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夏疯子/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靖祺说他的酒是从死人那儿要的,我和楚香香都很惊讶,我当他是在开玩笑,说你这也不怕那死人下毒,毒死你后要你去陪它。|ziyouge.com|夏靖祺说:“不会不会,我给了它一个老婆呢他怎么能害我?不是么?”

“给它一个老婆?”我和香香更震惊了。

夏靖祺却淡淡地说:“我这灵魂多得是,你们俩谁要是缺女人或者男人我这随便给你们挑。”

我和香香不约而同做了一个非常恶心的表情。

夏靖祺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额头说道:“哦,我忘了你们是夫妻来的,哈哈哈……”

神经病,其世界观与思维观果然不是我们常人所能理解的。

我们一直朝山下走,我提醒夏靖祺,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按理来说这古墓应该在山上,不会埋在山脚吧?夏靖祺说:“你们跟着来就是,当年这儿我来过,这路熟得很。”

我半信半疑,说你既然来过,为什么没将太岁找到?夏靖祺说:“当年运气不咋的,老家伙踩到了一条五步蛇,结果四步就升天了,所以我只有打道回府。”我问老家伙是谁?他说是他师父。

“有蛇?”楚香香惊呼了一声,将我的手抓得更紧了,紧紧地盯着地面,生怕踩到蛇了,我说我来背你吧,楚香香犹豫不决,我在她面前蹲下了,楚香香这才趴在我的背上。

楚香香紧紧依偎在我的背上,令我感到很温馨。

没多久,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河水潺潺,在月光下非常地幽黑,映着天上的明月,如梦如幻,而且这条河很宽,足有一个操场那么大,我和楚香香都很惊讶,没想到在这儿竟然有一条河,大自然真是太过神秘。

夏靖祺朝河看了看说:“到了!”

我以为这小子想洗澡,夏靖祺却跟我们解释说:“不知你们对历史有没有了解,每座城墙前都有一道城池,是为了阻止敌人的进攻,而这条河,是一条天然的城池,古墓就在河的对面,这叫城池布局。”

原来如此,不过我们都不懂,他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夏靖祺抬头朝天上望了望说:“现在是午夜,我们只要过了这条河就可以休息一阵,待天亮后我们应该就到了古墓入口处,到时就可以进入古墓了。”

我朝河对面一望,漆黑漆黑不见尽头,说这条河这么宽,怎么过去?

夏靖祺望着我问:“你说怎么过去?”我说游过去?夏靖祺就望着我和楚香香问:“你俩会游泳吗?”我说会,楚香香摇了摇头。夏靖祺走到河边朝河水看了看,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水响,我将手电筒往那儿照去,这一照,大吃一惊,只见前面水中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一只怪物,跟婴儿差不多大,身上涂满白色符文,浑身浅蓝色,身上长清了鱼鳍,这时顺着电光也朝我们望来,眼睛幽蓝幽蓝。

楚香香呀地一声,赶紧靠近我的身边,

夏靖祺飞快地咬破手指,在空中画出了一个法阵,口中道念道:“以水为引,以血为契,召唤水灵唯我听命!”说完法阵红光一闪,那怪物受到惊吓腾身朝河里跳去,跟青蛙似的,卟嗵一声,发出一阵水响,一会儿便隐入水中不见了。

我惊讶地问那是什么,夏靖祺说:“是水灵,虽然长得恐怖,不过不害人。”他边说边从怀里抽出一张黄符,在上面点了一滴血,念了一道咒语将黄符扔进水中,那道黄符在水里像落叶一样随水游了半米,缓缓地停了下来,在水面慢慢地旋转,转着转着速度陡然快了起来,像是处于一道漩涡中,快得令人目不瑕接。

突然,黄符四周出现了一丝丝绿色的光芒,像是有东西从下面冒出来,接而,光芒越来越亮,像一个个绿色的灯笼,也跟萤火虫差不多,我定睛一看,是一群眼睛发绿,浑身红色鳞片蜥蜴身体的怪物,而那些怪物就围在黄符的四周,扑腾着,一下将黄符扑进了水中,一转眼连符带怪物齐消失不见,水面也立即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我和楚香香目瞪口呆。

夏靖祺说:“此湖中有许多冤魂厉鬼,而且怨气极重,还有大量噬魂蜥,刚才那绿色的东西就是噬魂蜥。”

真是大开眼界!

我问那噬魂蜥是什么东西,夏靖祺说:“这噬魂蜥乃是地狱血池中的魔物,看我们这回来对地方了,这个将军蒋英生前一定是血魔,看来这个一定是上等太岁,还没有被其他人服用过,是最纯粹的魔血太岁。”

这超出我们知识以外的东西,听得我和楚香香一愣一愣地,我说既然这河里有这么多的怪物我们怎么游过去?夏靖祺想了想说:“我能游过去,不过你俩恐怕就不能了,这样吧,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我从背包里拿出野外帐蓬,弄好一个后,夏靖祺说:“一个帐蓬就好了,你俩在里面休息,我还要去准备准备,你俩要办事要尽快,天一亮我们就出发。”

“办事?”我怔道:“我俩办什么事?”

夏靖祺凑到我耳边低声说:“小子,傻了?不知道啥叫办事了?你跟你老婆睡在一块儿,难道不办点事的?”

我一听就明白了,没想到这夏大侠还有这么一副花花肠子,真是令我太意外了,我说:“你不是说练鬼术需要童子身么?那办完事了还怎么练啊?”

“蠢!”夏靖祺朝楚香香看了一眼又问:“香香这么漂亮,你跟她睡在一块儿,不办点事,你忍得住?”

我说忍不住也得忍啊,为了鬼术,必须忍!

夏靖祺嘿嘿笑了两声,低声说:“老弟,你为了让我徒儿练好鬼术,竟然能忍耐世上最难忍耐的事,非常有毅力,我很欣赏你,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希望我这一句话能给你带来春天。”我问什么话,夏靖祺说:“先前说练鬼术需要童子身,其实是骗你们的,其实练鬼术,不但不要童子身,还需要阴阳调和,所谓阴阳阴阳,女是阴男是阳,这个你应该理解。”

我震惊半晌,忙说:“理解!理解!”

夏靖祺说:“理解就好,快去吧,春霄一刻值千金,只是声音不要弄得太大了,别让附近的孤魂野鬼听到,不然后患无穷。”

楚香香这时走过来问:“你们在说什么啊?”夏靖祺立即在我的肩上拍了一下说:“去吧,你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我很欣赏你。”说完提起那把巨剑就朝树林里走去。

几乎是一瞬间,这夏大侠在我心中的地位成直线上升,看不出来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虽然平时脾气怪怪,疯疯癫癫,其实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疯子。

“我们去睡觉吧,”我对楚香香说:“今晚一定很累了,明天还要去挖古墓呢。”

楚香香朝夏靖祺看了一眼问:“夏师父呢?”

我说他恐怕想去树林里抓野兽吧做明天的早餐吧。

进入帐蓬里后,我和楚香香双双在里面坐下了,想起刚才夏靖祺说的话,我心猿意马,用手电筒朝楚香香照了照,只见她一头黑发披在肩上,显得美丽动人,而她的脸,圆蛋一般,非常对称,非常标致。脸上的表情似羞还羞,细长的柳眉像弯月一般,被长睫毛盖着的蓝眼睛让人恨不得上前亲吻一口,她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温驯,细小樱桃般的嘴唇,充满诱惑,她是是如此美丽,如此迷人,我不恨立即将她紧紧抱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