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斗干尸 谢谢NeJi迷影兄的11杯酒/我的女鬼俏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棺材里的干尸越动越剧烈,我和如霜渐渐就要控制不住了,夏靖祺朝神台上的摇铃看了一下,一把抓了起使劲摇了起来。(ziyouge.com)

棺材里的那道推力嘎然而止。

我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惊诧地望向夏靖祺,夏靖祺边摇晃着摇铃边将摇铃递给我说:“你来摇。”

原来棺材里的干尸是闻铃声而动,现在夏靖祺用另一道铃声干扰了叶干尸传来的铃声,干尸无法分辨那混沌不清的召唤之音,就像车子没了油,立马熄火。

我接过摇铃非常好奇,不断地摇晃着,夏靖祺将耳贴在棺材盖上细听了一会儿,对如霜说:“后退。”如霜后退了两步,夏靖祺又对我说:“铃摇着,不要停。”

记得电影里那些赶僵尸的茅山道士在赶尸时就是这样摇铃的,我一直很向往那种赶着僵尸凌驾于僵尸之上的优越感,没想到今天还能有机会摇这种铃铛,心里的兴奋可想而知了。

夏靖祺用力将棺材盖推开了一点,立即一股黑气冒了出来,还伴随着一股尸气,夏靖靖沉着眼说:“别把这尸气吸进去去了,有剧毒……玛的,真臭!”

他自个儿倒吸了。

只见里面躺着一具干尸,呈黝黑色,跟干鱼差不多,非常地狰狞。

我边摇铃边去看,觉得恶心极了,对夏靖祺说:“老夏,赶紧用你的那个什么地狱之火把它给烧了吧,万一成精,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那铁门被打开了,只见叶干尸与秃顶同时跳了进来,秃顶不由分说伸出爪子朝我抓来,要来抢我手中的摇铃,我赶紧跳开了,如霜挥掌朝秃顶迎了上去,顿时与他斗在一起。

因为刚才急于躲闪,没有摇铃,而叶干尸站在门口左手握着一只摇铃伸在面前不断抖动,铃声不断,棺材盖突然飞了出去,里面的干尸倏地跳了起来,夏靖祺一剑劈了过去,干尸轻轻一跃闪开了,轻盈地落在地上,伸出双手便朝夏靖祺掐去。

“快摇铃!”夏靖祺边与干尸作战边朝我吼。

我忙将摇铃摇了起来,朝着夏靖祺猛烈攻击的干尸顿然停了下来,突然,一只石头倏地朝我手腕射来,我只觉得手腕一痛,手中的摇铃应声而落,手腕竟然脱了一块皮,血流如注!痛得老子差一点要倒在地上去打滚。

不过趁这机会,夏靖祺猛地一剑朝干尸的头划了过去,干尸的头顿然飞了出去,像球一样滚在叶干尸的脚下,躯体卟嗵一声倒在了地上。

叶干尸怒喝了一声,十指成抓状凶猛地朝夏靖祺扑了过去。

如霜与秃顶也斗得难解难分,两人势均力敌,一时不分胜负。可怜我因为右手腕被叶干尸那叼毛用石头击伤,这时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哪还有什么战斗办?只得狠狠瞪着叶干尸,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夏靖祺的剑挥得虎虎生威,逼得叶干尸步步后退,叶干尸叫了一声:“走!”说完就朝洞外跑去。秃顶见叶干尸跑了,也想溜,夏靖祺却挥剑挡在了门口,一剑将他劈退了,如霜从后面一掌打在他的后肩上,秃顶一个趔趄朝前冲来,夏靖祺一剑刺了过去,秃顶慌忙弯下腰去滚到了地上,像兔子一样从洞口滚了出去。

