坐她的小车一同前往。

到了夏靖祺所在处后,只见房门虚掩着,我轻轻一推便开了。而随着房门被推开的一刹那,一股烈酒和呕吐物的怪味扑鼻而来,我和楚香香不约而同地被这刺鼻的怪味给逼出了房门。

这时如霜过来问什么味道这么恶心?她边说边朝房间里面望,捂着鼻子摇了摇头慢慢走了进去,走到夏靖祺身边用脚去踢了踢,谁知她的脚刚碰到夏靖祺的腿,夏靖祺突然大叫道:“彤彤不要走呀不要留下我一个人,不要!”说完从地上一跃而起,抱住如霜就朝她吻去。

如霜怒不可遏,一脚将夏靖祺踢开了,夏靖祺一个趔趄朝后退了两步撞在桌子上,竟然连人带桌子都倒了,他大梦如醒,从地上麻利地跳了起来,抓起床上的宝剑大叫道:“何方妖孽!快显原形!”接而双目左张右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可把我和楚香香逗坏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想这家伙不会想以醉装傻趁机占如霜的便宜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以后得叫楚香香多多提防提防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