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掘地三尺方见宝/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香香伸手挡住眼睛说:“你这样照着我干嘛?太耀眼了,快把电光收起来。(www.ziyouge.com)”我说你越来越漂亮了,我想多看看你。楚香香笑呵呵地说:“小逸哥哥,你越来越油腔滑调啦。”我说我说的是真的,边说边收回电光,将电光灭了,对楚香香说:“我们睡吧。”

帐蓬里不宽,刚够我俩躺下,月光如水洒在外面,朦朦胧胧地,不时一阵夜风吹来,伴随着河水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我抱着楚香香睡,轻声问她:“香香,我们来这儿,你害怕吗?”楚香香说:“不怕。”看着面前的这个她,怜若锦羔,惹人爱惜;美如海芋之花,清秀动人。而那张樱桃小嘴,这时羞涩微张,吐气如兰,香气袭人。我忍不住想去吻她,楚香香微微闭上了眼睛。

我在楚香香的香唇上碰了一下,楚香香睁开眼睛望着我,我想将刚才夏靖祺跟我说过的话跟她说说,可是,又觉得这样太冒失,这不明显摆明着我想跟她那个嘛?如果她是郭菲,或者九怜,我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扑在身下,尽情去做我想做的事,可是,她是楚香香,是我最心爱的女孩,我虽然心里很想跟她升华我们的感情,可是我不想勉强她,也不好意思提出这个想法,我怕我们会尴尬。我很尊重她,因为我爱她。

楚香香将头靠在我的怀时,睡得很安静,我抱着她,感觉我是世上最幸运的男人。

这一觉睡得很香甜,直至第二天被一阵巨响吵醒,我和楚香香同时被惊醒,纷纷从帐蓬里钻出来,只见夏靖祺站在河边,而河中有一只木筏,刚才那阵声响是木筏落在水中的声音。

那木筏非常大,足有一丈长,一米来宽,真不知道夏靖祺是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棵大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这棵大树砍倒的,而后又将他制成了一只木筏,从砍倒树到木筏的完工,应该不超过三四个小时,我不得不对这夏大侠刮目相看了。

我和楚香香来到河边,完全被那木筏给震慑住了,夏靖祺得意地说:“怎么样,这木筏还行吧?”楚香香问:“夏师父,这木筏你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夏靖祺提起插在泥土里的那把巨剑嘿嘿笑道:“这归功于我有一把好剑!”

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一直带着那把剑了。

吃完早餐后,我们都跳上了木筏,因为这河里昨晚出现过水灵和噬魂蜥,我与楚香香都很担忧,生怕那怪物将我们的木筏弄翻了,一旦到了水中,我们就只有被宰的份了,夏靖祺似乎看懂了我们的顾虑,大大咧咧地说:“你们放心吧,水灵和噬魂蜥白天是不敢出来的,如非你们掉进水里了,所以只要你们不到水里去就会没事。”

我紧紧抓住楚香香的手,与她并排坐在木筏中间,放眼望去,河水碧绿,清澈见底,河面上也飘着几片水草落叶,随风飘流,非常地富有诗情画意。我想这儿抛开那水灵和噬魂蜥不说,还真是一个游玩的好地方。

河面大约有三丈来宽,过了河后,前面又是一座大山,山高而雄伟,上面郁郁葱葱,很多还是千年古树。夏靖祺拿着罗盘在前面,走走停停,不时朝四处张望,这上山没有路,我只有挥剑在前面开路,朝上走了约一两里,面前突然出现一块阔地,大约有一间教室那么大吧,阔地上全是碎石,竟然连一棵草也没有,而阔地四周长有好几棵千年古树,棵棵枝繁叶茂直耸云霄。

“就是这儿了。”夏靖祺擦了擦额前的汗对我说:“先休息休息,等会儿开工。”

我拿出两瓶矿泉水分别递给楚香香与夏靖祺,夏靖祺接过后一阵猛喝,咕噜咕噜那瓶水就见底了,然后将瓶子往后一丢,拿着罗盘朝前去勘测。

楚香香接过水喝了一小口又递给我,我也喝了一口,想到我和楚香香喝同一只瓶子,是不是代表我们间接吻上了呢?

过了一会儿,夏靖祺拿起唯一的一把洛阳铲朝我扔来,洛阳铲稳稳地插进我面前的地底里,我正惊讶,还以为这疯侠想在这儿跟我PK,没想到他说:“开工!朝前走七步,开挖!”