我当真是大开眼界,年纪这么大了,为了贪生,竟然还打滚。

“追!”我率先追了出去。

夏靖祺一脚将那神台踢翻了,与如霜也紧跟了出来,可当我们到了外面时,叶干尸与秃老兔早不见了踪影。

手腕上的痛令我手打起颤来,我痛得是眼泪直流啊,如霜抓过我的手看了看,拿出一块手帕将伤口包扎好了。

她包扎得很认真,也很温柔,眼中尽显关切之情,望着她这娇美而严肃的容颜,我真想亲她一口啊。

“疼吗?”如霜抬起头,与我照了个正面。我说本来是很痛的,可现在不疼了。

夏靖祺冷不防地问:“我的香香徒儿呢?”我忙收回深情的目光,悻悻地说在家里。夏靖祺朝四下看了一眼说:“那两只恶贼只怕跑远了,我们先回去吧。”

在路上,如霜将车停了下来,我们去医院请医生给我的手包扎了,还拿了一些创伤药回去。

回到家后,楚香香见夏靖祺来了,忙不迭端茶,见我受伤了,又是一阵嘘寒问暖,夏靖祺朝楚香香看了看说:“香香徒儿,你这两天气色不太好哇。”

楚香香应道:“是啊,总感觉头晕。”

我说是练鬼术练的,失血过多,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会倒下。夏靖祺顿时皱着眉头说:“你吃了魔血太岁,按理来说不存在失血头晕这回事。”我问他:“你确定我们当时喝的是魔血太岁?我怎么感觉有点像春药?”

话刚说完,楚香香的脸顿时红了,转身朝屋里走去,我也发现自己说露了嘴,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说,那不像是传说中的太岁,而且我喝了那玩意儿,也没有觉得自身有什么变化。”

夏靖祺轻声嘀咕道:“难道那不是魔血太岁?”

我郁闷了,这魔血太岁是啥玩意儿,夏靖祺自个儿都不知道,万一当时给我们喝的是毒药呢?这酒疯,难怪他自己不喝!

这时,沐木在如霜的搀扶下从楼上走了下来,跟夏靖祺见过后,客套了几句,然后就问:“你们这幢楼里一共住了多少人?”

我说就我们四人。

夏靖祺盯着我问:“还加一只鬼?”

我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没想到夏靖祺一眼就看出来了,真不鬼是抓鬼的,我诚认道:“是的。”夏靖祺说:“小子,你虽然有两下子,不过道行始终太浅,还是听我一句话,把那只鬼送走吧。”

叫我送走九怜,我怎么会舍得?就随便搪塞了他几句,接而我们就说起了学校后山的干尸。最后得出结论,那些干尸是叶子秋与秃顶“制造”的,用的是唤魂咒,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沐木说:“他们上一回要来抢死亡禁书,我饶过他们一次,没想到死不悔改,这一次还用如此邪术,残害了那么多人,也令后山一批灵魂不得安宁,下回我若碰到他们定不会轻饶……咳咳……”他一时太激动,竟然再次咳了起来,我忙上去在他的背上捶了捶说:“沐大哥,你放心,要是让我再看见他们,我也会替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夏靖祺盯着沐木问:“你刚才说什么,死亡禁书?”

我与如霜相互看了一眼,暗叫不妙,而沐木率真梗直,应道:“是的,不过我已经当着他们的面将书烧毁了。”夏靖祺哦了一声,抬头朝二楼的楼梯口望了一眼问:“我的香香徒儿住哪儿呢?”楚香香这时出来说住一楼,夏靖祺说:“你们这房子不错,我打算搬这儿来住。”说完就要朝二楼走去,如霜朝我看了一眼,我心领神会,忙上前挡着他说:“夏师父,你来我们这儿住,我们当然是欢迎的,可是,房东就要把我们赶走了,我们也正在找房子呢。”

“是吗?”夏靖祺半信半疑,抓了抓头说:“我上去看看总行吧?”说完饶开我就朝楼上走去。我们暗暗叫苦,要是让这酒疯发现了水晶棺材,那恐怕又要多出事端了。

果然,夏靖祺到了二楼,一看到那具黑色棺材顿然怔道:“怎么在屋里摆放着一具棺材?活该你们倒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