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她不肯离去/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古惠欣,黄小花为什么不肯离去,古惠欣说不知道,白天她无法现身,也无法沟通,只知道她不肯走。-www.ZiYouGe.com-我想古惠欣这半桶水,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看来得本神棍亲自出马了,便说我来试试吧。

于是,我用沐木教我的方法来送黄小花走,结果,黄小花果然不肯走,非常地固执,而这时我身上没有法器,又不知她附身在哪棵草哪只虫身上,我抓不住她,只得悻悻地说:“她不肯走,太执着了!”

回学校后,我想等晚上我再来找黄小花的魂魄问问,便守在发现黄小花尸体的地方等黄小花现身。

天渐渐地黑了,我收到郭菲打来的电话,她问我怎么又没上晚自习,我开玩笑地问她是不是想我了,郭菲说你的脸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哪天我也做一个,我说你不用做了,你的脸质量比我脸的质量好,子弹都打不穿吧,郭菲气呼呼地说:“行了,快说,在哪儿!”

我说在等一只鬼,郭菲怔道:“鬼?”我说是的,郭菲问:“什么鬼?”我说黄小花。郭菲一下就来了兴趣,赶紧问我在哪儿等,我说在学校后山,郭菲哦了一声,兴奋地说:“那你等等我啊,我也来。”说完就挂了手机。

怎么这丫的对鬼这么感兴趣?明明很胆小,偏偏还这么好奇,爱作死,我想总有一天她会玩完的。

我觉得错了,不应该告诉她这事的。

天渐渐地黑了,我在一块石头上躺下了,决定休息一下,等月亮出来的时候再去找黄小花的魂魄。

等了约十来分钟,听到从学校那方向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想应该是郭菲来了,躺在石头上没动,等会儿装死,然后装鬼吓她,看她什么反应。

脚步声渐渐地近了,不过听起来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人的脚步声我很熟悉,是郭菲的,另一个人的脚步声陌生得很,很轻很轻,就像那个人一点重量也没有。

郭菲停了下来,听到她问:“化学老师,你怎么也来这儿了?”

化学老师?何世会?这逗比怎么也来了?我条件反射地从石头上坐了起来,只见前面一丈远的地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郭菲,另一个是逗比何世会。

他们是面对面的,逗比突然伸出手朝郭菲的头抓去,郭菲惊叫一声身子一软就朝地上坐了下去。我火冒三丈,大骂了一声:“禽兽住手!”接而从石头上一跃而起,顺手抓起地上的一块尖石朝何世会冲了过去。

何世会转头朝我望了一眼,怔了一下,见我来势汹汹,双目顿然沉了下来,我猛地朝他撞了过去,准备将他撞倒再用石头砸他,何世会被我重重地撞了出去,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阴狠地朝我瞪一眼,掉头便跑,我随手将尖石扔了出去,老子的眼色非常好,简直百花百中,尖石像子弹一样打在何世会的后脑勺上,奇怪的是,何世会不怕痛似的,飞快地跑远了,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朝何世会骂了一声,又赶紧去看郭菲,只见郭菲躺在地上,秀眉紧闭,已经昏厥了过去。我忙将她扶起,叫了她几声,她毫无反应,又朝她的人中按了几下,依然没有醒来,我很纳闷,那何逗比到底用了什么阴险的招儿,一眨眼就将郭菲弄晕了,而且还叫不醒来。

难道,是邪术?

抑或下了药?

不会死了吧?我伸手在郭菲鼻前探了探,呼吸微弱,暗暗吃了一惊,真担心她会断了气,得给她做做人工呼吸。

于是,我抱着郭菲的头,深深呼唤一番,对着她的嘴唇去吹气,在要贴到她的香唇时,我突然想到,我这要是给郭菲吹气,虽然官方称是人工呼吸,实际通俗一点地说就是在接吻啊,我深爱着楚香香,怎么能跟别的女孩子有暧昧呢?

但是,人命关天,怎么能顾忌那么多?医生给病人动手术,有时候还要看个全身呢,在医生面前,人身体的每个部位不过是器官……我应该要向医生学习。

想通了这一点,事情就好办多了,我毫不犹豫朝着郭菲的香唇贴了上去,并且给了她一口我的正气。

郭菲的嘴唇软软地,又有点弹性,给了她一口气后,我还想给第二口,而且她的脸非常美,秀发很香,我见犹怜,我发现我竟然有点留恋我的嘴唇贴在她香唇的感觉了。

就在我打算给郭菲第三口气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冷喝:“你在干什么?”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古惠欣正冷冷地瞪着我!

尼妹,又被她撞在枪口上了!

怎么每次都这么巧呢?这一下她一定又误会我了,以我这张笨拙的嘴,就算是哭,也无法跟她解释得清楚啊,而且这丫的怎么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未等我回答,古惠欣便呵斥道:“你怎么这么下流!”我忙说:“她晕过去了,我在给她人工呼吸。”古惠欣朝郭菲看了看又问:“她怎么了?”

我就将刚才的情况跟她说了。

古惠欣蹲了下来,翻开郭菲的眼皮看了看说:“阳气不足,导致昏厥。”

我纳闷地问什么叫阳气不足,古惠欣说:“有邪物吸了她的阳气。”

“怎么会呢?”我说:“刚才她还好好地,就是何世会将手在她头上放了一下,难道这样就将她的阳气吸走了?况且那何世会又不是鬼!”

古惠欣说:“先把她弄醒吧。”我问怎么弄,古惠欣若有所思,站起身淡淡地说:“给她几口阳气。”我问怎么给,古惠欣别扭扭地说:“人工呼吸。”

“你不是说那……下流吗?”我觉得这事很戏剧化了。古惠欣哼了一声没回答,我想先不管那么多了,下流就下流,先救人再说。我喜欢下流。

不过,在给郭菲人工呼吸的时候,我有意跟古惠欣说:“她是女生,我是男生,我觉得我给她人工呼吸不太好,你是女生,还是你来吧。”

古惠欣没有理会我,而是拿着罗盘去寻找黄小花的魂魄。我也不多废话,开始下流了。

光明正大地给郭菲“吻”了几下,只见古惠欣已经收起了罗盘拿出了红绳,并且还在地上撒了一把米,嘴中念念有词,一会儿,一条人影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定睛一看,正是黄小花,只是她披头散发,目光焕散,脸色惨白,定定地站在那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忙轻轻地将郭菲放下了,站起身望着黄小花。

因为在她生前我在厕所里无意偷看了她,又吓了她,我担心她变鬼后会找我报仇,所以心里有点怕怕而做贼心虚的感觉。

古惠欣问:“黄小花,你已死,为什么还要继续在这儿不走?”

黄小花痴呆呆地说:“我想回家,我想回去见爸妈。”

古惠欣说:“你已死,就算见到他们了又怎样?阴阳两隔,你还是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黄小花固执地说:“我要去见他们最后一面。”

我鼻子一酸,心里难过极了,古惠欣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先到我的红绳里去,我带你回家。”

“好。”黄小花说完,摇身一变便成了一缕风飘向地上的那条红绳,古惠欣拿起红绳轻轻叹了一声,我说这个黄小花真可怜,年纪轻轻地就被人害了,不过也是个孝敬的孩子,死了后还想回去看爸妈,古惠欣淡淡地说:“是吧。”说完就朝我的后背望去。

我感觉她的目光有些异样,正想回头,突然,一只手倏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