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魔血太岁/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爬到了棺材的上方,我朝棺材看了一眼,发现棺材盖紧紧关闭着,由铁链锁着四个角牵扯着,像是一个被绑着四肢吊在两棵大树间的犯人。|ziyouge.com|我想,要到棺材上面去打开棺材盖,只有顺着铁链滑下去。

那铁链非常粗壮,足有一个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油光花亮地,我试探着去摸一下,滑溜溜地,上面像是涂了一层油。我朝下面看了看,夏靖祺与楚香香还在跟那十八兵马俑激烈地斗在一起,我就纳闷了,那兵马俑怎么就会动了呢?难道是活人不成?

我想不能再耽搁了,得赶紧取了太岁下去帮忙,便将手电筒关了放进衣袋里,双手握住铁链准备滑下去,刚握住铁链,只觉得双手一滑,整个人自个儿倏地滑了下去,重重地撞在棺材上,手中一松差一点掉了下去,一股寒气从后背直冲脑门,我不敢朝下面望,吃力地爬上棺材,刚爬上去,棺材就微微晃了起来,像是荡秋千。

时间不等人,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棺材盖打开--至于是怎么打开的,这儿就不透露了,这是如霜教给我的奇招。

我推开了棺材盖,大叫了一声:“小心,棺材盖要下来了!”接而将棺材盖推了下去,轰地一声,正砸在一个兵马俑身上,将那名可怜倒霉的兵马俑给砸倒了。

我跳进棺材里,朝里面的尸体看了一眼,发现这尸体竟然完好无损,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古代将军盔甲,头上还戴了一顶将军帽,非常地威武,只可惜是个死人。

但是,它看起来跟活人无异。我试探着在它鼻前探了探,确定没有呼吸,这才胆子大了,只见它的嘴里微微鼓着,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想必就是那传说中的太岁了,我也顾不得其他的事情了,直接拿刀去撬它的嘴,它的嘴紧闭着,弄了很久也没有弄开,下面的打斗声越来越激烈,我心急如焚地,暗想,要是再不开,就将它的嘴划开,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大不了回去后给你多烧些纸钱!

但是一不小心,我的刀刮到了我的手,有一滴血滴在了尸体的脸上,尸体立刻长出了许多黑毛,这时我正急着撬它的嘴我也没在意,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它动了一下,定睛一看,发现它突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就像一个被惊醒的怒汉!

我的心一阵咯噔,难道这死尸活了?还有它是不是真的没死?正不知所措,它突然怪吼一声然后抬起双腿一脚就把我踹上了天,我只觉得胯下一痛,人已经飞上了天,惊恐之中,我抓住了一根树杆这才没有给摔下去。

只见棺材里的那死尸慢慢地从棺材里立了起来,它的脚像是定在了棺材里,身子直直地挺了起来,跟僵尸一般。我暗暗吃惊,难道它变成僵尸了?而它因为立在棺材的一头,那棺材便向一边倾斜,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它朝我看了一眼,龇牙咧嘴,哈了一口气,从它嘴里冒出了一股青烟,我心惊胆战,大声叫道:“尸体变成僵尸了!”

话音未落,僵尸腾身朝我跃了上来,我大惊失色,慌忙朝上面爬去,幸好它还没有跳到我这儿就直接落了下去。

下面,夏靖祺跟那些兵马俑斗得正烈,夏靖祺也被兵马俑踢了好几下,顿时发怒了,拔出他那把巨剑一阵挥舞,顿时一阵怒吼从剑间传来,像是万鬼齐哭,周围瞬间就冷了下来,夏靖祺大发横威,对着兵马俑一顿乱斩,顿时砍倒了一大半,我在树上都感觉到了那冰冷而凌厉的剑气,看来他这回是真的发怒了。

而这时,僵尸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背后,楚香香失声惊叫:“夏师父小心后面!”夏靖祺回头一看,大骂了一声,腾身挥剑朝僵尸砍去,却被僵尸一掌拍飞了。

我再也呆不住了,迅速地滑了下去,在快落地的时候,我抓住一条树藤,身子一跃便朝僵尸踢去,正踢在它的头上,将它踢倒了,没想到我被反弹了回去,重重地撞在树杆上,只觉得后背一阵发麻,五俯六肺几乎都碎了。

良久,我的心跳才平静下来,只见夏靖祺被僵尸与兵马俑逼得步步后退,左忙右绌,倒是楚香香这时站在树下正紧张地望着我,一脸地焦急与担忧,我忙朝她低声叫道:“香香,快上来!”边说边朝下滑了一点,伸手将她拉上了树杆,楚香香急急地问:“小逸哥哥,你没事吧?”我说没事,劝她在树上呆着不要下去,然后腾身一跳就跳到了地面,手持匕首去帮夏靖祺。

这时夏靖祺抽出一条手对着僵尸一个虚抓,一下把它抓了回去,右手拿着剑,左手变戏法了出现了一张印有鲜血的黄符,抓着僵尸大喊一声,“罗刹叶火之地狱之火!”

