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来贼了/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沐木给我的笔记仔细看了一番,上面是一些道术、阵法及拳法,还有一些沐木的心得,可谓是一本百金难买的宝书啊,而沐木竟然将这一本宝书借给我看,是把我当成了自己人、真兄弟,我心里非常地感动。(ziyouge.com)

而这本书里面的许多捉鬼术我都闻所未闻,阵法更是神乎其神,像清心诀、火球术、掌心雷等,当初沐木教给了我一些,有很多我看来就像是天书,根本看不懂,我知道学习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也没有急着全学会,只要每天能学一些,每天有进步就好了。

因为古惠欣对学校后山有所了解,但她绝对想不到这一次要面对的邪灵会这么厉害,我担心她会独自去后山,若遇上那幕后操纵干尸之人恐怕就危险了,所以,我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她,跟她说了今天的事,古惠欣显然也非常震惊,说过会儿来看望沐木。

没多久,古惠欣就来了,而沐木已经睡着了,我们没有吵醒他,我担忧地问如霜,要不要送沐木去医院,如霜说不必,沐木是因为用了道门中的禁术,伤了身体,这时引起吐血,休息几天就好了。

楚香香提议请夏靖祺出马,毕竟多等一天,妖魔就会强大一尺,若等它修炼成精,只怕要对付它就更难上加难。

可是,当我们到了夏靖祺所在的宾馆时,却发现他人已经不在那儿,宾馆管理员说,夏靖祺自一早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那酒疯去哪儿喝酒了,而且也没有用手机的习惯,我们要找他,谈何容易?等了半个来小时没有等他回来,我和楚香香只得回去了。

我还得抓紧时间学习沐木笔记上的道术。

古惠欣好奇地拿过笔记看了看,惊为天书,要跟我一起学,因为这笔记是沐木的,而他现在又昏迷未醒,未征得他的同意,我怎么能让别人学?所以委婉拒绝了她,这丫头看起来不怎么高兴,还以为我小气,其实我只是保持了我的原则。

楚香香善解人意,说她会几招鬼术,师父说过,只要有人愿意学就可以教,所以拉着古惠欣去学鬼术,可这丫头天资愚蠢,学了一个下午,连一个“勅”字都没有写出来!

我想她之所以这么笨,可能跟她的相貌有关,听说女孩子长得越漂亮,那脑瓜子就越笨。当然,楚香香除外,因为她是天生的六阴玄体。我也才明白,为什么夏靖祺放心让别人去学他的鬼术了,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根本就学不来。

黄昏的时候,古惠欣回去了,沐木也醒过来了,如霜与楚香香在照料着他,我则在房间里研究沐木的那本笔记,越研究越投入,心里也越来越兴奋,如饥似渴,恨不得一个晚上将这本笔记里的东西全都学会,并且我将一些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也摘抄了下来,并且称为《驱魔手记》。

我没想到,这本《驱魔手记》令我以后声名大振,当然,这是后话。

正研究得入神,突然,有人拍我的后背,我回头一看,只见九怜正笑眯眯地望着我,我说你别打扰我,我很忙。九怜却说:“来贼了,快出去看看。”我以为九怜在开玩笑,不耐烦地说:“哪里有什么贼?你赶跑他不就行了?”九怜说:“我现在法力不够,那人挺凶,我恐怕赶不走他。”

见九怜说得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我便放下书,暗想,什么恶贼胆大包天,竟然敢来我们这儿行窃,难道不知道咱们这儿卧虎藏龙,天子座阵,连鬼也不能来的么?

我拿起床头的臂力器就轻轻地走出去了。

因为客厅的灯开着的,我朝客厅望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我就问九怜:“贼呢?”九怜说:“还在外面。”

我说,贼在外面,怎么能称为贼啊?说不定是个来租房的呢?九怜说:“那不是个好人,不信你去看看,以前还打过你。”

以前打过我?

我一听就冒火了,老子以前是个渣,常被人欺负,可现在老子练过了,已拥有一身本领,以前打过我的人现在还敢出来,老子去灭了他,血洗前仇!

所以,我立即去开门。

当将门打开的一瞬间,一条人影映入眼帘,一条很长的黑影,站在庭院里,似乎在哪儿见过,可是他戴着低沿帽,将整个脸给罩住了,今晚又没有月光,因此看不清是何方妖怪。

而他一直站在那儿,一动也没动,像是一只鬼魃。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在盯着我,因为他是面向着我们这方的,我心里直发毛,与九怜面面相觑,我对九怜说:“去看看。”

九怜轻摇着头说:“不去。”

这丫头机灵古怪,也心高胆大,怎么会怕了这个人?难道是一个抓鬼的?看来得本帅亲自出马!我提高声音问:“你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依然站在那儿,像是一个傻子。

九怜突然从我身后闪了出来,拿起一只茶杯朝着那人就砸了过去,正砸在那人的头上。

那人摸了摸头,伸手指着九怜大骂:“玛个匹的,敢砸我,老子要你好看!”说完他就慢慢地抬起了头来。

我一怔,尼玛,竟然是大狼狗。狗日的,我还以为是从哪个坟里爬出来的干尸,原来是这个畜生,我胆子立即大了,用臂力器指着他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嘿嘿。”大狼狗奸笑了两声,慢慢地走了上来,边摸着头边看了眼九怜说:“好小子,敢养鬼,这只鬼还能取物,看来你还养得不错,水灵灵的,长得也不赖,送给老子做老婆吧!”他说完伸手就朝九怜抓了过来。

九怜骂了一声:“做梦!”又将手中的另一个水杯砸了上去,我郁闷极了,你就不能找其它的东西来砸?这水杯一砸就会破的啊。

水杯稳稳地砸在大狼狗的额头上,将他的帽子给砸掉了,露出一个不见毛发的光头。

“光头强!光头强!”九怜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鬼,还笑得出来!想起以前大狼狗像疯狗一般地虐我,我现在是怒火中烧,抓住臂力器就朝他迎了上去,大狼狗还以为我是以前的那个渣,所以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傻不拉几地竟然伸手来抓我的臂力器,我的臂力器重重地打在他的手掌上,啪地一声脆响,这狗啊地一声惨叫,倏地将手缩了回来,一阵猛甩,边甩边骂:“玛个匹的,敢打我,老子要你好看!”

如霜与楚香香闻声也跑了下来,如霜自然是认得大狼狗的,冲她呵斥道:“你这人渣敢来这儿,活得不耐烦了?”

大狼狗左手捂着右手掌,朝如霜与楚香香看了看,阴阳怪气地说:“两个美女,还有一个小子呢?怎么,不敢出来?”

如霜腾身跳了上去,狠狠一脚朝大狼狗的胸前踢去,大狼狗身子朝一旁闪了开去,边闪边骂:“臭娘们,敢打我,老子要你好看--”话没说完,就被如霜一脚给踢倒了,忙不迭从地上爬起来,从衣袋里抽出一把水果刀指着如霜叫道:“你干什么?想打架是不是?”

“哼!”如霜冷冷地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大狼狗边退边说:“我……我来干什么,关你屁事!我是来看房子的,我……我要把这里……全……租下来!”

如霜哼了一声,厉声说:“这儿我们已经全租了,快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