我提了提洛阳铲,竟然一下提不出来,费了好大的力才提出来,朝前走了七步,看了看地面,全是碎石,皱着眉问:“你确定古墓就在这下面?”

夏靖祺拿起瓶壶看了看--不知他从哪儿推来了一个酒壶,嘀咕道:“酒又没了,真没劲!”我好奇地问:“老夏,你那酒壶又是鬼给你的?”夏靖祺说:“你猜这酒壶是哪儿来的?。”我说应该是地上捡的。夏靖祺说:“算是吧,当年我跟老家伙来这儿找太岁,我们一共带了十二壶酒,结果,老家伙八字不好,被蛇咬了,我就将酒壶全丢了,没想到这一次还能捡回来喝。”

我恍然大悟,其实那酒根本不是从鬼那儿借的,我问他,当年他跟老师父来这儿,是多久的事了,夏靖祺想了想说:“好像是--十年前吧,那时候我还跟你一样年轻呢,也跟你一样带着个姑娘,可惜……”说到这儿,夏靖祺便是一阵黯然。

楚香香与我相望了一眼,我们都心存疑惑,那个姑娘想必就是夏靖祺嘴中所说的彤彤了,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他现在整日疯疯癫癫,还不时梦里与她相见,弄得他人不人鬼不鬼地。

“夏师父,那个姑娘--师娘是谁啊?这么多年来了你还记得她?”楚香香问。

“唉!”夏靖祺长长地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不说也罢,我跟她的故事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的,当年我太年轻,什么都不懂,以致于等到一切失去后,才后悔莫及……”他朝我看了看,挥了挥手说:“别愣着,快挖!”

我铲了一下,发现下面尽是石头,连一丝泥土也没有,就问:“你真的确定这下面是古墓?你来看看,全是石头,不可能人家古墓埋在石头下面吧?”

夏靖祺又是一阵谆谆教诲:“年轻人啊,心浮气燥,凡事只看到表面,不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你们不要小看这一块地,掘地三尺方见宝,你不要再废话,快挖!”

挖了约两尺来深,渐渐地发现土层了,楚香香走过来用毛巾给我擦汗,我本来是感觉到累了,见香香这么体贴,精神大振,全身又充满了劲。

后来挖了一米来深的时候,我实在是累了,就丢下洛联铲坐在地上休息,楚香香递水来给我喝,在一旁给我扇风,夏靖祺走过来极不满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体质是一代不如一代,才挖多深你就不行了,若要你去挖煤,岂不是要了你的命?”他边说边拿起洛阳铲跳进坑里去挖。

说得我太没面子了,抓起一把石头就朝坑里扔了过去,夏靖祺立即大叫:“你再扔,你来挖!”楚香香劝道:“好啦小逸哥哥,你就听听夏师父的教诲吧。”我悻悻地说:“这夏疯子,一定是双子座的,有人格分症啊。”

接下来一直是夏靖祺在挖,大约挖了一个小时,下面挖了一口又深又宽的洞了,突然,洛阳铲飞了上来,接而听到夏靖祺叫道:“把我的剑拿下来!”我和楚香香忙朝洞口里望去,好家伙,这么快竟然挖了一丈来深了,而且下面出现一个大洞口,约有一米来高,半米还宽,黑乎乎地,我心中一喜,挖到入口了!

而且夏靖祺是斜着往下挖的,每两尺处挖了一个坑,这从下面往下像是一架梯子似的,看不出来这夏疯子还想得挺周到的,方便下去,也方便上来。

我提起巨剑拿起三个手电筒对楚香香说:“我下去了,你在上面等我。”楚香香忙说:“我也要下去。”我说这地底下谁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很危险的,你不要下去,等我上来,万一我没上来,你……你就别等了。楚香香立即说:“不,我要下去,就算有危险,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夏靖祺在洞里极不耐烦地大叫:“要下来就下来,别罗里巴嗦地!”

我便与楚香香下了坑,我朝那个黑洞一看,只见四周用石头砌了,像是一条匝道,这时竟然不时有风从里面吹出来,伴随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而洞口里漆黑一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这是古墓的入口?”我问。

夏靖祺接过手电筒和巨剑说:“应该是了。”我说要不要点根蜡烛试试空气?夏靖祺说:“不用试,这里空气很流通,里面不远处应该就是墓室。”他朝我和楚香香看了一眼说:“这地底下的东西,千奇古怪,别说杀人的,就是吃人的也有,如果你们怕就在上面等我,如果不怕就跟进来。”他说完就一头朝洞里钻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