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主墓室/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那圆石泰山压顶一般朝我碾了过来,千钧一发之时,我朝旁边的那条匝道看了一眼,毫不犹豫跳了过去。|ziyouge.com|圆石贴着我后背滚了下去,撞在了下面的石壁下,发出极重的一声闷响。

而我因为跑得太快,跳进匝道里后一时刹不住车,便朝前跃出了两步,在第二步踏出时,只觉得脚下一空,身子骤然朝下落去。

还好下面不是很高,不到一秒钟我就落到地面上了,不过还是摔了一交,我想如果我跳下来的话应该没事,主要是开始没想到下面是空的,没有防备,而人又是直接半扑下来的,一落地就倒了下去,膝盖生疼生疼。

我边咬着牙站起来边用手电筒四下去照,发现这里面金光灿灿,堆满了金银财宝,就连墙也是纯金制造!

玛的,老子发财了!

正惊叹,突然听到上方传来了楚香香的呼喊,接而两道电光同时射了下来,我见从上面到这下面不过一两米来高,也暗暗庆幸,要是再高一点,只怕老子就废了!

楚香香急急地问:“小逸哥哥,你要不要紧?”

我说没事,下来我送你戒指,我要向你求婚!

夏靖祺跳了下来,用手电筒朝我照了照,赞许地说:“好小子,这都不死,命挺硬的啊。”我没理会他,而是走前一步对楚香香说:“香香你下来。”

楚香香朝下照了照,犹豫不决,我知道她害怕,张开双手说:“你跳下来,我抱着你。”楚香香说:“不用,会伤着你的,你往后退两步。”我担心楚香香,说没事,你尽管跳。夏靖祺冷不防地说:“你要是不怕被砸死,你就尽管接。”

我只得收回手,后退了两步,楚香香犹豫了一下就跳了下来,待她一落进,我忙扶住了她。

夏靖祺朝地上的金银珠宝看了看,面无表情地,楚香香惊道:“怎么有这么多的黄金啊?”夏靖祺冷笑了一声,手中变戏法地多了一张黄符,咬破手指,在上面点了一滴血,念了一道符咒,那道黄符立即焚烧起来,夏靖祺将黄符丢到那堆黄金上,然后慢慢地熄灭了,我看了半晌,以为夏靖祺耍了这一招那黄金只怕会变成石头粪土之类的,结果一点变化也没有。

我好奇地问:“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不浪费一张符么?”

夏靖祺说:“小孩子不懂别乱说。”说完就朝前走去,我问楚香香要不要带一些回去?楚香香犹豫不决,我正要去拿几块,楚香香突然说:“不用了,这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不要。”我想现在我们来找的是太岁,还不知道前面的路有多长,更不知能不能走得出去,这黄金乃身外之物,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当电光用,在这地底下毫无用处,不拿也罢,不过还是忍不住顺手拿了一小块放在衣袋里。

我们跟着夏靖祺往前走,这是一条两米来高一米来宽的匝道,两旁的石壁上刻满了奇怪的图案,但这条匝道怎么走也都看不见头,而且墙上的图案一直重复着,我狐疑了,这条路不会永远走不完吧?夏靖祺停了下来,说先休息一会儿。我问楚香香饿不饿?楚香香摇了摇头,我想她应该是骗我的,这时候我不但饿,还很渴,可惜我们什么东西都没带下来,这时候懊悔得要死。

过了一会儿,我问夏靖祺,我们是不是进迷宫了,夏靖祺说:“恐怕是鬼打墙。”我说这还不好办?你俩都是抓鬼的,把这打墙的鬼抓住不就行了呗?夏靖祺说:“小子,你很聪明,我很欣赏你,香香徒儿,去把那只鬼给收了!”

楚香香左右看了看说:“我根本没看见鬼啊。”

夏靖祺想了想,从怀里抽出一张符,伸手就要咬手指,我忍不住问:“疼不疼啊?”夏靖祺想了想说:“疼不疼,得要试了才知道,来,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疼一疼。”边说边将符塞在我手里,“你在上面点一滴血,练这个符咒……”

“我不会啊,”我忙说:“况且我又不是你徒弟,这不是偷师学艺吗?”

其实我心里很想学,只是怕被夏靖祺看穿了心思而又来一句“我很欣赏你”,又要我去做别的危险事,楚香香一点也不懂我的心思,毛遂自荐说:“小逸哥哥没学过,还是我来吧。”说着便从我的手中抽过符去,咬破了手指对夏靖祺说:“夏师父,请您教我符咒。”

我暗想,香香啊香香,你怎么不懂我的心呢?看来我们的感情还得升温,还没有达到心有灵犀、水乳交融的地步。

夏靖祺教了楚香香一道符咒,楚香香跟着念了一遍,双目一沉,将符飞了出去,黄符像箭一般朝射入黑暗之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我想,这一手耍得好,要是飞刀的话,只怕胜过李寻欢了,听得夏靖祺说:“走吧。”说完就朝前走去。

奇怪的是,走了约十来米竟然到头了,前面突然出现一座大石室,非常宽阔,而且非常深,抬头一望,高不见顶,有数缕光射下来,乍看一下还以为是夜空呢。

而半空中用铁链吊着一具黑色的棺材,两旁有两棵直径长达一米的巨树,那铁链的一头吊在棺材上,另一头吊在两棵树的树杆上。

棺木下面有着十八个将军样子兵马俑儿,威武挺拔,栩栩如生。

我想,这应该是主墓室了。

夏靖祺抬头朝上看了看说:“那恐怕就是蒋英的棺材了,他的尸体应该就在里面,小子,我很欣赏你……”

“我知道了,我会上去的。”未等他说完我抢先说了,将洛阳铲一丢走到大树下开始往上攀。楚香香走了过来,朝我叫了一声:“小逸哥哥!”我转过头惊诧地望着她,楚香香柔声说:“小心点。”我精神一振,开心地说:“我知道的,你放心吧。”说完我用手电筒朝树上照了照,树上黑藤蔓蔓,想抱着树爬上去显然不可能,得靠那些藤蔓了。

夏靖祺走过来递给我一支匕首说:“希望你能用得上。”我接过匕首看了看,挺倩的一把匕首,鞘上雕龙刻凤,抽出鞘来,闪闪发光,我朝从树下吊来的一条藤蔓划去,一碰即断,非常锋利。

“谢谢师父赏赐!”我太喜欢这匕首了,决定将它占为己有,没想到夏靖祺淡淡地说:“不用谢,用完后还我。”

擦!

接着又说:“记住,不要放在裤袋里。”

很明显,他担心这匕首割了我那玩意儿,我便将他放进我的衣袋里,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抓住一条藤蔓轻巧地朝上攀。

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楚香香传来了一声惊呼,忙朝下望去,这一望,大吃一惊,下面的那十八个兵马俑竟然动了起来,而且朝楚香香与夏靖祺扑了过去。

夏靖祺跳在楚香香前面,挥剑朝扑上去的兵马俑砍去,像是砍在钢铁上,溅出阵阵火花,而兵马俑却毫发无损。兵马俑人数众多,将他俩团团围住,楚香香虽然跟我练过八卦三十六章,依然不是兵马俑的对手,被兵马俑逼得手忙脚乱,岌岌可危。

我心急如焚,大声叫道:“香香你别急,我下来帮你!”

夏靖祺立即叫了起来,像是很愤怒地说:“不要下来,先上去找太岁!”然后又加了一句:“我顶得住!”

我朝下看了一眼,一咬牙用力地朝上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