顿时,他的左手冒出了巨大的黑色火苗,火苗倏地朝僵尸射去,瞬间将僵尸包围了,僵尸怒不可遏,一掌劈开了夏靖祺,他重重地撞在一只兵马俑上,将那具兵马俑也撞翻了,另一只兵马俑提腿就要朝夏靖祺踩去,我忙跳过去将他拖开了。

旺盛的火光渐渐的吞噬了僵尸,只听见僵尸嗷嗷的怪叫过了一会,终于被烧成了灰烬掉到了地上,剩余的兵马俑见他们守护的人已经破灭竟然也像镜子一般全身破碎,渐渐也也化成了灰。

我惊魂未定,听得楚香香在树上叫我这才回过神来,忙跳到树下,楚香香从树上朝下滑,快到地上时,我抱住了她,将她抱了下来。

夏靖祺用剑去挑那堆僵尸的灰烬,它虽然被烧,可他的帽子与盔甲却完好无损,挑开了盔甲,翻出了一条龙形的青铜器,夏靖祺拿起来看了看,顺手一丢就扔了,正扔在我的脚下,我好奇地捡起来一看,像是一条龙,觉得挺好玩的,就收了起来。

我与楚香香去看夏靖祺继续挑,又挑了一会儿,夏靖祺突然叫了一声:“找到了!”

只见他从灰烬里捡出一枚像是贝壳似的东西,鸡蛋般大小,上面有灰,他小心地擦干表面上的灰,我这才发现,它是深红色的,颜色非常深,夏靖祺喜上眉梢,连声赞道:“魔血太岁,果然是魔血太岁!我们这一趟没有白来!”

我与楚香香相互看了一眼,也都非常地开心,夏靖祺将魔血太岁收了起来对我们说:“我们出去吧。”

顺着来路,我们返了回去,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地面,一路也是畅通无阻。

没想到这时天已微黑,我们都又累又饿又渴,一到地面,感觉从地狱回到了人间一般,像是获得了重生,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我一时激动紧紧抱住了楚香香,想去吻她,夏靖祺在一旁不合时宜地咳了两声,我这才放开了楚香香,楚香香的脸上飘过一朵红云,面若桃花,楚楚动人。

吃了东西后,夏靖祺说:“今晚我们就在这儿过夜,明天天亮后就回去。”

接下来,我与夏靖祺并力将那个坑给埋了,我说没想到这千年古墓这么好找,夏靖祺哼道:“小子,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山上还有一个进古墓的入口,给你十年的时间,你给我找找看看。”

我一时哑然。

其实夏靖祺说的没错,有些事情别人做起来容易,可要你去做的时候,那就非常地难。

楚香香则在一旁打帐蓬。

待将坑埋好后,夏靖祺拍了拍手,拿出魔血太岁说:“现在就让我的香香徒儿服用这绝世宝贝。”他边边朝我伸出手来,我莫名其妙地,他问:“匕首呢?”我这才将匕首拿了出来递给他,夏靖祺对楚香香说:“这魔血太岁里面全是血的液体,其实并不是血,而是琼浆玉液,连皇帝都无福享受,现在你把它喝了。”说完用匕首在魔血太岁的一端割了一道小口子,立即有血液从里面流了出来,夏靖祺将魔血太岁递给楚香香,楚香香望着那血液,面露难色,犹豫不决,夏靖祺催促道:“快喝啊。”

楚香香朝我望了一眼,我朝她点了点头,楚香香这才极不情愿地将魔血太岁放在嘴边吸了起来。

大约吸了一半的时候,楚香香将魔血太岁移开了,只见她双腮绯红,像是被火烧一样,急促地说:“小逸哥哥,我好难受……”我大吃一惊,忙抱住楚香香问夏靖祺怎么会这样,夏靖祺淡淡地说:“她这是在更换血液的时候,身体受不了,不过等一会儿就好了,到时好就会百毒不侵!”

我半信半疑,这东西太玄了,常人无法理解,忙问楚香香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楚香香抱着我不说话,我感觉她身上滚烫滚烫,像是发了高烧一样,担忧不已。

夏靖祺说:“没事的,你放心吧,我老夏不会害你们的,这还有一半的水,看来香香是接受不了了,别浪费了,你喝了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